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气急败坏的孙怡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一大片天空,远处入眼皆是橘红色,令人身心愉悦。


        

然而这一刻的唐若依却没有精力欣赏这一美景,她跌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呆滞,他就这么走了?


        

咬住下唇,面露苦笑,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吗,现在在这悲伤算什么?


        

唐若依强装镇定,手掌拍了拍椅子的柄手,起身看着陈南峰道:“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厨房做饭。”


        

“你没事吧?”陈南峰面色有些阴郁的看着她,抓住她的手臂,迫使她停下来。


        

“我没事,只是一开始听到有些惊讶而已,没事。”唐若依扯了扯嘴角,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宋司琛有什么好,我对你的好还比不上他吗?你看看我行不行?”陈南峰终于忍不住发飙了,从见到他们的第一眼心里就憋了火。


        

从一间屋子里出来,还牵着手,明明该恨的却一副冰释前嫌的模样,这让他如何不恼火,说不定那两晚上两人是怎么过的呢。


        

一想到,陈南峰的心里就静不下来,急于寻找一个出口发泄,现在唐若依这勉强自己的笑容直接戳破了那一层薄薄的纸。


        

“对不起,我.....”


        

“别跟我说对不起,若是发好人卡我不需要,我只要你明白吗,我只要你。”陈南峰的语气有些急促,似是这样唐若依就能答应他一般。


        

唐若依秀美轻蹙,后退几步,有些不适应面对这样暴脾气的陈南峰,况且他要的她给不起,也不想给。


        

她这一生不想再付出第二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了,不想也是不敢,既然可以一个人过,又何必勉强自己委曲求全呢。


        

“你先好好冷静一下。”唐若依看着有些懊悔的陈南峰,安抚的说道,随即转身进了厨房。


        

陈南峰抓了抓头发,目光有些阴狠。


        

等到唐若依做好饭之后,端着菜出去陈南峰便迎了上来,一起帮忙。


        

吃完饭,陈南峰走到厨房看着正在洗碗的唐若依道:“小依,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吧,去周遭逛一下,说不定就不会再想这些糟心的事了。”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唐若依拒绝道,将碗放回柜子里,解开围裙挂在门后面,接下去道:“店里离不开人,而且我也不想出去。”


        

国内的同一时刻,寂静的室内,三个人都没有出声,而安宁的心也在时间的一点一滴的流逝中失了方寸,偷偷瞄了一眼宋司琛渐渐淡去笑容的嘴角,安宁嘴角急的冒泡,扯了扯她爸的衣服下摆。


        

“爸?”安宁想劝她爸就此算了,逼急了让司琛讨厌自己咋办,不由得面露急切。


        

“行了行了,我只是让他给我个答案而已,又不吃了他,你急什么?这还没嫁出去心就不在我这了,以后还得了?”安父半开玩笑道,表情和蔼的拍了怕她的脑袋。


        

安宁笑的躲开,鼓着腮帮子不满道:“您就知道欺负我。”


        

这一边的宋司琛可没有他们那么轻松,安家家大业大,和宋家并齐,只不过安家是以黑道发家的,骨子里还是有些野蛮在性格里的。


        

“抱歉,安叔,我不能答应。”宋司琛并没有考虑,而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一时没有急着回答,才让他们有了这么多戏。


        

安父的表情倒是不见任何的不满,只是释放的威压在不断加大罢了,宋司琛就当什么都没发现,嘴角噙着笑。


        

“哦?难道我这宝贝女儿还配不上你?”安庆的嘴角勾起笑容,然而目光却不见丝毫笑意,反而泛着一抹冰冷。


        

“安叔你就别开玩笑了,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我心里有人了,只不过她现在正和我闹变扭不肯跟我回来而已。”


        

安宁听到这句话,心都凉了一半,司琛不仅拒绝了自己,还把那个女人说出来了,一时接受不了,抓着衣服下摆,死死揪住。


        

“爸,司琛喜欢的那个女人我见过,很不错,你就别说了。”安宁抱着安父的胳膊摇晃撒娇为宋司琛开脱,缓和气氛。


        

“行了,行了,别摇了,晃得我脑壳疼,”安父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接着道:“就你这么不文静,人家看不上你也实属正常。”


        

“爸,你说什么呢,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小心我跟妈告状。”安宁噘着嘴故作不满的说道。


        

气氛就被安宁这么一搅和,不复之前那般僵持。


        

“好了,言归正传。”安父淡淡的说了句,将话题转回来:“既然你不同意,安宁也没闹腾,我就不说什么,只是我那边有些动荡,让她先在你公司里待一阵子,你让人教教她,学一些东西。”


        

宋司琛对这倒是没什么意见,点头:“是东利那股势力吗?”


        

安父点头,安宁听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行了,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你就回去吧,你那边也是一堆烂摊子。”宋司琛点头,起身就要走。


        

“司琛,我跟你一起去。”


        

“回来,你去干什么?”安父语气有些重。


        

“我提前去看看工作环境不行吗,反正时间还早嘛。”安宁转身不满的回了一句,随后加快步子跑到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宋司琛身边,一同走了。


        

傍晚,孙怡茉拎着保温盒来到公司,前台见着是曾经出现过在总裁身边的女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之后又在她看过来之前低下了头。


        

上到顶楼,一个男人迎面走了过来:“您好,请问您找谁?”


        

“我你都敢拦,站一边去。”孙怡茉不满道,听到动静的大秘书走出来看到孙怡茉,不由得加快了走来的步子:“抱歉,孙小姐,赵助理刚来,还不认识您,您先进去吧,总裁就在里面。”


        

孙怡茉懒得回答,直接绕过他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她的目光落在一个地方,面露不满。


        

“安小姐怎么在这,这里是公司,安小姐怎么还这么搞不清楚状况呢?”她的话不像是担忧,倒更像是挑衅。


        

“我为什么不能来,你不也一样吗?”安宁好笑的看着她在那演独角戏。


        

孙怡茉气急,可也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移开视线不去看她,将保温盒放在办公桌上:“琛哥,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了些吃的,你尝尝。”


        

宋司琛听到这才抬起头,点点头嗯了一声:“你们出去吧。”


        

等到两人出去之后,孙怡茉才冷冷的看着她道:“你以为公司是什么地方,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影响不好。”


        

“呵,我来不来公司管你什么事,难道司琛没有和你说过我已经是这里的员工了吗?”


        

安宁颇有些得意的道,随后就留下气急败坏的孙怡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