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孙怡茉清醒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玛修看着她的背影很不甘,立马追上去拦住她。


        

“这么急着干什么呢?我也是有事想和你说,不然你以为我干嘛和你吃饭?”玛修眼里有些抵触,不过毕竟是演员,看起来很是无畜的模样,和前几天针锋相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你有什么事?”唐若依停下步子看着她笑意吟吟的样子,有些不喜,她这个样子让自己想到孙怡茉那个女人,然而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个女人刚才还和自己道过谦了,所以她也不会不给人家面子。


        

玛修也不再兜圈子,直言道:“你知道你原来指定的经纪人为什么不接手你的原因吗?”


        

唐若依蹙了蹙眉,她倒是不知道她居然有指定的经纪人,不过既然她不肯接手那肯定是有她自己的缘故,唐若依并不勉强。


        

“这件事情公司会处理,我想再多都没用,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唐若依想走了,意思很明确,然而玛修还没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哎,我是想说之前的事情是我的过错,我已经道歉了,但是歉意还不够,你不是缺经纪人吗,我的经纪人才只带我一个,所以你可以来我经纪人名下,他人很好说话的,只要你安分不闹事,日后肯定会大红大紫的。”


        

唐若依面露疑惑,其实再来公司之前她确实是期待过自己的经纪人,毕竟是日后一起共事的,然而在刚才看到总裁面露不虞之色也知道因为她这件事情有些人在背后做了很多努力,所以她也不想为难他们。


        

玛修看出她所想,立马劝道:“你也知道前段时间裁员的事情,所以公司现在好的经纪人真的不多,其他的经纪人手下都是三四个艺人根本照顾不过来,也就只有我的经纪人是空闲的。”


        

唐若依有些犹豫,玛修再接再厉:“我看你也是不想麻烦总裁,为难若曦,我这里永远为难敞开,那我就先走了。”


        

唐若依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会给自己示好,随后叫住她道:“我答应你,谢谢了!”


        

国内,安宁抱着宋司琛的手臂目光停留在一排排纯白的婚纱上,笑的一脸幸福:“司琛,这些都好好看啊,我都换上你给我点意见好不好?”


        

安宁抬头看着宋司琛,眼里饱含期待,宋司琛皱眉看着一排排的婚纱,很是不耐:“不用了,这边的都不怎么好看,你直接在这边选吧。”


        

安宁看过去眨眼,确实,觉得司琛说的对的安宁立马点头,随即让店员拿着婚纱跟着自己走进试衣间。


        

在安宁进去之后,宋司琛便走到落地窗前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发小打了一个电话:“景郷,你帮我去医院看看小茉吧,我现在抽不出空闲的时间来。”


        

周景郷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擒着手机,蹙眉:“你和那个安宁在一起?”


        

“嗯。”宋司琛单个词都能听出不耐,周景郷叹了口气:“安家一群狼总有一天会落马的,我劝你最后还是把公司看严一点,安武那个人绝对不会因为他的女儿就帮助你,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松懈。”


        

“嗯,知道了。”宋司琛应了一声随即挂断电话,婚纱店的店员就看着那位B市最有地位的钻石王老五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神情不耐,丝毫没有试婚纱的喜悦。


        

安宁换好婚纱走出来,四处见不到人立马拉住一个店员问道:“我老公呢?”


        

“先生在那边的沙发上。”店员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安宁提着婚纱下摆朝着宋司琛的方向走去,见他这个时候还在工作不由得怒气腾腾:“司琛,你对我们的婚事就这么不上心吗?”


        

安宁一脸委屈,宋司琛放下手机站起身道:“不是,有些文件急需用,你很漂亮!”


        

安宁本来还很生气,不过在听到宋司琛对她的这句赞美之后,笑逐颜开,转了一个圈:“好看吧,但是我觉得里面有一件露肩的也很好看。”


        

“嗯,去试试吧。”宋司琛没有异议,随后就走到试衣间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安宁刚想走就听到宋司琛的电话响了,顿时停下脚步不走了,直勾勾的看着宋司琛,不动神色的在他的身边坐下。


        

宋司琛察觉到她的动作没有理会,满心满眼就是刚刚听到的话,立马变脸,站起身就要走。


        

“哎,司琛你要去哪?”安宁看着他的背影,没有丝毫犹豫,在他开车离开之后,安宁气的大叫一声,发泄心中的郁气。


        

司琛居然就这么把她扔下了,安宁此刻的心里极为的委屈,立马给老爸打电话寻求安慰。


        

这一边宋司琛一路飙车闯了好些个红灯才来到医院,刚上楼就看到周景郷站在病房门口对着门外的报表说话,他立马赶过去语气有些急切:“她怎么会忽然病危?”


        

孙怡茉自从做过手术之后就一直没醒,医生给的答案是还没到时间,但是现在居然忽然病情严重,宋司琛面色黑沉的推开病房门,哪知道却会看都一个睁着眼睛的小茉。


        

“小茉?”宋司琛皱着眉头,转头看向周景郷:“怎么回事?”


        

周景郷耸了耸肩,指着她道:“她让我这么说的。”一句话把矛头推得一干二净。


        

孙怡茉眨眨眼,眼眶蓄着泪水:“琛哥,你要娶安宁吗?”


        

宋司琛没有多想,也只以为她是刚醒来还不适应,点点头:“嗯,这件事情你不用管,好好修养。”


        

“我不,”孙怡茉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很是生气:“我不许你娶她,安宁她不是个好人,她以前就一直针对我骂我,说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别娶她好不好?”


        

孙怡茉忽然软著声音道,很是楚楚可怜,站在一边的周景郷看不过眼,转身走了出去,对于自家发小的感情他一向是不掺和的。


        

“小茉,乖,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去给你叫医生。”


        

“我不要,我不要你走,琛哥,我真的没骗你,你还记得当初你十五岁养的那只黑猫吗,后来它不是找不到了,我看到就是安宁给砸死的,我不敢说出来.....”孙怡茉啜泣,神经有些失常,宋司琛眼神微暗,安慰道:“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你好好休息。”


        

等到宋司琛走出去之后,孙怡茉脸上的楚楚可怜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眼里迸发出一抹阴狠之色,她倒是没想到自己就是昏迷了半个月,就被安宁那个贱女人钻了空子,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