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悲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光亮的大厅,寂静一片。


        

宋司琛的呼吸沉重,目光死死的盯着上面眉语眼笑的女子,眼角渐渐染上了红色。


        

孙怡茉见他握着手机的指关节都泛了白,声音沉痛的道:“琛哥,你对她这么好,她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要这个女人吗?”


        

唐若依看着面前演戏的女人冷笑,站定身子,也不走了。


        

她倒是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许是唐若依看戏的目光太过浓烈,孙怡茉有些不自在的怒瞪,“看什么看,你自己不要脸还不让人说了?”


        

“你这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不要脸的,请问,我哪不要脸了?”


        

唐若依将行李推到沙发旁,坐下,神色淡定的看着孙怡茉,颇有种长谈的架势。


        

这清冷的声音、坦然的态度让宋司琛抬起头,看向她。


        

她问心无愧的模样在他的心里激荡起不小的水花。


        

她没做对不对,宋司琛眼里的希翼无比热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个时候的他不是身份矜贵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是一个期待一个女人给予他事实真相的男人,他也会心潮澎湃,也会失落的。


        

当然,还要加上几点,他的倔强、嫉妒以及占有欲。


        

孙怡茉瞥了宋司琛那灼灼的目光,胸口起伏不断。


        

神色温柔,带着淡淡的悲伤,“若依姐,事实都摆在面前了,你还要狡辩吗?”


        

唐若依挑眉,笑了,眉眼弯弯,露出白洁的牙齿晃了她的眼,声音轻慢,“你若说的是今天下午我和杜先生去游乐场的事情那么我没什么好狡辩的,谁还没能有个朋友,都说,看人看事都是由自己决定的,孙二小姐你怎么看什么都龌蹉呢?”


        

“我都不知道我有金主,怎么你这么清楚?”唐若依怼的孙怡茉气红了眼,唐若依看了她一眼心情愉悦,“还有,孙小姐,你真别叫我若依姐,你不计较,可我听得瘆得慌。”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双手抱臂抖了抖,孙怡茉伸出手指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良久,“琛哥,你看她,这么恶劣,她欺负我~”孙怡茉眼神一暗,伸手摸了摸眼角,呜咽出声。


        

宋司琛听的脑仁疼,况且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愿去离这些,只是走过去在她的身侧坐下将手机递过去,“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你也别再闹了。”


        

唐若依侧头看过去,目光淡然,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标题,讽刺的开口,“需要什么解释,你这好妹妹不是把所有的都说完了吗?再说了,你不是最信任她吗,这时候还要我解释什么?”


        

唐若依这话让孙怡茉黑了脸,“你别血口喷人!”


        

“你水性杨花,没了男人就不行的狐媚样谁不知道,前几次还在和那个叫陈南峰的男人在一起的,都进一件公寓了,孤男寡女还能做什么?一对奸夫淫妇,哦,不对,你的奸夫可不止一个,哼.”


        

总之一句话,孙怡茉现在只要咬定一点,那么唐若依就别想翻身。


        

她恶毒的在心里想着,只要网上的事情再发酵几天,到时候把前面的几次证据甩上去,唐若依这个女人就别想翻身。


        

听到孙怡茉骂自己还要扯上陈南峰,连带骂的行为窝火,犀利的目光穿刺在孙怡茉的身上,似是有热度一样,灼热。


        

“你怎么编造是非我不愿计较,但是你扯上陈南峰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唐若依的语气很重,斥责味十足。


        

从一开始,唐若依的态度都是很平淡,没什么起伏,看起来对什么都不上心,而孙怡茉对她的辱骂都不放在心上,可这一听到骂陈南峰就生气了。


        

这样的反应和对比落在宋司琛的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和证据。


        

“唐若依,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宋司琛的话让唐若依心口一滞,随之而来的便是冷笑。


        

能不能麻烦他在指责自己的时候先好好反思反思自己?


        

宋司琛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她的冷淡无疑是最打击他的态度。


        

舌尖都染上了苦涩,比那最难以入口的苦瓜都要苦涩万分。


        

许是唐若依的态度和说话的内容有些对比,是以唐若依一下子就被宋司琛的态度激怒了,怒目瞪视,“你说的好,是让我被迫的承欢还是昏睡中失去自己的孩子亦或是一次次把我囚禁在这偌大的别墅里,如同金丝雀一般没有自由,不,金丝雀都要比我幸福,这就是你所说的对我好吗?”


        

声嘶力竭的声音,唐若依哭着将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痛苦扒出来,血淋淋的呈现在宋司琛的面前,眼泪如同泉水般奔涌。


        

好久没有流眼泪,似乎早已经忘却了这种本能。


        

可一旦这个管辖打开,那就是积蓄了多日的悲伤化成泪水争先恐后的喷涌,就为了发泄那快要压抑不住的悲恸。


        

他怎么敢,怎么敢和她说这是对她好,他可知她每一次午夜梦回浑身湿透、满目恐惧的醒来是怎么一个感受吗?


        

他不知道!


        

说开了话,唐若依抹了把眼泪,站起身,转身看向孙怡茉,气势猛然凌厉起来。


        

“孙怡茉,从我到这个别墅,不管是小事还是大事上,你诬陷栽赃我我不计较,那是因为宋司琛这个人是一只站在你那边,我没什么好解释,但是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你要是真这么喜欢他,那就自己表白,背后阴人早晚会栽跟头。”


        

“还有,你没资格对我的人生和行为发表意见,你最好还是管管你自己,你都二十四岁了,还一直呆在这,成天无所事事,你不觉得羞愧吗?十岁小孩都知道不能依靠父母过活,你还没这个觉悟?”


        

唐若依这一连串话下来,讽刺意味十足,尤其是对孙怡茉没有工作这件事情上,让她气的心肝疼。


        

“琛哥都不介意,管你什么事。”孙怡茉脑袋一根线,怒视她。


        

“呵,我只是膈应膈应你而已,哼!”


        

“说开了,那我还有事就走了,再见.....哦,是再也不见。”


        

唐若依后知后觉的补充一句,那巴不得远离‘脏东西’的表情和神态让宋司琛的心刺痛了一下,在她转身推着行李走的瞬间抬起了手却被孙怡茉眼尖的凑上去抱住,声音婉转娇嗔,“琛哥~”


        

临走了还要起一身鸡皮疙瘩,孙怡茉这个女人是天生克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