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零五章 孙怡茉的‘挑拨离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风袭来,身子上的冷意似乎都被内心的爽快给冲散了,这么憋屈的孙怡茉可真是她第一次见。


        

这么想着,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站在自己这边的靳总,暗自叹了口气。


        

还想着接着孙怡茉这张嘴气走这位‘图谋不轨’的靳总呢,谁知道他居然是这种性格,清奇的画风,她着实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可不是我,就你这样的人琛哥厌弃你那是你注定的结局,但是我不一样,琛哥对我可是极好的!”


        

唐若依眼瞳紧缩,‘厌弃’这个词听起来还真是糟心的紧。


        

不自觉握紧的拳头,紧抿着唇强装镇定。


        

爱情从来都没有保鲜期,更何况还是宋司琛这样的人,所以,她为什么还要期待?


        

“看来唐小姐对宋总也是很熟悉的了,刚才宋总过来和我谈合作,因为有事耽误了,不知道唐小姐你对于我们的合作有什么看法?”


        

靳严冬没有走,反而是老神在在的靠的唐若依更近了一步,但又不会让唐若依觉得冒犯,唐若依转头看去,只觉那双黑眸里泛着一种她看不懂的东西。


        

捉摸不透,让她下意识的认定为危险,蹙起了眉头。


        

他抛过来的问题完全是将选择权扔给她,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此刻的唐若依也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从之前自己起身不小心撞到他之后开始,这个人说话间一直引导着她,很擅长抓住人的心理,想到这,唐若依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几步隔出一道安全距离。


        

靳严冬含着笑见了她的动作,不恼,反而是觉得这个女人眼神清明,从一开始自己道歉再到表明自己的身份,唐若依的态度都是一如即往的。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这大半辈子阅千帆无数,什么人没见过,这样淡然而又不失自己特点的女人真的是很少见了。


        

唐若依是觉得他刚才那句话完全是将自己推到浪风口,尤其是自己不想再和面前这两人有任何牵扯的情况下,眉宇间的不喜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


        

“抱歉,我不懂这些,发表看法的话还是不够格的。”


        

唐若依婉言推据,而靳严冬也不瞎,已经差不多摸清了她的性子,是以才转移话题。


        

“唐小姐这话就妄自菲薄了,你很聪明!”


        

靳严冬一脸真诚的道。


        

孙怡茉气得不行,眼下的清醒是对她最不利的,唐若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诡计多端了?


        

刚琛哥和靳总分开没多久,唐若依就缠上了靳总,呵,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谁信?


        

尤其是现在靳总对唐若依的态度明明就是对唐若依上了心,说实话都不信,这要是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唐若依就真的要拿下靳总了。


        

而在她看来,唐若依的目的不就是想取得靳总信任然后拿到合同来要挟琛哥吗?


        

孙怡茉在心里打了好几个心眼,眼珠子左右转动,唐若依瞄了一眼便知道她在酝酿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是啊,唐若依要是不聪明,她怎么勾搭男人啊。”孙怡茉突然开口讽刺,把唐若依刚想说的话给噎了回去。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对,唐若依淡淡的移开了视线。


        

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有病。


        

她现在真的是两面受敌,左边饿狼虎视眈眈,右边狡猾的狐狸守着自己,就等着她往坑里跳呢。


        

“这位小姐此言差矣,在我看来,唐小姐即使什么都不做,我都会心甘情愿的着迷。”


        

一个穿着高定西装,一副精英范的男人,即使已经五十岁了,但是他平时生活中注重渐健身,是以,其实他的样子看起来也只有四十岁左右。


        

硬朗的面部线条光滑而又立体,凹陷而又深邃的双眼炯炯有神,带上一抹神情的目光射向唐若依,让她浑身冷汗。


        

妈呀,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不就是出来透个风吗,真恨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除了沉默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然而孙怡茉哪能甘于沉默,浑身的细胞躁动起来。


        

“靳总你可千万别被这个女人的外表给骗了,以前总是欺负我,计算我,后来怀了琛哥的孩子后,因为身体不好孩子流掉了,居然还诬陷在我身上,也幸好琛哥看得清楚,不然我可冤枉死了。”


        

靳严冬面不改色的听完孙怡茉的话,没什么改动的表现,这让孙怡茉很不解,还以为是自己这话吓到他了,眼角染上了轻松,得意的看向唐若依。


        

哪知却撞上那铁青的面色,这更让她兴奋了,“怎么,说道痛楚了,我也是为你好,你要是得罪了靳总,琛哥可真得不会放过你的。”


        

孙怡茉一副为她好的模样简直恶心的让人想吐。


        

唐若依眼角泛了红,气的浑身颤动。


        

这个女人是真的已经恶毒到极致了,不然,怎么会这么轻松的说出她孩子流掉的事情,颠倒是非黑白。


        

“孙怡茉,你会不得好死!”唐若依气到胸口不断起伏,情绪不稳。


        

一边的靳严冬看得清楚,心下越发的好奇了。


        

唐小姐可是从一开始就冷的要命的女人,现下被她说了这么一句就激起了这么大的反应,他可不认为唐小姐是恼羞成怒了。


        

毕竟她之前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靳严冬默默的看戏了戏。


        

看起来这个堕胎这事有点意思了。


        

他并不觉得一个女人一辈子就必须只能和一个男人上床,只要没结婚没离婚,那对他来说,就不重要了。


        

这个走廊很安静,安静的可以清晰的听到唐若依气急的粗喘声。


        

“唐若依,你还是这么喜欢倒打一耙,我只是说实话而已,靳总,你看到没,这才是她真面......”


        

唐若依是真的没想到,孙怡茉居然能这么无耻,怒气上头,一巴掌甩了过去。


        

重重的一声啪,惊住了在场的两人,孙怡茉更甚,转回被打偏的脸,怒火腾腾,“你居然敢打我?”


        

尖叫声响起,可是这并不能解决她心里头的火气,她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对自己动手,抬手就想甩过去,却被人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