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醉酒的两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一时刻,一间公寓里,并不算小的阳台的地板上坐着一男一女,午后强有力的阳光穿破天际,给整个城市染上了一层暖橘色的光晕。


        

唐若依一手抓着玻璃杯往嘴里送,微黄的液体顺着她的下巴滑过白皙的脖颈,消失在领口处,而她对面不远处的陈南峰,目光微灼直直盯着她的动作,在她伸出红艳柔嫩小巧的舌头舔了舔唇角后,他的眼神猛然炙热了一截。


        

喝多了已经有了醉态的唐若依声音带着哭腔,用手用力的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声线嘶哑:“南峰,你说我一直喜欢你多好啊,我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陈南峰抓紧手里的玻璃杯,喉咙一紧,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呢,但是就因为清楚所以才会接受不了。


        

移开了眼,唐若依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依旧自说自话,哭泣的声音比平时说话声要柔软很多,就像一颗糖一般,又软又甜,但是这样的她却让他难以接受,只因她不是因为自己才这般牵动着心扉的。


        

“当初是交易,但是他都说喜欢我了,为什么不肯给我一点信任,哪怕一丁点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唐若依才说完像是泄愤的又喝了一口。


        

陈南峰将玻璃杯放在一边呃地板上,忽然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小依,你把心收回来给我好不好?”


        

唐若依扬起脑袋眼里就像是装着一片星辰,闪闪发光:“不要。”


        

陈南峰心口一滞,忽而就听到唐若依压低着声音说:“不要的,南峰,你值得更好的,我这辈子都不打算谈恋爱了,你别等我了好吗?”


        

这一刻的唐若依似乎又没有醉酒,说出的话和之前给他的回答一模一样,他宁愿她是彻底醉了,这样自己还有机会从她的口中得到一个期望已久的答案。


        

心中苦涩的滋味在蔓延,眼尾染上了殷红,怒气腾腾说着:“一个能打掉你们之间的孩子的男人你还期望他能爱你吗?”


        

“滚!”唐若依在陈南峰话落之际手中的玻璃杯摔向一边的墙面风,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同一时刻透明的玻璃杯支离破碎,白色的玻璃碎片夹杂着棕黄色的液体在空中四溅,几秒之后回归平静。


        

唐若依强忍已久的眼泪在这一刻倾泻而出,撕心裂肺的吼着:“滚,你给我滚!”


        

边说边推据着他赶出了公寓,门关上的那一刻,唐若依整个人都颓丧不堪,背靠着棕色的房门滑了下去,双手抱膝,将脸埋进膝盖中。


        

呜咽声不断传出,比那小猫还要娇柔的声音一颤一颤的,哭的肝肠寸断,不能自已,渐渐地,酒意上头,视线慢慢变得模糊起来,身子也滑向了一边昏睡过去。


        

这一边宋司琛和唐若依的情况差不了太多,同样是醉酒,只是宋司琛还有一点清醒的意识。


        

时间接近下午五点钟的样子,酒吧里面渐渐热闹了起来,只不过还是窗户一侧的一对男女惹眼一点,只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


        

安宁第五十次叹息,挺直的脊背已经有些略微的弯曲,面露倦色,她真的撑不住了,眼睛透露出来的无奈溢出眼眶了。


        

宋司琛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明明面色已经很红了,但是他依旧精神奕奕的用一双凌厉的双眼扫视着周围的人,刚才因为几个来酒吧喝酒的本地人想坐那个位置最后都是被他给打出去的,这一刻他的样子摆明了是想动动手松松筋骨的样子,导致周围的人还真不敢靠近。


        

毕竟教训太深刻,没有勇气上前讨打了。


        

安宁看了眼时间,面色有些焦急,忍不住的上前走过去在他不远处停下,扬起声音道:“哎,宋司琛你走不走?”


        

语气极为不耐,本来还想着趁他醉酒好好刷一波自己的存在感,哪知道这个男人酒后居然这么暴力,让人不敢靠近,这也是安宁第一次看到他不同于以前的形象,只是她有些害怕,这样的宋司琛该不会家暴吧?


        

宋司琛可不知道她的想法,听到声音抬起眼睑,顿时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扑面而来,安宁面色有些黑,脚都不敢抬,最后还是宋司琛醉醺醺的步态不稳的朝着门口走去。


        

安宁就站在他身后跟着他,心里倒是对他还能走有点惊讶,到了酒店,安宁把人放在床上之后,看着床上那称得上是安静的男人心中微动。


        

双腿跪在床上,一手撑在他的耳侧,另一只手抹上他的侧脸,俊美的外表,硬朗的轮廓以及那嫣红略显单薄的双唇像是一块奶酪吸引着她。


        

宋司琛醉酒迷糊不清的情况下嘴里不断的唤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这不由得让安宁止了动作,下一秒,面前的人忽然睁开眼吓了她一跳,随后自己就被一股力道推开倒在了床上。


        

在心里暗骂一句,撑起身子余光瞥到床上本该躺着的人此刻却是坐立的姿势,心猛然跳了一下,该不会清醒了吧?


        

转头看向他,撞上那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明明那么美好可她却是感觉后背一阵凉,连忙下了床,结结巴巴解释:“我只是看你脸那么红,以为你发烧,但是现在确定不是了,我先走了,先走了,呵呵,拜拜....”


        

安宁被刚才他那一个眼神吓得连待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拿起一边的包包和购物袋下了楼。


        

第二天接近中午时段,宋司琛醒来脑袋有些昏沉,一开始还以为是醉酒后引发的症状,但是直到一些明确大的症状出现之后,才确定是发烧了,只不过这对于宋司琛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随后又睡了过去。


        

等到安宁过来看到的就是他躺在床上的样子,心里有些想法在这一刻有了实现的机会,立马打电话叫了家里的医生过来拿了药。


        

将医生送出去之后,安宁端了热水坐在床沿上,想喂他吃药哪知宋司琛根本不买账,极度抵触,安宁最后也是没办法了,药都被打散了一地,根本就没有近身的机会,只能暗恨他这么警惕,无奈的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