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难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宴上基本都是那些成功人士在说话,几个几个围成一圈,但是杜莫生这边的人特别多。


        

只是唐若依看他们身边都没有女性在侧,不由得暗自腹诽,其实她更想坐在一边吃东西的。


        

觥筹交错之间,杜莫生的声音在这群人之间显得尤为突出,不仅是因为他声线的特色,还有就是那略带冷淡的语调,格外的吸引人注意。


        

也幸好杜莫生的身份并不是那种小兵小螺,不需要讨好其他人,不然按照他这个样子,什么案子谈的下来?


        

交谈的人换了一批之后,这次走来的人似乎是个外国人,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这个人面相是偏向于中国,但是说话却是一口流利的英语。


        

虽然读书的时候,她的英语很不错,也过了六级,但是,出校已经很久了,任职期间她又只需要教一些小学的英语,是以,记忆还是有些模糊的,再加上对方说的单词有些晦涩,她更是听得头昏脑涨了。


        

动了动脚,脚尖有些痛,只能靠着换脚来缓解一些痛楚,面上依旧笑容优雅,带着一丝恬静。


        

杜莫生说话的时候,感觉到她的动作,看了眼她脚上穿的鞋,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他一直想着让她陪在自己身边,可却没有注意到她脚上穿的鞋,登时有些愧疚。


        

“你难受为什么不和我说?”杜莫生松开她的手,改成揽住她的腰肢让她大半的力度都压在他的身上。


        

唐若依又不是真的难受到这个程度,连忙摆手,眼神带着一丝抗拒,“我没事,只是有些酸罢了。”


        

不说这是在宴会上,有多少人看着,关键是她和他之间真的没必要这么亲密,她还不太想惹上流言蜚语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被拒绝的杜莫生没什么反应,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说到底,她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自己人看待。


        

这个时候的杜莫生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在他看来,他对唐若依确实有感情,但是到了那种程度,在他以为只是很少有接近的女性,并不是很清楚。


        

“抱歉,Abbi,我带她去歇会。”


        

杜莫生不顾唐若依的挣扎挽住她的腰肢,面色带上些冷意朝着对面的外国佬到了招呼便带着唐若依往另一边的长沙走去。


        

很多人的关注点一早就在这边,不止那些公司老总还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总之这一幕看到的人还真不少。


        

而但就是杜莫生这个动作就已经让人看出这个女人对杜莫生而言绝对不简单。


        

试想,一个从来都只是带着秘书出现宴会现场的男人,还从来不和任何女性有过多的亲密行为,这样的人一旦开了先例,绝对会引起大轰动的。


        

不过,现下这些人更多的是对那个女人的好奇,都打算这场宴会下去后就要好好的调查一番。


        

一边靠近墙壁处的摆台的位置处,周陈靓黑着脸盯着那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玛地,要不是为了维持淑女的形象她还真会爆粗口。


        

那个男人她守了那么久,可最后还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给抢了,关键是这个女人长得又不是什么天仙。


        

“你说那个女人长得那么丑,为什么杜先生还对她那么好?”


        

周陈靓的嫉妒显现的很明显,周围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这个叫做佳佳的女孩子闪去眼里的嫉妒神色,淡定的勾着微笑,伸手扶着她的手,安慰道:“那不更好!”


        

“佳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周陈靓声音猛地提高了一个分贝,惊得周围的人看过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哎,你急什么?”


        

佳佳简直被这个女人给蠢哭了,她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居然还这么大惊小怪,让人觉得没教养。


        

“你难道不觉得就她长得那个样子,杜先生都能看上,那么为什么就不会看上你呢?你就这么没自信?”


        

佳佳挑眉,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只是这里面有多少真心还真是不得而知了。


        

都说人和人的交往,真心与否,只是看两个人内心是否清透。


        

然而,这个周陈靓看起来也只是胸大无脑的那种,佳佳笑的委婉,眼神瞄上坐在那边沙发上的一对男女,只是男人总是不时的给女人拿一下甜点亦或是糕点送到她的面前,一举一动之间流露出来的矜贵和气势简直就是女人最致命的毒药。


        

让人甘之如殆。


        

“我吃这么多真的好吗?”


        

唐若依没参加过这种形式的晚宴,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些陌生,本来就是来帮他的忙的,要是她在众多目光之下做错了还真怕会丢了他的脸。


        

只不过,丢了脸她也不会难以自容,顶多是对不起他罢了,所以,现在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没事,这晚宴上的东西本来就是拿来给人吃的,只不过那些人忙着虚伪,那还有时间吃,你尝尝这个,看起来不错。”


        

杜莫生的话语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态度,语气里带着一股厌恶的味道。


        

点点头,许是很多人也是迫于无奈的。


        

“你去做你的事吧,我在这继续坐一会。”


        

唐若依再一次劝道,要是她一个人在这坐着还好,毕竟她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是杜莫生可不一样。


        

今晚他是这场宴会的一份子,都是带着目的来的,要是被她耽误了,她肯定不好受,不想欠人情也不想麻烦他。


        

对于唐若依这种习惯了独立的人来说,杜莫生牺牲自己的事情来陪着自己这种行为实在是浪费时间。


        

就在唐若依和杜莫生说着话的时候,门口传来响动。


        

忙着吃的唐若依并没有抬头,但是杜莫生却一眼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男女。


        

冷笑一声,唐若依听到他的冷笑,不解的抬起头,随后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眼瞳一缩。


        

忽略心中那闷闷的感觉,连忙喝了一口香槟掩饰自己的失态,而杜莫生从头看到尾,眼里闪过一丝看不透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