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孙怡茉的打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静的室内,因为没有窗户,是以比其他的房间都要暗一些,不过因为门并没有关上,是以里面的光线还是很不错的。


        

宋司琛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只是之前他没有看清,也不好否认她的话。


        

因为宋司琛把自己当肉垫的缘故,唐若依的背部缓了过来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可是她丝毫没有感谢他的意思。


        

毕竟要不是他的话,她怎么可能会受这种罪。


        

刚才因为全身心的注意力都被自己背部的痛楚吸引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但是现在痛楚缓过去之后,美目闪过一丝抗拒。


        

手脚并用的从他身上爬起来,哪知半途被他用手在她的腰部用力压了下去,身子一下子就砸了下去。


        

她只感觉胸部有些疼,“你干什么?神经病是不是?”


        

唐若依双手撑在他腰部的两侧,尽量不让自己上半身接触他的身体,然而有过刚才的那一次之后,宋司琛眼神深邃的可怕,看着唐若依的眸子深沉,在她还想继续爬起来立马抱着她的腰部翻了个身,再一次的将她压在了身下。


        

深吸一口气,唐若依安耐住要发脾气的自己,“宋司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低声的吼着,咬牙切齿,表情颇有些恼怒。


        

“干你!”


        

说完便用手固定住她的脑袋,低头攫取那令人美妙的双唇,吸允,啃咬,发出的水渍声暧昧的让人脸红。


        

昨晚的一切涌上心头,唐若依心口微滞,用力的挣扎起来,那再一次降临的窒息感让她的眼泪腺喷涌。


        

直到宋司琛转移了阵地,她才得以缓口气,带着哭腔的嗓音在暧昧的空气中响起,“你放开我,宋司琛你个禽兽!”


        

感觉到在身上作乱的湿热的唇停止了动作,她松了口气,下一秒就看到他那双布满阴霾的双眼孕育着不一样的生气。


        

“我是禽兽,那你是什么?不想让我碰,那就别勾引我。”


        

“我没.....唔....”


        

她话还没否认出口,破碎的话语就被宋司琛堵在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宋司琛的动作算不上温柔,都是按照自己的性子和本能去行动,情欲来了,只想将她整个人都揉进怀里,融为一体。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第一个想让她成为自己的一切的人,没有深究,只是享受着这一刻肌肤相亲带来的美妙。


        

“嘶!”


        

宋司琛从她的唇上抬起头,嘴角红艳艳的唇有些诡异,尤其是他带着笑的嘴角,有一种诡异的美感,来自地狱般的气息让唐若依打了个颤。


        

“你们在干什么?”


        

本来还想着怎么躲过这一劫的唐若依朝着出声的方向看去,看清楚人后,松了口气。


        

不过,‘你们在干什么?’这个台词能不能换一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事情她还偏要问出口,就不能有点实际的行动吗?


        

宋司琛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孙怡茉,捂着嘴眼泪如同六月的天一般说下雨就下雨,而且还是暴雨。


        

“小茉,你怎么来这了?回去。”


        

唐若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对孙怡茉有种同情,不过也是转瞬即逝,对于她这种人,得到这样的对待她还巴不得呢。


        

只是她很疑惑,宋司琛居然会这么对她说话。


        

唐若依想趁机溜走,哪知宋司琛的身子依旧贴着她的身体没有移开的念头,她有点懵逼。


        

见实在是躲不开,唐若依也不说话了,就这么看着依旧站在门口哭的越发伤心的孙怡茉。


        

宋司琛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孙怡茉眼里闪过一丝烦躁,低头看了眼还高高耸起的物什,皱起了眉头。


        

这一时半会也消不下去,而且,他看了唐若依那面带潮红的脸,他也不想忍。


        

昨晚的美妙让他一上午工作都不安心,只能盼着将事情处理好立马回来,就是想看看她,哪知就看到她从别的男人的车上下来,也就有了这一幕。


        

转头对着还在哭泣的孙怡茉道:“别哭了,你先回去,现在到了饭点,你先去吃饭,我和她还有话要说。”


        

鬼都不信的话,唐若依伸手在他的腰部用手掐了一点,随即一拧。


        

宋司琛面色不变的看了她一眼,眼角居然有了笑意。


        

唐若依呐呐的将手收回去,她刚才只是想报复他一下,怎么看他这个表情,似乎被他误解了?


        

宋司琛伸手将她的手抓在怀里,不让她作乱,只是这落在孙怡茉的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调情了。


        

“啊!”


        

忽然发出的尖叫让唐若依一震,宋司琛也是。


        

“琛哥你为什么要和她这么亲密,你是不是被她勾引了,当初不是说好了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给我供血的陌生人吗,你为什么要和她上床,你骗我,你居然骗我?”


        

孙怡茉哭的撕心裂肺,这下子宋司琛只要脑子不傻,就能看出她的不对劲了。


        

确实,孙怡茉本来就被宋司琛昨晚的行为刺激到了,一晚上在他的门口听墙角,强迫自己强颜欢笑,只要后面将唐若依解决了,那么琛哥也就不会再找她了,明明是打着这样的注意将自己安慰好的。


        

然而,再一次看到两人的亲密,她所有的心理建设都喂了狗。


        

孙怡茉猛地抓起一边唐若依放在桌子上的包朝着宋司琛扔过去,随即就跑了出去。


        

宋司琛立马起身,因着孙怡茉这一番闹腾,再大的欲望都消下去了。


        

除了扫兴之外便是对她的担忧。


        

“小茉!”


        

见她难受的跑了出去,宋司琛紧张了。


        

连忙追了出去,留下衣衫不整的唐若依躺在床上,默默地睁着眼看向天花板。


        

挣扎过程中披散的黑发如同海藻一般弯曲,在自然光下发出明亮的光泽,一双红唇有些肿,泛着水光,上身的毛衣已经被宋司琛裹到了肚脐眼,碰触到空气格外的冷。


        

一双美目淡然的可怕,只是闪过一丝讽刺的光泽。


        

自己到底算什么?


        

闭上眼,将所有的委屈都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