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零六章 开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颜六色的光线打在人脸上斑驳错乱,营造出一种神秘感。


        

陈南峰的颜值算得上是顶上,和宋司琛比起来各有千秋,只不过陈南峰相较起来还是显得有些瘦弱的。


        

她伸舌舔了舔红润的唇表面,眼眸微眯起。


        

眼前的陈南峰低垂着头颅,蓄着一头微长的黑发,只不过他似乎格外喜欢梳着后背式的发型,显得文质彬彬气,白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了小麦色的肌肤,腕上戴着一直名贵的手表,高挺的鼻梁上没有了以往的金丝框眼睛,许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将它取下来了吧。


        

心中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蔓延,她在从小依口中听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跑去和宋司琛对峙时,当时的心情很紧张也有点担忧,她不否认自己存在对他的窥觊,而此刻见他相安无事的坐在她的对面,再忆起他的举动后有些钦佩。


        

这个男人看似有些弱其实还是很有胆量的。


        

“您好,您的酒。”


        

服务员将两杯酒放在桌子上,夏杜鹃端起来,姿态优雅的抿了一口,皱起了眉头,热辣的刺激划过喉咙随即进入胃里,一番折磨过后便是畅快,随即松开了眉头。


        

看了眼对面的男人,一口仰的动作,过大的力度使得不少的酒撒了出来,顺着他的下巴窝淌过喉结的边侧,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


        

扭了扭身子,有些不自然却还是舍不得移开目光,都说女色诱人,国色天香,其实男人也有祸害的本质,尤其是长得帅还不自知的男人。


        

眼见对面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动作,明知他是故意借酒消愁,可却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喝多了酒伤胃!”夏杜鹃凑近他的耳边大吼着,酒吧人多口杂,尤其是音乐震耳欲聋,这话一出,面前的男人的面色不变。


        

夏杜鹃撇了撇嘴,伸手按住他倒酒的动作,眼神坚决,“你不能喝太多了。”


        

夏杜鹃虽然也常来酒吧,但那也是因为大学时候的兼职,后来来的虽然不少,但是每一次都有个度。


        

哪像他,根本就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她可是知道他的胃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威士忌的刺激性本就大。


        

陈南峰眼神微冷,眼前的女人嘴巴一张一合,红艳艳的带着水泽,熟视无睹的挥开她的手,继续着之前的动作。


        

见他执意,夏杜鹃气恼的胸口直起伏,可却也没办法,毕竟她不是他什么人,他又凭什么听她的。


        

想是这样想,宽慰而已,毕竟起不到什么作用,心里还是堵堵的。


        

索性也就不再管他,让服务员再取一瓶酒来。


        

两个做对面的男女,径直喝着自己的酒,期间没有一丝一毫的眼神或是交谈,和周围的人形成对比。


        

喝到最后,夏杜鹃手肘撑着下巴,看着已经倒在桌子上的陈南峰笑了。


        

嘴里嚷嚷着,“还以为你有多能喝呢,傻帽。”


        

夏杜鹃喝得真不比陈南峰少,只不过她天生酒量好,这会还保持着一丝清醒,至少还知道喝了人家的酒要结账。


        

靠在桌子上招来服务员,结了账便晃悠悠的走到陈南峰的身边,从他的腋下穿过去,待他整个重量都压到身上后,咬紧牙。


        

暗自吐槽一句,还真重!


        

陈南峰是醉酒,却还是保留着一丝意识,脚上承受着一部分重量,也不至于让夏杜鹃拖不动。


        

人群拥挤,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才走到没几个人的大厅,看着富丽堂皇的装饰晃了眼,摇了摇有些晕沉的脑袋。


        

拖着陈南峰出了酒吧大门,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暗骂一句。


        

她真是傻了,她的车子根本就不在这。


        

脖颈间灼热的呼吸让她心口一滞,抓着他的手紧了紧,将他往上提了提,眼神飘忽,带着陈南峰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就在这时,原本安安静静的陈南峰忽然大声嚷嚷起来,吐字又不清晰,夏杜鹃真是愁死了,“你家在哪呢,我送你回去。”


        

问了句没有回答,夏杜鹃看着他泛着红晕的脸颊叹了口气,就他这个样子还真指望不上他。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的停车的地方,夏杜鹃忍着将他拍醒的冲动,开着车将人送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你好,开一间房。”夏杜鹃扶着陈南峰的手都有些泛酸无力起来,却还是对着前台礼貌的说道。


        

前台对这样的一对见怪不怪,并不多看,开好了房间就将房门钥匙递了过去,顺口问了一句,“需要我们帮忙吗?”


        

夏杜鹃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用,谢谢!”


        

前台看她的脸颊上的红晕就知道这个女人喝得也不少,浑身的气势以及气质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点了点头。


        

等到了房间,费力的将陈南峰扔到大床上,瘫软在大床上喘着气,扭头看着闭着眼不复之前在车内喧闹的男人,心里有一小片的领域柔软了半分。


        

上前半跪在他的身侧,解开他的领带,这是陈南峰忽然动了起来,安耐住心思,解开他的白色衬衫,应该是之前和宋司琛打了一场,衣服上面有了一些污渍,皱皱巴巴的。


        

忽然一只大手搭在她的大腿上,灼热的温度就像是要焚灼她一般,立马往后退了退。


        

有些慌乱的走进浴室拧了一条湿热的毛巾回到他的身侧,待将他收拾干净后,夏杜鹃也没了再留下来的理由了。


        

她还得回去看看小依,她最近似乎特别的怕入眠,脑袋还有些昏沉的夏杜鹃想着。


        

“别走!”


        

刚想起身手臂就被人抓住,力道不小,夏杜鹃转头看向闭着眼一直叫嚷着这两个字的陈南峰,皱了眉。


        

“小依别走!”


        

果不其然,陈南峰喊出小依这个小名的时候夏杜鹃身子一震,有些委屈。


        

“你放手,我要回去了。”


        

夏杜鹃用力的扳开他的手,哪知陈南峰还以为唐若依又要拒绝他后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大,深怕她会跑一般。


        

“你别走,我喜欢你,喜欢你,别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