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杜莫生的异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边,光亮的灯光下,杜莫生那被划伤的手臂流血量过大,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是专业的,以前也只是处理一些小伤口,何时遇到过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这个人还是因为救自己才会受伤。


        

心里的愧疚和害怕交杂在一起,让她的心提的老高,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他的表情,哪知他只是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见他只是皱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唐若依紧绷的神经根本得不到缓解,他这个人似乎很不习惯释放情绪,见到他的时候总是冷着脸,唯一一次见他笑是那次补课之后他上来送饮料。


        

脑子开小差,药水都滴到自己手上了,赶紧回过神认真的给他上药。


        

用棉花将他的伤口清理好了后才开始上药,之前的过程她真的是小心又小心的擦拭着,现在上药更是如此。


        

皱起眉头,看了眼一边放置着满是血迹的棉花团,有些担忧。


        

这么多血,他不许医院真的可以吗?


        

唐若依不确定,想劝他可是又觉得他不会听自己的,很矛盾。


        

“杜先生,你醒醒?”


        

纠结了许久,唐若依还是忍不住的叫醒他。


        

旅馆里的光线很亮,让她很清晰的看到他眼底的青色的,黑眼圈。


        

可能是累得吧,想起他的身份,唐若依想到。


        

杜莫生不知道唐若依的纠结,连日来的公司事务已经忙得他焦头烂额,还有近来在谈的跨国际的一些合作,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脑子里的神经一直紧绷。


        

许是光线气氛时间刚好,再加上失血过多,此刻的他睡得比以往还是香甜。


        

唐若依见他安静的睡颜以及冷硬的侧脸叹了口气,他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睡着了,这让她如何狠得下心去叫醒他?


        

这个沙发不小但是对于杜莫生一米八六的身高来说还是很小的,只有上身躺在沙发上,下身一大半都在外面,脚撑在地面上,似是不舒服,他动了好几下。


        

看得她有些心酸又心软。


        

若不是因为她,他怎么可能会受伤,又怎么需要这么寒碜的躺在并不宽敞的沙发里睡觉。


        

将东西收拾好,站起身弯腰将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头,将他扶起来往自己的卧房走去。


        

走一步都是艰难,唐若依深呼吸,吃力的撑着他的身子慢慢挪到一边的大床上,等到将他放到床上后,她才觉得自己刚才经历过一场马拉松慢跑,一番动作下来,额头都是汗水。


        

床上的杜莫生安静的闭着眼,如同一个陷入昏睡的睡美人,微微有些长度的黑发有些凌乱,不复之前看到他那般的冷静和稳重。


        

身上的衬衫领口的位置皱巴巴的,下面的衣摆塞进西装裤了,许是之前打斗过程中扯了出来,看起来格外的不修边幅。


        

唐若依呆了一下,转身进了浴室,弄了点温水拧干毛巾才走出去。


        

给他擦了擦脸,擦拭到脖颈的时候停顿了下,随即想起自己是帮助救命恩人,是以也不需要讲究那么多才是,将脑子里的那些不合时宜的念头去除后,专心致志的给他擦拭起上身。


        

在唐若依看来,睡觉还穿着衣服肯定很难受,就像她一样,睡觉要是穿的有些微微紧的裤子和衣服就睡不着觉,感觉那里都不对劲,尤其是内衣,晚上一定会脱,不然就难受。


        

是以看着他躺在床上身上的黑色衬衫因他肢体的松展显得有些紧绷,胸口的肌肉分明,两块凸起的位置让唐若依很不自在。


        

半跪在床上解开他的衬衫纽扣,抓起他的一只手脱掉一边,随即便是左手。


        

等到都脱了之后,她再去将毛巾洗了一次给他撒施上半身。


        

一番动作下来,唐若依觉得自己都已经冒汗了,房间内开了空调,预热很久后,空气已经比之前要好了很多,并不会太冷,在室内穿一件毛衣都行。


        

唐若依将毛巾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翻成侧身,将他底下的衬衫拖了出来后才帮他把被子盖上。


        

起身之际,手腕被抓住,唐若依刚想回头身子就被一股力道往下拉,“啊?”


        

唐若依发出一声惊呼,声音不小,但是杜莫生却没有一丝要清醒的痕迹。


        

哭着一张脸,唐若依的侧脸贴着他的胸膛,因为之前他伸出手的动作,被子已经落到他胸口以下的位置了。


        

这都是什么事?


        

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面上都是尴尬,要是他醒了发现现在的姿势还不知道把她想成什么样了呢?


        

努力的挣扎,将他裹着自己的手臂扳开,许是过大的力度让杜莫生有了反应,只听到他嘴里不是的喊着几个字。


        

因为靠的近,唐若依依稀可以听出是‘玉灵’两个字,难不成是他喜欢的人。


        

唐若依无暇深度的去想这些,有些惊慌的推开他却被他用更大的力度箍住。


        

不经意的抬起头,撞上一双黝黑带着疑惑的黑眸,许是没有清醒,眼神有些迷离,抓着她的手一直不放。


        

“你,你先放手。”


        

唐若依见他醒了,面色更是红了。


        

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尤其是自己帮他把衬衫都脱了,最后还倒在他的身上,眼里的纠结意味明显。


        

“对不起。”杜莫生清醒过来后,见她眼里的神色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没有,没事。”


        

唐若依连忙摆手,刚才也是她反应太慢了,他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她。


        

“我睡多久了?”


        

杜莫生撑着身子坐起来,身上微凉,低头看了一眼,神色莫名,唐若依立马解释,“那个,是这样的,我看你在沙发上睡得不舒服就把你挪到床上了,你的衣服全是血迹还有泥巴,我就给你脱了,擦了下上身,下身没脱。”


        

唐若依的解释语气有些急切,杜莫生笑了,嘴角扬起的弧度较之之前的还要明显一点,衬得他那张脸格外的妖艳起来。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裤子没脱,眼神扫了一眼还在身上的西装裤子,随即就看到唐若依转了身。


        

懵逼的杜莫生有些古怪的看着她的背影,“你做什么?”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唐若依不好意思说自己害羞,实在是有些难为情,她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只是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去把刚才的药收拾一下。”


        

说着就跑到沙发那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