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孙怡茉的威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暖黄色的灯光在外面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敞亮,映衬的内室有些昏暗,毕竟内室只开了一盏并不是很明亮的灯光,许是酒店为了助兴用的。


        

毕竟,孙怡茉定的房间就是情侣房,陈南峰身下躺的那张床很大,容得下四个他都多余。


        

腹部的温度让唐若依很不自在,伸手将他的手扳开,将他的脑袋推至一边的枕头上。


        

倒下去的陈南峰就再也没有了动作,唐若依也不再将他叫醒,反而是去查看他的腿部,将他的黑色休闲西裤撸起,两边都看了看并没有任何的淤青显示着他受伤的迹象。


        

不由得有些怀疑,这是陈南峰为了让自己过来而撒谎了,就在她叹息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一抹熟悉而又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声音。


        

“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唐若依转过头,看着她那得意的表情诧异的转头看了还在熟睡的陈南峰,黑脸。


        

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还真得就是没脑子了。


        

“你成天这么算计人有意思吗?真不怕损阴德吗?”


        

唐若依是真的想不通孙怡茉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得,成天不是在算计她的酝酿中,就是正在算计她的路上,简直烦不胜烦。


        

按照她这么下去,她心里对宋司琛那还要消耗完的情意就真的要散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孙怡茉轻哼一声,眼里的讽刺意味分明。


        

“你装的这么纯洁有什么用,虚伪。如果不喜欢他怎么可能在听到他的电话就直接跑来了,你看看,这是我刚刚拍到的照片,你们的动作可是亲密的不可思议。”


        

孙怡茉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挑起了眉头,“你说要是我把手机里的照片发给琛哥,你觉得琛哥会怎么对你?”


        

唐若依不语,实在是无语。


        

只是心里还是很生气的,虽然她心里对宋司琛死心了,可曾经爱过也为他伤过不可能那么快就云淡风轻随风而去。


        

此刻的她心里气得堵堵的,很难受,只是面色不显,她怎么能在这个女人面前失了分寸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若依毫不怀疑她会将照片发过去,她除了有些抵触外还是有些害怕的。


        

毕竟要是让孙怡茉将这些照片发过去的话,那其他的惩罚她不怕,最怕的就是宋司琛将别墅里的看管加严,让她连别墅里的自由都没有。


        

这才是她最担心的,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这日子是过得真窝囊,可就她的身份,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怎么和他斗。


        

她可没忘记当初被他关在地下室里的场景,那真的是连吃饭都没有能走出去的机会。


        

满室的黑暗和涌出的害怕让她根本就不能无视她的威胁。


        

孙怡茉得意的走出浴室,等了那么久终于让她拍到了照片,怎么可能会就这么让她过去。


        

“我要你现在,立刻离开琛哥,我会给你一笔钱,你马上出国。”


        

她可不管唐若依怎么办,只要给了钱那么只要她人不出现在国内就好,她有办法不让琛哥找到她。


        

唐若依皱眉。


        

孙怡茉看着她的表情还以为她不愿意,黑了脸。


        

她就知道唐若依这个贱人怎么可能会放弃琛哥,哪个女人会不喜欢琛哥。


        

越想脸色越沉。


        

“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你要是不走,我立马把照片发到网上,到时候全国人民都看得到,更何况琛哥的身份地位可是钻石王老五,如果我把你的身份放出去,你觉得你还能有活路吗?”


        

孙怡茉笑的开心,更映衬出唐若依那暗沉的脸。


        

孙怡茉的威胁,唐若依不可能不在乎,毕竟宋司琛是全球最大的宋氏集团的掌权人,本来他的身份地位加上还没有结婚的消息,肖想他的人多得是,其中上流名媛更甚,这些照片只要看到的人都会误解,她不能赌。


        

孙怡茉见她陷入深思,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偏了偏头,闲适的将后背靠在沙发背上。


        

“其实,我倒是很希望能把照片发出去的,毕竟像这种事情网上娱乐圈里多得是,自杀更是数不胜数,要是那一天你慢慢的熬死了也不错,到时候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上柱香呢。”


        

“那可就不老你费心了。”唐若依本来还有些犹豫,在看到她得势之后的嘴脸后怎么可能还会那么天真。


        

这个女人的心就是黑的,说什么都不能信。


        

她可以断定她拿了钱跑了之后,她不但会将这个照片发出去还会说她卷了钱和人双宿双飞了。


        

“你什么意思?”


        

孙怡茉忽然坐起身,阴沉着脸,“你想拒绝?”


        

“你可别忘了,你不答应我,你之后的生活也不可能会像现在这般自由了,你可别忘了你在外面找工作的事情琛哥还不知道,而且,那个人还是个男人?”


        

“如果我和琛哥说你和那男人有一腿,你觉得琛哥会信谁?”


        

一个反问句让唐若依抬起了眼,双眸直直的盯着她那张尖酸刻薄的脸,“你心这么毒以后不着报应天理难容。”


        

孙怡茉呵呵的大笑起来,双手捧着肚子,“唐若依,你觉得现在这个时代还会有人信这些?你天真不天真,说你傻都是夸你,如果我遭报应的话,那你呢?”


        

“你可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因为你爱上了琛哥,信了他,依赖他才会让她连这个世界都看不到啊,怎么?心痛了,没用的,这都是你做的孽!”


        

“够了!”唐若依心脏紧缩,那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苦又一次被掀开了厚重的窗帘,露出那破碎不堪的心脏。


        

当初孩子流掉的那几天晚上,天天做噩梦,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孩子那张满是血迹的脸,皱巴巴的,还没有张开,可却能够对着她说话了。


        

“这就够了,那哪行啊,你可别忘了,昨晚上琛哥强迫你做了那事,没做措施吧,你觉得你肚子里现在有了吗?”


        

孙怡茉说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唐若依的肚子,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你觉得琛哥会让这个孩子活下来吗?”


        

不会的,孙怡茉确定宋司琛不会让唐若依生下这个孩子,只因为她的病情还没好,只要她耍个计谋,最后即使她怀了,琛哥也不会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活下去。


        

这就是她昨天晚上安慰自己的话,她只是一个用来维系自己生命的一个人罢了,琛哥真正喜欢的还是自己。


        

孙怡茉笑了。


        

唐若依眼神有些呆滞,虽然知道自己吃了避孕药,但是她根本就不能保证真的就不会受孕,而且,而且,孙怡茉说的那些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