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陈南峰的小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等待的过程中,医生也没有离开而是走到外间等待着,而门外的保镖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


        

孙怡茉屏住呼吸,她这几天都被张恒囚禁在他的家里,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手机和网络,是以她没办法给琛哥通风报信,今天好不容易趁着张恒放松警惕才借到手机,要是这一次还不行的话,她真的是没办法了。


        

“喂,您好,我是远诚公司创意部总经理夏杜鹃。”夏杜鹃接通电话。


        

孙怡茉听到她的声音忽然松了口气,连忙开口:“我是孙怡茉,宋司琛的妹妹。”


        

“哦,是你啊,干嘛,堂堂宋家二小姐居然还会屈尊亲自给我打电话,这还真是个奇迹啊!”夏杜鹃翻了一个白眼,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最后还是想到小依受到的那些苦,气不过出声讽刺。


        

然而孙怡茉根本就没有计较她的态度而是道:“我现在被囚禁了,没办法联系其他人,你帮我告诉琛哥,他的助理张恒正在侵吞公司的财产,公司现在正在走上末路。”


        

“呵,你有病是不是?”夏杜鹃听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她在耍自己,讽刺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恨恨的抬起头就看到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男人,皱起了眉头,不满道:“您有什么事吗?”


        

男人面容俊俏,长得虽然有些精致,只不过那浑身的气势有些骇人,他摇了摇头,走进去,在她对面坐下:“没事就不能来看你?”


        

“您随意?”夏杜鹃呵呵了几句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怎么也没想到薄言居然回来这里,有些受宠若惊。


        

等到打发掉薄言,夏杜鹃的心思又重新回到了刚才孙怡茉说的事情上,听她的语气倒是不像是撒谎,眼神微深,拿起靠背上的衣服起身便走了出去。


        

等得到自己要查的结果,夏杜鹃告别了自己曾经的同事转身出了宋氏集团的大门,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心里的感慨颇有些深厚。


        

她可还真没想到宋司琛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才多久没有回来,内忧外患足以搞垮他的公司了,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反应,直到现在都不见踪影,蓦地,她猛然想起来,小依也是在国外的吧。


        

他该不会是去找小依的吧?夏杜鹃心有些砰砰跳,小依跑去国外有很大的部分都是为了躲宋司琛的,要是被他找到了,那么小依该怎么办?


        

夏杜鹃连忙拿出手机给唐若依打电话,哪知根本就打不通。


        

而被夏杜鹃记挂的唐若依此刻正醉呼呼的喝着酒,嘴里不停的喃喃低语,话里话外都是关于宋司琛。


        

此刻她正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摆了好几瓶啤酒罐子,有些甚至滚到地板上,流出的黄色液体发散在空气中,啤酒的味道四溢。


        

陈南峰回来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眼神蓦地就冷下来,怒气冲冲的走到她的身边,将手上的东西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唐若依,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现在很生气,就为了宋司琛这是第几次醉酒了,她还真以为喝醉了就能解决事情了吗?


        

醉酒消愁的后果从来都是头疼难受而已,没有得到回应的陈南峰气的胸口直起伏,他将唐若依抱起来走到她的卧室,就在他的目光在她的胸口处流连时,唐若依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压住自己的邪念,走到单人沙发上拿起手机:“喂,什么事?”


        

这边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的夏杜鹃才歇了口气哪知道居然就听到陈南峰的声音,他们是在一起吗?


        

夏杜鹃心口染上苦涩,只是没多久便自我调节好了:“刚才孙怡茉给我打了电话......你等小依醒了之后帮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陈南峰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夏杜鹃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咬着唇走下楼梯。


        

这一边的陈南峰看着正醉的糊涂的唐若依,眼神颇有些冷意,刚才的欲望也被夏杜鹃这一通电话打散了。


        

浑身的气势颇有些阴郁,他坐在她的床沿,伸手在她的脸颊抚了抚,指腹那柔软带着热度的触感窜进他的心底,这个女人最后还是他的,即使宋司琛再怎么嚣张有什么用,最后还是被他们整的破产。


        

嘴角挂起极度愉悦的笑容,起身便走了出去。


        

而夏杜鹃还不知道陈南峰的小心思,上了车也没打算再回到公司,刚好有时间便给薄言一个电话,请他吃饭,也不用再拖到以后了。


        

“薄言哥,你现在没事吧?”夏杜鹃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薄言那边没有丝毫犹豫的道,目光在周围蠢蠢欲动的兄弟身上扫了一眼,随后所有人便歇了心思,只是在他挂断电话后才出声调侃。


        

“呦,什么叫没事,我们这些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还比不上一个女人吗?”比薄言小两岁的男人也就是s市龙悦地产的继承人徐罗,和薄言是同学,后面关系越来越好,最后和薄言的朋友也成了朋友,玩在了一起。


        

薄言也不解释,直接拿了身边的衣服道:“我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今天的账记我头上。”


        

等到薄言走了出去之后,徐罗才唏嘘一声,对着身边的纪目道:“哎,你说他这种半年都不一定能回来的人能追到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吗?”


        

纪目倒是没有装逼,而是认真的想了一下,才道:“悬!”


        

徐罗挑挑眉,表情有些肃穆的道:“我也这么觉得,而且就他这种正经的性子我看那个女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呢。”纪目倒是没有反驳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感情这件事要的还是自己想通:“行了,我们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而被两人讨论的薄言刚好赶到夏杜鹃订的饭店包厢,他进门的那一刻,夏杜鹃惊了一下,立马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薄言哥,你好。”


        

薄言有些不满她对自己的态度,他又不是她的上司,有必要这么规束吗,然而他可不知道自己这一皱眉可把夏杜鹃给吓了,还以为是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