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九十九章 说出真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卧室本就不是很大,放在靠墙位置的席梦思上唐若依占了一小部分的位置,陈南峰在她的身边坐下。


        

午后四点过的阳光已经不是很强烈了,尤其现在还是冬季。


        

窗户就在两人的左边,打开的窗户投进微弱的阳光,落下斑驳的光影,空气中的尘粒已经看得不是那么明显了。


        

很安静,唐若依刚说完这句话,陈南峰就像是被点了火的爆竹般彻底怒了,一个前倾,将她压在床上,背部的疼痛让她皱了下眉,能夹死一只苍蝇,却没有痛呼出声。


        

她这样子没有人会心疼,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越来越独立,不再依靠别人过活。


        

这是她的倔强也是她的尊严。


        

“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打掉?”陈南峰在看着唐若依良久后忽然开口问道,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试探。


        

“是你自己不想要,还是你使了计怀上他的孩子,他才不要?”


        

陈南峰这句话一出,唐若依的身子一僵,陈南峰感受到她的反应,一双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表情,“说!”


        

见她眼瞳一缩,闪过一丝痛苦和恐惧他心下有了计较。


        

然而等到他从她的嘴里听到真相时,才真的觉得心痛。


        

唐若依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陈南峰见状,起身从外面的餐桌上拿起唐若依之前买的矿泉水。


        

唐若依接过他手里的水润了润喉,才在陈南峰的注视下开了口。


        

卧室很安静,唐若依有些喑哑的声音此刻显得格外的清晰也带着丝丝的疲倦和痛苦。


        

唐若依简单的将自己怀孕的事实真相说了出来。


        

“因为孙怡茉病危,急需用血,我怀了孕后便不能为她输血,所以,他才让我昏迷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唐若依的语气有多平淡,陈南峰就有多后悔。


        

深知眼前的她只是在强装镇定,那个时候的她该有多无助。


        

“小依,你别怕,他就是个人渣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被这个事实真相吓到的陈南峰压抑不住心里的怒气。


        

原来根本就不是她不想要,虽然他也猜到了可能是宋司琛不想要,然而却不知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隐情。


        

宋司琛,他就不配活着!


        

蓦然起身,唐若依后知后觉的看着他边穿衣服边走出卧室的背影,赶紧撑着身子上前拉住他,“你去哪?”


        

陈南峰转头看着面色苍白却依旧下床的女人,眼神变得幽深,“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有事出去一趟。”


        

然而,唐若依根本就不信,前一秒她才说完陈南峰就有事,肯定是要去找宋司琛的。


        

对这样的陈南峰唐若依要说不敢动肯定是假的,然而,宋司琛是什么人,陈南峰去找他完全是以卵击石,根本不堪一击。


        

唐若依怎么可能会让他去做傻事。


        

然而,陈南峰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哪是她能阻止的,唐若依被陈南峰一个反手牵制住,趁她没反应过来大踏步走出公寓。


        

唐若依想去追然而身体却隐隐有些不适,这才止住了脚步回到沙发上坐下。


        

陈南峰走出小区,从兜里拿出车钥匙,一脸愤愤不平的关上车门,随即车子疾驰而去。


        

这边的宋司琛回到公司不久,助理便走了进来。


        

走到宋司琛所在的沙发前停下,看着面前端着酒杯面色阴沉的男人。


        

“总裁,我们公司的股票从昨晚就开始被肆意抛售,若是再继续下去对公司会造成影响。”


        

话落,助理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也不敢抬头。


        

从一进来他就知道今天的总裁心情格外的糟糕,面色布满阴霾,眼神淡淡的瞅着手中不停摇晃的红酒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宋司琛才终于抬起头。


        

助理赶紧将手中的数据递给宋司琛,随即默默的走了出去。


        

宋司琛一手持着酒杯,一手翻着放在腿上的数据,眼神波澜不惊,却越发的深邃。


        

不知为何,看着面前的数据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然而,这一次的股票抛售较之之前的动荡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根本不足为据。


        

眉心的褶皱都能夹死一只蚊子,秉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宋司琛派人去彻底查查这次的事情。


        

将数据扔到桌子上,仰头喝完红酒,才起身走到办公桌前,静下心来将堆积的公务处理。


        

这边的陈南峰开着车一路飞飚,然而却还是不尽心。


        

烦心的看着挡在面前的女人,皱眉。


        

“让开!”


        

带着怒气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吓到林柔,嘴角擒着一抹张扬的笑意,眼波流转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让!”


        

陈南峰气结,身后不停的传来喇叭声和怒骂声,对面前这个女人更发的看不顺眼,“上车!”


        

听到这两个字,林柔挑了挑眉,神色愉悦的走到副驾驶座上了车。


        

陈南峰一路将车子开到一个路边的停车位,转头看着从上车开始就不停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心中有火说出来的话也就越发的带着气,“你不要脸了是不是?”


        

林柔面色沉了下去,陈南峰一见她就知道她骄傲的自尊心又在作祟,“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我对你没有感情,当初上床那也是你情我愿,别再来纠缠我,难不成你林大小姐居然还要强迫男人才行?”


        

一句话激到了林柔,她娇生惯养了二十多年,自身的清高让她主动追求一个男人已经是很不容易了,然而他的态度却已经深深的伤了她的心。


        

抓着包包的手紧紧箍紧,愤恨的眼神看着他,“陈南峰,你别后悔!”


        

说完就拧开车门走了下去,挺直的背脊显示着她不容许示弱的骄傲。


        

陈南峰看着她的背影,紧抿着心,忽视心里那涌起的喜悦。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的倾慕是他证明魅力的途径,很显然,陈南峰也是如此!


        

林柔背对着陈南峰的脸庞滑下了眼泪。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么坚持下去到底是好还是坏,然而,她却并不后悔当初做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