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唐若依的坦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苑的别墅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都是很好的,除了没有卫生间和其他必备的储物柜以外。


        

而且这里的隔音效果是真的很好,如果孙怡茉不那么用力的敲门的话。


        

最后唐若依烦躁的撕开面膜,将电脑啪的一声关上,走到门口不耐的打开房门,冲着孙怡茉生气的道:“我说孙大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我一不和宋司琛主动说话,二不主动凑到他的面前,你说说你干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你是不是显得慌?”


        

孙怡茉敲门的动作停在半空中,冷哼一声。


        

“你确定没有主动找琛哥,那今天中午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孙怡茉指着唐若依的鼻子骂。


        

可她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个唐若依了,淡定的拍开她指着自己的手,不想解释。


        

而这副模样落在孙怡茉的眼里那就是戳中了心中的想法,她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怎么可能那么安分,早晚有一天会让她消失在琛哥面前的。


        

“做了就做了,何必还要当了婊子立牌坊。”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今天中午只是因为想知道他为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我可不像你孙大小姐,有了宋司琛一辈子都无忧了,不用为自己的工作和钱发愁,金丝雀都没你舒服。”


        

“你.....”


        

孙怡茉气恼,只不过她却抓住了一个重点。


        

疑惑地看着她,:“你今天出去是去找工作的?”


        

要是她真的出去找工作了,那么留在家里的时间就会少了,而且还避免她和琛哥见面的机会。


        

孙怡茉心里一阵欣喜,表情也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


        

“我说了要找工作?我只是出去走走而已,我又不是你们宋家养的宠物,还得限制自由。”


        

唐若依为自己的一时没有把住嘴懊恼了好一会儿,这个女人芯子里可不是个好货色。


        

虽然她这么背后说人不太光明,但是她和她之间真的只剩下争锋相对了,这些她根本就不计较。


        

孙怡茉可不相信唐若依现在的话,反而是刚才她说的那句话可信度更高,也是她期待的。


        

“我今天逛街很累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孙怡茉的语气不复之前凌厉,唐若依有些不习惯。


        

“我这房间有点小,怕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孙怡茉也不恼她的拒绝,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走进房间,在唐若依的床上坐下。


        

唐若依看着面前这个能屈能伸的女人,这还是她认识的孙怡茉吗?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在孙怡茉将目光第二次移到床中央的电脑后不露声色的走上前将电脑放置在一边的桌子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别拐弯抹角了,直接说。”


        

唐若依觉得心累,在椅子上坐下,和她之间隔了不少的距离。


        

嗯,有安全感!


        

孙怡茉可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抹了抹眼角渗出的泪水,唐若依却是懵了。


        

她刚才没干什么吧,怎么还哭上了?


        

她立即警惕起来,孙怡茉这个女人最喜欢玩这种游戏了,可恨的是每一次自己都被她算计,毕竟每一次宋司琛都站在她那边,也相信她。


        

说实话,唐若依是真的对这个女人无感了,包括宋司琛。


        

再深的感情若是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在两人中间都是无用的。


        

“我对不起你了,真的,我很谢谢你,但是我又很嫉妒你。”


        

说着前言不着后语的话,孙怡茉哭的那可是一个悲惨,只不过唐若依完全get不到她的泪点罢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行不行,我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在这演戏,没人看,真的,我这里面也没有摄像头,你这么演是想干什么。”


        

唐若依耳朵都有些厌烦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爱哭啊,她当初上学的时候有一个舍友,和她一样,特别容易哭,但是人家那是怯怯的,不带任何目的的宣泄罢了,孙怡茉这种做作的声音实在是污染她的耳朵。


        

“我没....”


        

孙怡茉从一边抽出一张抽纸,擦了擦眼泪,欲速则不达。


        

“我只是谢谢你,真的,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只能躺在床上等待着死神的来临,谢谢你!”孙怡茉表情真挚,让唐若依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可她不会放松警惕,对于她来说,孙怡茉就是一个长在心里的毒瘤,每时每刻都在想尽办法算计她。


        

再加上她现在的态度和之前那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她无法不警惕。


        

“不需要,你要是只是来谢谢的话,那么你可以离开了!”


        

这种感谢的话要是她是个智商为七岁的傻子还会有信的可能,现在的唐若依可是很清楚的记得之前她那阴狠的眼神和威胁的话呢。


        

孙怡茉见她不为所动,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她有的是功夫和她耗。


        

“不,我知道我之前做的很过分,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是因为琛哥对你有些特殊,许是因为你是第一个以女朋友的姿态在他身边待着的女人,你知道的,我喜欢琛哥,见琛哥对你特殊,我心里就嫉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唐若依默默地看着她,只是对于她说的这个话不置可否。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对她用计,算计她那么多次。


        

这个女人还真是脸大,凭什么会认为自己就会原谅她?


        

唐若依的冷漠让孙怡茉暗自恨恨的在心里怒骂,可也知道不能太急功近利了。


        

“我只是想补偿你而已,我知道自己做错了,而且琛哥限制你的自由是不对的,要是你真的找了工作,那么我会帮你。”


        

唐若依诧异的看向她,眼里的质疑让孙怡茉举起手打包票,“真的,我会帮你的,但是琛哥很固执,你在做什么工作,把日程告诉我,我帮你打掩护,怎么样?”


        

见唐若依还是没有反应,孙怡茉打算再接再厉,“我没有坏心思,你要知道这也是为了我自己,你有了工作那么留在别墅里的时间就越来越少,见到琛哥的机会就会少,这对我只有利没有弊。”


        

“如何?”


        

一番话下来,唐若依对她倒是另类想看了,只不过警惕没有消除,却也知道她真的不会自己的工作造成什么影响,而且,要是她真的能帮上忙那句再好不过了。


        

“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家教的工作,明天开始上班。”


        

唐若依最终还是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