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被逼婚的宋司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上门,宋司琛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走到办公桌旁,拿起靠背上的外套走了出去,办公室的侧面就是秘书室,此刻大秘书走出来看到总裁一副要出去的样子,连忙道:“总裁,这是恒源集团的的刚整理过来的合同,需要您签字。”


        

宋司琛抬手示意她放进办公室,扬了扬下巴,抬脚往电梯走去。


        

下了楼刚好碰见停好车正要下车的周景郷,有些意外的走过去:“你来这有事?”


        

周景郷走下来,关门,顺势靠在车门上,慵懒的双手环胸,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吹了一声口哨:“想不到你还挺悠闲的嘛。”


        

“别在这说风凉话,我记得你刚结束了一个案子,来我这锻炼锻炼。”


        

“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周景郷气笑上前锤了他一拳头,随之两人相视而笑。


        

宋司琛捂着胸口揉了揉:“你要是没事的话,正好和我去一趟警察局。”


        

周景郷点头,转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宋司琛绕到另一边坐上去,车子一路疾驰,二十分钟之后便到了目的地。


        

“周检察官,您怎么来了?”一个外出检测的小组的组长正好下车,看到一边的周景郷,有些惊喜的问道。


        

“来找你们向队看个人。”周景郷关上车门走过去,淡淡的道。


        

“那正好,我也是要去找向队的,我带路。”组长手里拎着一个银色的大箱子,走在最前面。


        

穿过几条延长的走廊,组长叫住一边穿着白大褂正低头看着样品分析的女人:“哎,美丽,向队在哪?”


        

“再叫一句我剁了你......在我办公室。”


        

女人阴狠的说了句掉头就走,看都没看他身后的两大帅哥,宋司琛倒是没什么感觉,抬脚跟上组长的步伐,走了几步发现不对劲,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发小,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走了。”


        

“你自己去吧,我有事。”周景郷说完便转身朝着楼梯走去,宋司琛没多想,直接转身朝着原来的方向走去。


        

审讯室内,宋司琛坐在椅子上,门开后,张恒被人推了进来,晃晃悠悠的坐在宋司琛的对面,面色阴郁。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着野心。”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张恒抬起头,瘦弱的脸型称得那双黑眸格外的渗人,明明以前还是个英俊的男人,此刻完全瘦脱了形。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绑架小茉?”宋司琛不再纠缠着这件事情不放,对于这种执迷不悟的人问多了只能是气自己。


        

“我没有绑架她!”张恒忽的激动的站起身吼道。


        

他怎么舍得绑架她呢,虽然当初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只是觉得她就像个菟丝花一样紧紧依附着宋司琛,矫情又做作,然而等到那一晚之后,他才真正的去了解她,发现她并不是那样的人。


        

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因为命运的不公才会变成这样。


        

宋司琛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摇晃着脑袋,嘴里不时呢喃着“小茉”一词,宋司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并不言语。


        

今天机场的时候,问小茉最近出了什么事,她直接否认的行为已经让他产生了疑虑,而现在张恒听到小茉的名字也是如此,不得不让他多想。


        

“你和小茉什么关系?”


        

“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做的这些事情她也掺和进来了吧?她可是你妹妹。”


        

张恒极力否认,说道最后,提高了几个分贝,情绪有些激动。


        

宋司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双眸里闪过一抹精光,站直身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只是问你和小茉的关系而已。”


        

“我说没关系,你耳聋吗?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你要是怀疑也别让她知道,伤了她的心。”张恒将所有的事情一力承担,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慢慢的变小,微弱的声音显得有些牵强。


        

张恒低着脑袋,眼眶红通通的,这样最好,反正小茉对自己也恨之入骨了,不过能得到她也算不错了。


        

宋司琛看着他面部多变的表情,面色沉静,转身就要走。


        

“宋司琛!”张恒忽然叫道,他的身子顿了一秒,随后转身,淡漠的表情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张恒面色扭曲,却硬是挤出一抹笑意,很是诡异,他站起身,接着道了句:“你好好对她,她是个好女孩。”


        

等到张恒被人带出去之后,宋司琛还站在原地,冷静的面色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向队打开门,敲了敲门示意:“宋总,人已经走了,我请您吃饭如何?”


        

“不用了,下次吧,我请你。”


        

宋司琛客气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打了个电话询问周景郷在哪,拿了钥匙便走了。


        

第二天,宋司琛处理好公司的烂摊子,随即开车去了目的地。


        

走进门就看到坐在U型沙发上的安叔,他的身边正是昨晚被接走的安宁,“司琛,你来了。”


        

宋司琛点头示意,走到安武的面前,点点头:“安叔。”


        

“坐吧,我们也好久没见了。”


        

安武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缀了一口,轻声道。


        

“你现在都快赶上你爸了,后生可畏啊!”


        

“安叔过誉了。”宋司琛淡淡谦虚道。


        

“司琛,你跟我爸还谦虚什么,爸,司琛现在是真厉害,我哥现在还是吊儿郎当一个呢,哪能和他比啊!”安宁边夸还不忘损自家老哥一句。


        

安父无奈的抵了抵她的额头,好笑的指责:“你就不能安分点,要是被你哥知道,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一点都不省心。”虽是这样说,只是话语里没有一点指责的意味,反而是溺爱居多。


        

宋司琛当做没看到,只是浅笑着。


        

“我也不和你多拐弯子,我这宝贝女儿啊,从生下来就一直备受宠爱,没吃过什么苦,当初她嚷嚷着要嫁给你,我只当她还小给糊弄过去了,现在她已经长大了,还是喜欢你,我这个当爸的,也只能满足她的愿望了。”


        

宋司琛面色不改,只是心下有了猜测。


        

“你娶了我家的安宁,我们也就是一家人了,什么事都好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安父在安宁瞪大的眼睛下说出这句话,安宁反射性的看向宋司琛,不料什么都看不出来,他镇静的就像她爸说的话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