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侥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月份的天气冷的不是盖的,即使出了太阳,外面的大风刮得你根本不想出门。


        

清苑虽然比不上御水湾的宁静,但是风景倒是可以相提并论。


        

吴嫂从菜市场回来没多久就开始做饭,做好后,本想出去和少爷二小姐说一声,哪知就看到二小姐从一楼走廊那边哭着跑了出去,想追都追不上。


        

“吴嫂,小茉呢?”


        

宋司琛跑出别墅就看到站在不远处院子外面的吴嫂左顾右盼,满脸焦急,在看到宋司琛的那一刻,她是真的松了口气。


        

“刚小姐跑得太快了,根本就追不上,只知道小姐是从这个方向跑掉的。”


        

吴嫂说的小心翼翼,毕竟是他们这些吓人没有及时反应过来,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他们会有什么下场无可预知。


        

小姐是老爷临死前的牵挂,去世后有托付给了少爷,可想而知,孙怡茉在宋司琛心中的地位了。


        

“该死!”


        

宋司琛追着往吴嫂指着的方向跑去,沿路来往的人并不是很多,毕竟都临近中午了,回家吃饭的都回家吃饭去了,无人逗留。


        

只除了一个女人例外。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就是孙怡茉,上身穿了一件有些厚度的紫色圆领毛衣,下身是一条超短裙,配上打底裤也不算太冷,再加上此刻的太阳还有点暖洋洋的,孙怡茉丝毫感觉不到冷意。


        

只是——


        

“唐若依,你这个贱人!”


        

“不要脸,早晚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滚离琛哥身边,狐狸精.....贱人....”


        

嘴里不时的吐着这几个字,因着心中所想所念,全都表现在脸上,那本来还能算是清秀的脸蛋,此刻因为扭曲的面色毁了一切,从她身边经过的路人都有些害怕的远离,然而孙怡茉毫无所觉。


        

慢悠悠的在小道上走着,脚下不时的踢着小石子,权当发泄,毫无宋司琛所想的那般路痴在冷风中可怜兮兮的哭喊着他的名字。


        

同一时刻的宋司琛找了好几个小茉平时都想去喜欢去的地方,根本没有人。


        

阴沉的面色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焦急、担忧还有害怕。


        

积压着怒气的胸口被气得一起一伏的,转身眼原路返回到别墅,猛地推开房门,还在闭着眼休憩的唐若依被吓了一跳,看着他的面色,心里涌起一股讽刺的情绪。


        

这该不会是来找她兴师问罪的吧?


        

正如她所料,宋司琛一开门的第一句便是威胁。


        

走动之间,四平八稳,看起来成熟稳重,但是那紧抿的唇包括有些焦急过头而显得有些充血的眼睛,让他呈现出一种狂躁的意味。


        

“小茉因为你跑出去了,你现在还能安心的睡觉,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啊......我告诉你,要是小茉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唐若依撑起身子,美目凝波流动,面色已经不如之前那边粉嫩,红唇依旧有些微肿,颇为讽刺的开口:“你这可真是笑话!”


        

抬起眼睑,坐直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没有一丝心虚,“孙怡茉哭可是因为你在强迫我上床啊,这件事情从始至终我都是被动的,你....才是应该担负这件事情的责任,所以,你是在指责我?”


        

空气突然安静,宋司琛心口一跳,有些懊恼。


        

转身就出去了,唐若依看着他的背影发出一声冷嗤,传入宋司琛的耳朵里如同一把尖刀挑破面前虚无的真相,挑开他自以为是的自尊。


        

眉宇间的情绪有些低迷,颓丧的气息笼罩着他的周围,从兜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派人去寻找小茉。


        

结束通话,宋司琛站在唐若依的门口,眼神晦暗。


        

唐若依此刻并没有在床上,而是烦闷的打开电话,企图借用其他东西将脑子里那混杂不堪,扰乱心神的男人摒除掉。


        

可惜作用并不是很佳。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得清电脑屏幕传出来的声音,活跃的气氛、音乐、以及各路明星的惊讶欢呼声,然而她看得却云里雾里,只觉得里面的明星太过于大惊小怪了。


        

看不下去了。


        

唐若依直接关掉播放软件,鼻子有些痒,捏了捏鼻子,发觉鼻息间那股呛鼻的味道依旧存在,接着余光瞥到站在门外的男人。


        

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在这?”


        

宋司琛静静的靠在门的对面墙壁上,右手上夹着一根烟,星火点点,烟雾慢慢呈蜿蜒曲折形状升腾至半空,随即消散。


        

看着他的样子,随即了然了,难怪她会闻到烟味,眼里的排斥溢于言表。


        

宋司琛幽深的眸子从一开始就直直的盯着她,察觉到她的排斥立马将手里的眼掐灭,沉默了许久。


        

唐若依还以为他是要继续威胁她,发泄他的不满的时候,宋司琛抬起脚往门内走进来了。


        

她当然不乐意了,立马跑上前去,挡住门口的路,警惕的伸手挡住他前进的步伐。


        

“你站住,有什么话有什么威胁,现在说就行了!”


        

摆明了一副就是防止刚才的事情出现的唐若依不知道此刻的举动让宋司琛伤了神。


        

“对不起!”


        

唐若依还想对他,却听到了这句话。


        

有些晴天霹雳,眨眨眼。


        

淡淡的哦了一句,便关上了房门。


        

转身,背靠在房门上,她刚才提起来的心到现在都没降下去,屏住了呼吸。


        

他....他这是脑子抽了是吧?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一下子就被脑海里宋司琛之前伤人的话如同凉水一般熄灭了所有的期待和幻想。


        

门外的宋司琛没有考虑多久就加入了寻找孙怡茉的大队中,然而却还是没有找到。


        

同一时刻,孙怡茉终于走累了,然而,嘴巴还是没有停顿过。


        

大大的公园里,孙怡茉嫌弃的扫了眼长椅,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坐在略微有些温度的长椅上,表情愤愤然。


        

若是唐若依做这种表情,那可能就是可爱了,孙怡茉这种明显在脸上装饰过度,最后扭曲的样子感觉白粉下一秒就会如同干涸的泥巴从墙壁上掉落,慎得慌。


        

她没想到第二次产生杀人灭口的念头对象居然是唐若依,不过.....孙怡茉的目光忽然看向前方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的树枝和树叶,颇有些阴沉的脸露出一股微笑。


        

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唐若依这个女人,那么琛哥就不会被她诱惑,那就会乖乖的等着她,然后娶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