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酒吧醉酒消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匹兹堡二月份的平均温度远远低于国内B市,大街上人潮涌动,每个人都是武装齐整,大衣、夹大衣、毛衣以及毛套装等保暖衣服。


        

但是宋司琛今天出门时脑子里一直想着唐若依,忘记了多加一件外套,此刻只是穿了一套休闲的黑色西装,高定版的款式质量上乘,但是也不避寒保暖。


        

此刻他正坐在餐桌上,神态间丝毫不显寒冷之意,冷硬的面部线条因室外的自然光线柔和了些许,只不过这看在安宁的眼里那就是倨傲的高高在上了。


        

气都气饱了,面前一桌美食吃都吃不下,敛唇,鼓了鼓腮帮子,怒目切齿,用着恨恨的语气质问道:“宋司琛,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有得到回答,片刻之后,安宁面容不敢置信,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的声音说:“宋司琛啊,几年不见你的眼光居然差到这种程度,你怎么会喜欢孙怡茉那个白莲花呢,你眼瞎是不是?”


        

“她是我妹妹,我和她之间不可能。”


        

宋司琛皱了眉,靠着靠背微微抬起眼皮看着她,眉宇间有一种抵触,似乎是对她误会小茉是自己的妻子很不满,也带上了一种厌恶的情绪。


        

安宁面色僵了一下,随后舒缓了一点紧皱的秀美,水润的大眼眨了两下:“真的?”


        

宋司琛最不喜欢的便是旧话重提,但是让她误会自己和小茉之间有什么心里又不舒服,只能确定的嗯了一声,随后就看到对面的安宁立即喜笑颜开,伸手在胸口拍了拍,虚惊一场的表情让他无奈至极。


        

他对于安爷爷家这个孙女是真的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走,当初采取的措施只是眼不见为净,冷处理模式,时间久了,她的热情确实是散了,只是后来随着两家接触越加频繁,安宁的行为也就越来越过火了,让他烦不胜烦。


        

吃完饭后,宋司琛起身就要离开,安宁眼尖手快的抓住他的手臂,起身绕过餐桌走到他的身边,娇嗔着声音:“司琛,我们去酒吧喝一杯吧,我看你现在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我陪你喝一杯怎么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司琛眼尾一扫,安宁立马抿着唇笑起来,嘴边两个小酒窝有些深,看起来就和那邻家小妹妹一样可亲,但是宋司琛却没有丝毫想法,只是单纯的被她缠的烦了,再加上自己确实心情不好,随即点了点头。


        

安农对这边很熟,是以她在前面打头阵,宋司琛手上拎了好几个购物袋跟在后面,长腿长手的姿态懒散的慢慢走着,而前面的安宁不时的转头看一眼,就像是深怕他会丢下自己那一堆东西跑路一样。


        

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只花了十几分钟车子就停在一家看起来并不是很张扬的酒吧门口,走进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好些个高脚凳以及高脚桌,这会儿的客人并不多,零星的散坐着几个客人,端着酒杯和身边的人说着话,颇有种清吧的错觉。


        

安宁径直往靠近窗户的位置,坐定后朝着宋司琛招招手,两人的外表都是那种招人的张扬,宋司琛的邪魅帅气,模特比例的身材,冷硬俊朗的面容在浅蓝色中带点橘色的灯光下,轮廓分明。


        

而安宁一声粟色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风衣,看起来青春靓丽,两人的身高也是很有最萌身高差的感觉,只是男人的表情太过于冷淡。


        

宋司琛将东西放在前台才走过去,服务员拿了单子,宋司琛看也不看直接叫了几种平时喝得哪几种酒,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随行和焦躁看得安宁心都软了。


        

对于这样的宋司琛她肯定是不能错过的,即使他有老婆又如何,只要不是孙怡茉那个贱女人那么自己还是能对付的,再说了刚才他怎么也不肯把那女人的照片拿出来,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他完全是在撒谎。


        

想通了这点之后的安宁,心里格外的畅快,眯眼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诡计多端。


        

小样,还想对我撒谎,哼!


        

酒上了之后,宋司琛就陷入了醉酒狂欢模式,一个劲的喝酒,一点都没有搭理对面正绞尽脑汁要搭话的安宁。


        

安宁气鼓鼓的冷哼一声,端起手边的玻璃酒杯一口闷,眼神犀利,就像是在凌迟他一般,哼,给老娘等着,等你喝醉了还怕你不合作?


        

打着如意算盘的安宁也不再打搅他,而是漫不经心的喝着酒,不时隔着屏幕发着信息。


        

不知过了多久,宋司琛的面前摆了一大堆的空瓶子,安宁一个响指,立马有服务员走过来收拾桌子,哪知两人都没有料到宋司琛会忽然动手。


        

宋司琛本来握着酒瓶的手迅速的转移到服务员的领结上安宁就这么看着面前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男人被另一个比他矮几公分的男人一只手给提了起来,只见他阴沉着一张脸,下颚轻抬:“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服务员也是一个硬汉子,但许是考虑到是自己的原因便没有动手,只是抓着他的手挣扎道:“抱歉,我不知道。”


        

安宁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见宋司琛那么嗜气的一面根本不敢上前,咽了咽口水,最后宋司琛将人摔下去,便坐会位置上,但是后面都没有人敢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安宁觉得他的情绪控制了一点之后,腆着脸皮问道:“你为什么来这里,是因为工作吗?”


        

温声细语,循循善诱。


        

宋司琛连眼睑抬都没抬的喝着酒,浑身的气势忽然就爆发出来了,安宁舔了舔唇,坐立难安。


        

这个时候,宋司琛开口了,因为喝了酒而变得喑哑的声音压低了些,带上一丝阴沉:“来抓我的女人回家。”


        

呃,什么?


        

安宁一脸懵逼,瞪大的一双眼都不舍得眨,僵硬的身子猛然抖动一下,眼前一片清明,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说什么?”


        

“来接我老婆回家!她跟别的男人跑了,抓回来看我不把她干得三天下不来床.......”


        

醉呼呼的巴拉了一大堆,安宁就记得一句:接他老婆回家。


        

咬着下唇,心情极为的不美丽,她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结婚了,那她坚持了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


        

然而,她忆起他之前说的话后,精神一震,也不对吧,至少她还是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