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宋司琛怒火沸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句谢谢很轻,随风飘散。


        

杜莫生舔了舔唇瓣,打开车门走下来,来到她的面前。


        

唐若依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眼带疑惑。


        

张了张嘴,他本来是想给那边站的人添点料,可是下来之后,对视着她单纯天真的眼睛他只感觉心里一阵愧疚。


        

“你和宋司琛是夫妻关系?”


        

唐若依听到这个怔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别多想,我只是看你一直和他住在一起.....你们的关系要是不好的话,他欺负你其实可以和我说的,我帮你。”


        

杜莫生一口气说完,那种深怕唐若依会多想的急切让唐若依怎么也责备不了。


        

虽说是隐私,但是——


        

“我和他算不上夫妻了,暂时的,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唐若依的轻描淡写和他所了解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是吗,那你照顾好自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嗯。”


        

唐若依对于他这种关心有些接受不来,浑身都不得劲。


        

但是,他对自己的关心是实在的。


        

宋司琛面色阴沉的可怕,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目光直直的盯着不远初门口那相对站立的两人。


        

靠的那么近是想接吻吗?


        

他找了那么久,可正主居然还在和男人亲亲我我,这无疑是在挑战他的威严和自尊。


        

天色晚的早,六点左右,天就已经暗下来了,到了二月份,这天气不似之前那么冷,可晚上降温不加件衣服肯定是会受不住的。


        

冷风吹袭,树叶随风在空中荡了好几个圈最后在唐若依的脚边落地,气氛安静。


        

“你早点回去吧,我进去了。”


        

唐若依朝着杜莫生挥手,轻声道:我今天很开心。”


        

杜莫生转身回到车上,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路上,霓虹灯照亮了整座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千篇一律的道路,杜莫生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唐若依最后的笑脸依旧停留在他的脑海里,那么鲜活,那么天真。


        

靠!


        

为什么偏偏是她?


        

说到底他还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根本就不配拥有那所谓美好的爱情。


        

这边,唐若依走进清苑第一眼就看到站在里门口的人影,心口一紧。


        

慢慢的唐若依面色冷淡起来,慢悠悠的走过去,目不斜视的想从他的身边走过。


        

宋司琛没有动作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见她没有丝毫要和自己解释的意思,暗自生气,怒骂。


        

“唐若依!”


        

没有得到回应的宋司琛不敢置信的看着唐若依居然就这么穿过长廊回到房间去了。


        

你他妈!


        

一脚踹翻边上的餐椅,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双眼的眼尾染上了血色,妖艳而又诡异。


        

听到动静的佣人赶出来看到宋司琛的样子皆惊呼一声,反应过来后立马捂住嘴深怕老板会拿她们开刀。


        

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宋司琛朝着唐若依的房间走去,边走边接通电话。


        

“说!”


        

对面的助理小张被这一声冷呵吓了一跳,随即定了定神。


        

“总裁,我们的网络终端有人入侵的痕迹,技术部的人都无法抓到那个人,还不知道他到底得到了那些资料。”


        

“我知道了,让技术部给我继续抓,抓不到下个月的奖金就别想要。”


        

挂断电话,宋司琛又打了一个电话。


        

“总裁,您的意思是让我督促他们抓到入侵者?我不需要做其他事情?”


        

“嗯。”


        

烦躁的语气落在对面肖毅的耳朵里那就是慢慢的欲求不满,顿时笑了。


        

“这晚上的大好时光还没到呢,你就欲求不满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姑娘开开荤?”


        

“滚!”


        

径直挂断电话,来到唐若依的门前。


        

拧开,嗯?


        

唐若依居然锁门了,这个认知让他瞬间暴怒。


        

这是他的地盘,唐若依这个样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今天下午不打一声招呼就和别的男人出去鬼混到刚才才回来,他找了一下午,担心了一下午,然而正主却把他不当一回事。


        

他堂堂一个上市集团的总裁何时受过这样的气,有谁敢?


        

宋司琛一个怒气上来,腾地一脚踹上去,发出一声巨大的嘭声。


        

门内的唐若依站在浴室内光溜溜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丝毫不受门口的动静所扰,拧开水龙头,戚戚沥沥的水声响起,水渐渐热起来,热气覆上镜面,已经无法再映出人影了。


        

唐若依整个人都站在水下,耳边只有水流声以及落地声,门外的一切似乎都虚幻了起来,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听不见,才不会闹心。


        

“唐若依,你是不是该对你今天的不辞而别有一个解释?”


        

冷静下来的宋司琛靠在墙壁上,手上的打火机一明一暗,烟雾缭绕。


        

他的声音不大,过了很久没有动静,宋司琛深吸一口才将刚才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加大了分贝,却依旧得不到回应。


        

能耐了啊。


        

等到唐若依出来,没有听到动静松了口气。


        

拿着毛巾坐在床沿边上擦拭着湿头发,叹口气。


        

没有吹风机还真是不方便啊,洗了头昏睡的厉害都不敢直接睡下去,深怕自己这一睡下去明天起来就要受罪了。


        

擦到半干的状态,唐若依看着没什么家具的房间再加上今天杜莫生说的公寓,心里有一种热度。


        

听杜莫生说那套公寓所在的小区保安看守的很严,若不是小区的住户肯定进不去,只能再业主的同意下才能进去。


        

要是她搬进去,那么她也就不用担心宋司琛再次破门而入亦或是敲门了。


        

“唐若依,开门,我们好好谈谈。”


        

宋司琛低哑的声音响起,愣神的唐若依吓了一跳,目光直直的看着门口,似是要穿透门板看看那个男人。


        

“没什么好谈的。”


        

唐若依闭上了眼道。


        

听到声音的宋司琛就像是听到了希望,蹙眉。


        

“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解释解释今天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吗?”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出一段话,唐若依都能想象到他的面色了。


        

不说话,不回答就是最后的答案。


        

宋司琛气急可又无可奈何,“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要是敢和别的男人纠缠在一起,就别怪我心狠!”


        

唐若依明目张胆的翻了一白眼,躺下去,将半干的头发搭在床沿,睡觉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