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脱离危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今早被张恒打横抱起带到这家酒店开始,孙怡茉一句话都没和张恒说,一上午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躺在酒店的床上一动不动,连张恒给她叫的午餐都吃不下去。


        

这家潢川五星级酒店和皇城酒吧只相隔了一条街,穿过马路就能到达,距离很短,这两处产业的老板背景很雄厚,鲜少有人知道它们的老板是谁。


        

但其实这两处产业的背后人就是杜莫生,只不过是属于他的个人产业,和杜氏集团没有关系,这也是他接管杜氏集团这个烂摊子之前就在经营的,后来接管了杜氏集团之后,这里的产业也转到了暗处。


        

杜莫生停下车子,走下去进门就看到站在客厅楼梯口的侄女,挑眉:“你不是该午睡了?”


        

都已经近一点钟了,较以往来说,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午睡了,杜莫生有些疑惑,如果是以前的杜莫生肯定不会去询问,他和她的生活想来是各过各的,他提供一切物质条件和她的安全问题,而她也安静的接受着。


        

这是他对自己堂哥的愧疚和承诺,但是直到和唐若依接触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生活,说实话,不赖。


        

每天下班回来,佳纯不再是独独的在自己房间待着,而是在客厅里静静的坐着,不管是吃饭还是其他空暇时间,两人交流的时间也不断的改善,尤其是晚上,每次看到她穿着睡衣跑出来,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回去的模样,心里是一种难言的感觉。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唐若依的功劳,不管佳纯为什么对她这么特别,然而佳纯的改变是看得见的。


        

杜佳纯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走了,搞得杜莫生有些疑惑,看向一边的管家不解问:“她这是怎么了?”


        

管家看着小姐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笑的一脸和蔼,眯着眼,满脸皱纹:“小姐这是在等您呢,应该是熟悉了您车子熄火的声音吧,现在一听到声音就会下楼,不过,我最近总觉得小姐的情绪有些不太对。”


        

上楼的动作一顿,转头:“哪不对劲?”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姐总是会拿着手机发呆,有一次我走过去的时候发现小姐看得是您上次带着小姐和唐小姐去游乐园的照片,少爷您要是能挤点时间就陪陪小姐吧,她这个样子我有时候看得都心疼。”


        

“嗯,知道了。”


        

杜莫生抬脚走上楼,板着脸面无表情,看似很平静的他其实心里已经泛起了波澜,他知道,佳纯这是想唐若依了。


        

自从前几天唐若依被宋司琛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想当然补课更是不可能了,这一天不见都有些挂念的佳纯现在隔了好几天魂不守舍倒是可以理解。


        

他不由得问自己,到底他对唐若依的感情是真是假,他没有经历过感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追女人,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不同,唐若依是个有夫之妇。


        

想不通他也不愿深究,打算先把她的下落打听清楚再说,到时候再看看情况,这么想着,杜莫生去书房拿了资料便去了公司。


        

而这一边孙怡茉依旧不肯吃东西张恒急的嘴唇直冒泡也起不了作用,只能不断的做保证,企图用自己的真心换回点她的反应。


        

但是他喉咙都干了都不见她有回应,撑着床站起身,但是因为蹲的时间太久一时没准备就栽了下去,恰好就压在孙怡茉的身上,被他这一压孙怡茉终于有了反应,却是扇了他一巴掌。


        

“你别以为上个床我就会非你不可,滚开!”孙怡茉的声音沙哑破碎,这也是她不愿说话的原因之一。


        

张恒见她面露痛苦之色,翻了个身躺在一边凑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对不起,有没有受伤?”


        

孙怡茉阴沉着脸推开他的手翻身背对着他,张恒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他从来都不曾哄过女人,他的第一任婚姻也是因为他的前妻猛追才结的婚。


        

不过孙怡茉也没矫情多久,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个男人她一定不会放过但是也要再把他利用完之后的事情,是以,她压制住心底的怨恨和恶毒,摆上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耸动着肩膀。


        

空气很安静,不断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如同一只大手揪着他的胸口,连忙将她翻了个身面对自己,苍白的面色红艳艳的唇还有些肿,雾气盈满眼眶看得他心里有点难受。


        

紧紧将她揽进怀里,脑袋搁在她的肩窝处吻了吻道:“我会对你负责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好,你别哭了,好不好?”


        

孙怡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眼里的厌恶十分明显,语气却软了下来和她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真的吗?那我要你帮我报复唐若依呢?”


        

孙怡茉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他纠结的面色,冷哼一声,便想推开他,张恒立马点头。


        

达到了目的的孙怡茉推开他,起身就要穿衣服。


        

医院内,下午三点左右,宋司琛看着紧闭的急救室,戾气压都压不住。


        

上前揪住一个中途出来的护士,威胁的话一连串冒出来吓得护士腿打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


        

而这所私人医院的院长也被惊动了,在看到坐在那冷着脸散发着阴霾之气的人心猛地一沉,他没想到居然是这人,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和他什么关系让他好奇。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连忙走上前去,在离他不远处停下:“宋总,您好。”


        

宋司琛没有回应反而是站起身,狠厉的目光吓了他一跳,下一秒人就被宋司琛压在墙上,被牵制住的脖子带来的痛楚让他有些慌乱,跟着院长一起过来的医生护士都惊呆了,现场一片混乱,却一点都没有打扰到宋司琛。


        

黑衣人排成一队拦住想过来解救院长的人,冷着脸的模样格外有威严感。


        

“我警告你,里面这人你们要是治不好我让你整个医院陪葬!”放狠话这种行为在以往的香港电影中很常见,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现场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氛。


        

院长心口一颤,腿都在颤抖,他不知道里面躺着的人那个人是什么情况但是能让这位宋老大这般的,伤的肯定很重,能不能救回来都是个问题,这.....这他这是倒了什么霉碰上这样的事情。


        

现下他也只能祈祷这场手术能尽快结束,许是上天听到了院长的祈祷,急救室的门从里面被人打开,在场的凡是听到宋司琛的威胁的人都松了口气。


        

医生对于面外的阵仗吓了一跳不过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揭下口罩,看着墙根压着自己顶头上司的男人道:“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你把手放开,还有你们都散开点。”


        

宋司琛可不管院长的欣慰,松开手眼睛直直盯着被推出来的人,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