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杜莫生赶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依浑身痛的难受,根本阻挡不了他的踹击,她无助的躺在地上,忽然头皮传来一阵痛,古斯扯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另一只手拿着酒瓶就开始灌,她拼了命的挣扎,呼吸都已经喘不上,耳边传来一阵起哄欢呼和尖叫声,唐若依受不住留下生理盐水。


        

“咳咳咳,你放开.....你个王八蛋!”唐若依被他狠狠的踩在脚下,他忽而底下头,面色极为扭曲的笑了,抬起头吹了一声口哨:“哎,听,她居然骂我,还是中文,这是脑子混乱了?这种程度可不行,来来,继续!”


        

古斯就像是一个地狱的恶魔,唐若依挣扎不开,一身修身的浅棕色的长裙皱成一团,脖颈处满是酒味,唐若依感觉喉咙和小腹胸口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她神情开始涣散,不,她不能就这么任他欺负。


        

“呦,还有力气爬起来,不错啊,看你这面色酡红的模样,我还真起反应了,真是个尤物,我今天不亏啊!”唐若依不理身后人的可恶的叫唤,艰难的站起身就想走,哪知道前面却被一伙人挡住了去路:“小美女要去哪呢?我们还没看够呢。”


        

唐若依被迫往后退了退,然后手臂被人一扯转了个身,她立马一脚踹过去:“你最好杀了我,不然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个新人能得到那么好的资源?”


        

古斯一脸不以为意的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晃了晃,张狂的笑了笑,面色扭曲:“那又怎么样,我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久,有谁能动我?”


        

唐若依眼瞳一缩下唇已经被咬破了渗出了血迹,趁着他说话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查看着周围的环境,企图找到逃跑的机会,然而,没一会古斯摆了摆手,随后就有一个男人端了一杯鲜红的液体走到他身边,古斯接过之后就朝着自己走来。


        

她直觉那不是个好东西,立马恶狠狠的警告,抄着地上的酒瓶砸向他的脑袋,啪的一声如同一颗炸弹在原地引爆,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立马传出尖叫声,唐若依有些后怕可也知道自己不能后退,直直的面对他阴狠的目光。


        

然而,古斯不怒反笑,空着的一只手用食指擦了擦眼角上方的液体,放在嘴里吸允几秒后露出享受的表情,唐若依没有那一刻有现在这么害怕,面前这个人的精神很明显已经不正常了,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吸过毒的,她浑身打抖,不知所措。


        

古斯牵制住她给她将一杯红色的液体全都灌进唐若依的嘴里,猛地推开他重重的咳嗽几声,她现在犹如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溺水之人,古斯看着她的狼狈样,冷笑一声,高声吩咐一句:“把她给我送到我的房里。”


        

随后就有两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禁锢着唐若依的手臂,将她拖着走,唐若依想挣扎可是她的身体很奇怪,使不上劲,而且小腹有一种特别特别热的烧灼感,陌生感让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端的恐惧当中。


        

这一边杜莫生通过手下人传来的消息立马赶到酒吧,这一路上闯过的红灯不计其数,赶到酒吧之后,对着身后的手下道:“一个一个给我搜!”


        

杜莫生走进去直接找到酒吧老板,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浑身散发着嗜人的气息,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古斯人呢?”


        

酒吧老板立马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杜莫生一个拳头挥过去,拳头砸进肉里的声音让人忍不住疼起来。


        

“把监控给我调出来!”杜莫生从腰间掏出一支枪抵在他的脑袋上:“说不说?”


        

“别别别,我知道她在哪?”一个穿着酒吧侍者的女人走过来高声喊道:“她被古斯带到酒店去了,就在这个街头转个角的地方。”女人浑身颤抖却还是站出来说道,酒吧老板想给她使眼色然而她就是不看自己,酒吧老板顿时气急。


        

“具体的!”杜莫生直接扣下扳机,女人立马惊了,失声叫道:“对对,古斯在那家酒店一般都是固定的房间号,712号房,我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


        

女人声音颤抖,然而杜莫生很谨慎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带我过去,把他囚禁,要是骗我就一枪解决他。”女人立马摇头。


        

等到杜莫生赶到酒店712房间,打开房门看到却是小依躺在床上的身影,她立马跑过去,走进了才发现她的不对劲,一看就知道她是怎么回事,面色阴郁:“给老子把人抓到!”


        

身后的人立马应声,杜莫生抱着唐若依走进浴室,放满整个浴缸的冷水,将她放进去随即走出去:“去给我找医生,还有你,你和他什么关系?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杜莫生一手擒住她的下巴,面露残忍的笑容。


        

女人身子颤抖,连连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服务生还是个兼职,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知道古斯这个人的性格,那个女人来了之后,古斯就逼着她喝酒,她不从就一直殴打她,后面我就不知道了,我去包厢里面上酒了,我真不知道。”


        

杜莫生听到这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晦暗的情绪中,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就一下子没看着她就让她受了这种罪,他都舍不得动的人居然被人打了,安静的房内除了女人的啜泣声以及浴室不断传来的水声和呻吟就只有杜莫生那阴沉沉的笑声了。


        

“行,”杜莫生松开了擒住她下巴的手,忽然站起身,从手下手中接过纸巾,边擦拭着手边吩咐:“拖下去,交给奎克处理了。”


        

女人听到这话,瞪大了眼不敢置信,惊声尖叫起来:“不不不,你不能这么做,我已经把知道的告诉你了,我是好心,你不能不讲理,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杜莫生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等到人被拖走之后,杜莫生冷笑一声,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圈套这个女人是把自己当傻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