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失去理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店里人来人往,对于一个怒气腾腾的男人拉着一个女人,都充满了好奇。


        

这样的事情酒店里的工作人员见得多了,只是还是在男人那俊美无涛的外表和气势下投去了好奇的视线。


        

“宋司琛你给我放手!”


        

唐若依无暇顾及身边渐渐多起来的看热闹的人,用力的挣扎开他的手。


        

哪知他的手灼热烫手不说,还如一个铁链子一般桎梏住她的手,迫使她不得不跟着他走。


        

可唐若依见越来越靠近那辆黑色的的车子后,害怕了。


        

水润的双眸里染上了一丝惊恐,昨天那粗暴的对待以及颤栗,记忆犹新。


        

宋司琛拉扯着唐若依,察觉到她的抵抗顿住脚步,转身伸手将她整个人都揽在怀里,墨黑的双眸就像是一匹等待狩猎的黑狼,血腥而又残暴。


        

“想跑?”宋司琛忽然将脑袋搁在她的肩窝处,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笑声尖叫,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可却没有温度,双眸落在她那小巧精致的耳垂,情不自禁的咬了上去,四周传来的声音更大了。


        

这简直就比明星当众牵手还要刺激,实在是这个男人的外贸太过于逆天,而那个女人一看就很柔弱,还是那种被压制,委屈巴巴的人设。


        

很有爱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可没有人知道,唐若依的心里有多害怕,浑身都在打斗。


        

这样的宋司琛才是最可怕的,明知道自己不想和他接近,可他愣是拉着她在陌生人面前亲密,想挣扎却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


        

双唇抖动,双眼直视前方的虚空,“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宋司琛,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耳垂那传来的刺痛感和滚烫的柔软及不时的如石头一般的牙齿在啃咬吸允着她的耳垂,没有一丝生理上的愉悦,而是害怕。


        

刚刚陈南峰已经解释了,可这个男人直接就将自己拉了出来,怒气腾腾的模样,让她的心都颤了。


        

面部有些僵硬,深知这个男人只是不想听这个解释,而或许是因为牵扯到孙怡茉那个女人,另一种可能也是她最不愿去想的,那就是宋司琛认为这是她和他之间串谋起来商量好的说辞。


        

那么,何必还要解释呢?


        

内心涌出一大股委屈,如泉水般一股一股的往外淌,压不住也散不开,堆积在一处,泛滥成灾。


        

“放过你,那么谁来放过我?”


        

宋司琛松开被他咬得有些红肿而又沾了白晶晶的口水的耳垂,在她的耳垂下方落下一吻,随即将人塞进一边的后车座,唐若依被松开后,立马躲到最边上,使劲的扳开后车座的门把。


        

身后气势逼骤,后背僵硬,随即就被迫贴上了一堵坚硬的胸膛。


        

她整个人都被宋司琛揽进了怀里,近一米九的身高,加上他宽肩窄腰,唐若依如同一个小孩子被他整个人都笼罩住,那强烈的男性味道充斥着她的鼻息,让她没了动作。


        

“你怎么就这么不乖呢?”


        

宋司琛灼热的大掌在她的身上游离,激起她肌肤上的鸡皮疙瘩,耳边忽然传来他的轻笑。


        

“你还是这么敏感,冷?”宋司琛疑问的语气本就不奢求回答,只是将她翻了个身,压在后座上的软垫上,他压了上去。


        

和鱼一般灵活的手在唐若依还没反应之际伸进她的毛衣里,径直挑开了她的内衣。


        

这一下,唐若依傻眼了。


        

“你....宋司琛你个禽兽,放开我,你个王八蛋!”


        

现在还在外面,而且刚才两人还被人用目光送进了车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直接就想在车里做那事,直接杀了她还差不多。


        

宋司琛丝毫没有理会唐若依那千篇一律的脏话,整张脸很冷,可只有他知道,在听到她反抗说着骂人的话的样子格外的可爱,养眼,让他有一种想将她整个人吞下去的冲动。


        

将人紧紧的往自己怀里压,低头擒住那一张一合的红唇,狂暴的动作如同暴风雨般肆虐,反抗的话拒绝的话最后只能化成了一声呜呜声,到了最后带上了哭腔。


        

同一时刻,这边的孙怡茉才反应过来,她的琛哥居然把她留在了酒店里,直接拽着唐若依就走了。


        

就这么走了!


        

孙怡茉满眼的震惊,一边的陈南峰撑起踉跄的身子往外走去,她阴狠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猛地上前将他推到一边。


        

若是平常的陈南峰肯定不会因为这个力度而摔倒,但是,今天是特例,他喝醉了,本来脚步就不稳,被她这么一推,没有防备的摔在了地上。


        

孙怡茉居高临下的怒视着他带着怒气的脸,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还有脸瞪我?要不是你,唐若依那个贱人就被琛哥误会了,你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她走了,你个傻逼,出门没带脑子是不是?”


        

陈南峰本来就还没醒酒,被她这么一推,脑子又成了浆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要干什么,就在孙怡茉瞠目结舌的目光下躺在地板上。


        

他...他他,这个男人难道不应该追出去吗?


        

都说宁愿要神一样的对手也不要猪一样的队友,这话真的没错。


        

没那么多的时间把他叫醒,只能愤愤然的踏着近八厘米的高跟鞋跑出去,一路向下都没有琛哥和那个贱人,只是一路上都有人在讨论一对情侣的打情骂俏,阴沉着一张脸,怒气腾腾的走出大厅朝着那辆黑色的轿车走去。


        

还没走近就听到唐若依的怒骂声,神色微冷,面色扭曲。


        

为什么?琛哥不是喜欢自己吗?


        

为什么总是要和她亲密,难道不应该是和自己吗?


        

不,不对,琛哥只是在心疼我的身体罢了,才会将唐若依当做一个生理的发泄对象。


        

对,就是这样。


        

孙怡茉自我安慰了许久猛地打开车门,震惊的看着都快被脱光的唐若依。


        

“该死!”宋司琛在孙怡茉开门后立马将自己的外套把唐若依整个都裹起来,登时唐若依那惊恐的目光里浸出了水花。


        

这边的动静早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刚才那对情侣进去后车子也没发动,都进了后车座,可想而知发生了什么。


        

“琛哥,你居然.....我.....”


        

孙怡茉一句话说不完整就在那哭了,很委屈。


        

宋司琛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将她丢在酒店里的行为,有些愧疚。


        

然而当时的他没想那么多也是有私心的,毕竟,他的动机不纯。


        

就是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唐若依,是以怎么可以带她出来。


        

现在她来了,也正好将他的理智唤回,低头看了一眼唐若依那绝望的眼神心口一跳,“将衣服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