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安宁的反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给我站住!”孙怡茉抬脚追了上去,抓住她的手臂往后一扯,安宁不得不被迫停下来。


        

安宁踉跄之下转身,嘴角的笑意敛去,板着脸怒声骂道:“孙怡茉你这个疯婆子,赶紧放开。”


        

孙怡茉哼哼的甩开她的手,视线瞄到周围的动静,这才注意到周围不断投射过来的视线,顿时面色一凛,对着一边抱着文件的几个小秘书冷冷的怒斥:“看什么看,不用工作是吗?”


        

被训斥的人没有一个犯嘴,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她们能惹的,周围的人立马做鸟兽散。


        

安宁看着这一幕,冷嗤一声,很不屑,虚张声势永远都是弱者惯用的伎俩。


        

孙怡茉被她下了面子,大怒,然似是想到什么,复而冷冷的笑:“找个地方咱们聊聊?”


        

安宁拿出湿巾擦了擦刚孙怡茉接触过的地方,随后将其扔进一边的垃圾篓里,抬起头,自信的笑着:“好啊!”


        

周围的空气温度开始升温,两个人谁都不让谁。


        

幽静清雅的咖啡厅内,店内正放着舒缓温柔的钢琴曲,令人烦躁的心有了片刻的安宁。


        

两人相对而坐,气氛倒是没有了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


        

安宁用汤匙搅拌着咖啡,淡淡的道:“说吧,聊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孙怡茉将手中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在棕色的圆木桌上,她极力控制住自己暴躁的情绪:“我要你离开琛哥!”


        

安宁眨眨眼,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孙怡茉,她是真的没想到孙怡茉这个女人是越活越回去了。


        

安宁的心里百转千回,冷笑一声开口:“你算什么东西,居然管起我的事来了。”


        

孙怡茉气的脸色铁青,双手握成拳。


        

“你这种人,永远也上不了台面,只能隐在暗处当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等到以后司琛觉得不需要再养你的时候,那就是你嫁人的时候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宋家少奶奶了,大白天的,别做梦了,让人笑话!”


        

安宁可不管自己这话有多伤人,笑的一脸美艳的摁下红钮键,不一会儿就有服务员走过来:“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给我再来一杯摩卡,谢谢!”温和的语气如沐春风,加上人也长得甜美,服务员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安宁对于服务员的目光视而不见,转头就听到孙怡茉低骂了一句,还没反应过来,孙怡茉已一巴掌掴在她脸上,她一时没拿稳,手中的咖啡泼了孙怡茉一身。


        

这下子孙怡茉更气了,反手又是一巴掌,然而这一次安宁有所防备,避开了,脸上火辣辣的疼,她蹙眉凝着孙怡茉:“难怪司琛不愿让你承认你的身份,就你这种素质和教养,丢宋家的脸面。”


        

安宁很想回她一巴掌,她自幼娇生惯养,谁打过她?且还是打在脸上,这种屈辱安宁从未受过。然而,她深知自己动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只要出现在司琛的面前他肯定会让人去查,那么这对她有利而无害,这么想着,安宁倒是要谢谢她这一巴掌了。


        

这边的动静不小,尤其是孙怡茉两下掌掴安宁的那一幕被在场的人看在眼里,纷纷对其投以鄙视的目光。


        

孙怡茉没注意到四周的视线,双眼中泛着冰冷的凉意直视着安宁的脸气急败坏道:“你给我闭嘴!”


        

“我又凭什么听你的,孙怡茉,你觉得你能和我比吗?宋爷爷也就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才收养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小公主啊?”


        

安宁说完,将身子前倾,双肘撑在桌面上,眼神微冷,孙怡茉这个女人的指甲很长,这一巴掌下来,指甲刮过她的脸,起了一条红痕,看起来引人注目。


        

孙怡茉怒气腾腾,猛地起身,凳子擦过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她冷冷的哼了一声:“你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家世施压逼迫琛哥吗,不然你以为琛哥会让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进公司?”


        

安宁这段话简直是戳中了孙怡茉的自尊和自信,在她看来自己就是宋爷爷为琛哥选的童养媳,然而,今天被安宁这么一说,她的心不知怎么的就有了动摇,随之而来的便是恐慌。


        

安宁挑眉,笑容甜美中又带了三分讥讽:“至少司琛愿意不是吗?而且....”


        

她停顿两秒,兴趣盎然的看着孙怡茉变脸的模样,心情好极了,笑了两声,接着说下去:“这是你永远都无法体验的不是吗,至少我还能学,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面对困难,但是你就不行了。”


        

“你.....我为什么不行,难道你觉得你能比得过我?我在琛哥的心里才是最重要的。”孙怡茉恨恨的道,极力为自己辩解。


        

“呵。”安宁笑的一脸讥讽,端起服务员端来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哦,这可跟我看到的情况不一样啊,那个唐若依才是司琛心里的白月光吧。”


        

安宁这话很直白,也有点酸,只是为了打击她还是这么说出来,而且看到她扭曲的脸她就有一种很舒畅的快感,可能是以前被她算计的太狠了。


        

孙怡茉气急,然而她似乎是想到什么,面色忽然沉静,这一变化让安宁有些疑惑,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行了,如果你是说这件事情的话,那我们就说到这吧,我也该走了,才第一天上班,司琛没看到我会不高兴的。”


        

说完安宁站起身就想走,孙怡茉立即喊道:“安宁我警告你,给我离琛哥远一点,他不是你能肖想的。”


        

安宁走向大门口的身影顿了顿,随即转身,黝黑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她,她忽然笑了,笑她的不自量力:“你拿什么身份警告我?司琛的妹妹还是卧底女儿的身份?”


        

安宁走到她的面前,身上的气势忽然发生了变化,盛气凌人,嚣张的目光直直射在她身上:“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警告我,况且,就你这个病秧子能活几年,司琛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我劝你最好在司琛还愿意养你的时候,安分点,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就是你自己了。”


        

“你个贱蹄子,勾引别人的男人是不是很爽,还一副自己很深明大义的模样,恶不恶心。”


        

这句话声音不低,咖啡店里的顾客已经很不满了,现在又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对这两人重新审视一番。


        

“你才贱蹄子,说话这么毒,早晚有一天宋司琛会看清你的真面目。”安宁气恼,伸手就想打下去,就在这时,手被人擒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