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安武气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亮堂的办公室内,周景郷终于完成了,看着屏幕上条条罪证,懒散的靠向靠背,伸了一个懒腰同时对着坐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的宋司琛道:“好了,记得请我吃饭。”


        

“嗯。”宋司琛将电脑转了个身,幽深的双眸看着上面条条罪证,眼里含笑:“辛苦了!”


        

“话谁不会说啊,今晚请我吃饭,大金店。”周景郷将脚搁上办公桌,似笑非笑:“这一次你可不能临阵脱逃。”


        

“好。”宋司琛答应的很干脆,这倒是让周景郷惊讶的挑了挑眉,这几天他可是约了他不知三次了,没有哪一次不爽约。


        

热闹非凡的酒吧内,人声嘈杂,宋司琛端着酒杯坐在角落里肚子喝着酒,一边的周景郷此刻倒是不复之前活跃的性子,有些沉闷,一杯一杯喝着酒。


        

离这不远处有两个女人,两人嬉闹推搡着,目光直直的盯着这边,随后没过多久,似是两人达成协议,其中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步态妖娆地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走到两人面前。


        

“帅哥,我请你喝一杯。”女人将刚刚从侍者手中拿来的酒放在不宋司琛的面前,眼神动作极具挑逗,没有得到回应,女人也不生气,这样优质的男人一般都是有自己的脾气的,哪能那么容易搭理自己。


        

“帅哥,你怎么不理我呢,你要是不喝可以说啊,是不是我这酒你不喜欢,那我给你换一杯?”女人边说身子边往宋司琛的身上靠,手在搭上宋司琛手臂的前一秒就被人一把挥开,忽然传出一个冷冽低沉的声音:“周景郷,你来解决!”


        

周景郷刚才就注意到这个女人了,看来还真是大胆啊,不撞南墙不回头,还想看个戏,看看宋司琛怎么解决的时候,他就听到宋司琛用一种恐怖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全名,嘴角幸灾乐祸的弧度僵住,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美女,他这个人不喜欢女人,你怎么勾搭都没用,你朋友在叫你了。”周景郷的语气虽然温和不带一丝强硬,可是女人却无端的感到一股寒意,加上他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她暗自低咒一句,然后就败兴而归了。


        

“哎,美女,你的酒。”周景郷叫住女人,然后指了指桌上的酒,若不是怕得罪不起,女人这会已经在发怒了。


        

周景郷看着女人气冲冲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她的同伴上前询问,两人的嘴一张一合,他一猜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端起酒杯和宋司琛碰了碰:“我可是冒着被人怨恨的风险帮你赶跑了尼德爱慕者,今晚的聚会就再晚一点。”


        

宋司琛没有同意也没说拒绝,而是抬起眼皮子,冷漠的道了句:“地点是你选的!”


        

这种酒吧不正规,来的人三教九流,这次要不是因着周景郷,他根本不会踏足这里。


        

“安武那个女儿你打算怎么办?”周景郷忽然道,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有时候,太有魅力也是一种很恼火的事情,尤其是被缠人功力很强的女人纠缠住,真的是烦人的紧,只不过缠他的那个人最后自己放弃了,而他却偏偏丢了一颗心。


        

“取消婚约。”宋司琛眼里波浪不惊,只有冷漠,周景郷耸耸肩,就知道是这样,这个男人要说冷情确实是冷血无情,但是他对他那个养妹妹又不是没有感情,加上那个唐若依,他都有些搞不清楚宋司琛了。


        

第二天,安宁几次三番给宋司琛打电话商量婚礼的事情,然而他总是以工作忙给拒绝了,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工作都比她重要,有那对情侣结婚,男方还在一直工作?


        

“宋司琛,你到底怎么回事?别再跟我说你工作忙,你现在是要结婚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了,工作还比我重要是吧?”安宁忽然爆发了脾气,面色有些扭曲,刚走出来的保姆看着这样的雇主,有些不敢迈脚。


        

听这话应该是和未来的姑爷吵架;了,这样想着她倒是没有再多做停留,将早餐放在餐桌上,默不作声。


        

“婚期还有两个月,这段时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明明当初结婚是你答应的。”安宁眼里掩藏不住的愤恨如同火焰熊熊燃烧。


        

“解除婚约吧。”宋司琛语气淡淡的,似乎她的哭诉激不起他丝毫的情绪波动,这代表什么,安宁的心里很清楚,尤其是他这话一出来,安宁整个人都懵了,心里开始忍不住慌乱起来。


        

“司琛,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条件,你要是不想结婚那我也不会再给孙怡茉输血,你可要想清楚。”


        

宋司琛黝黑的双眸瞬间变得冷冽,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此刻的安宁六神无主,忽然一个踉跄,打翻了一边的花瓶。


        

保姆出来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大叫一声,赶紧跑了过去接住她:“哎呦,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安宁没有回应,嘴里不时喃喃着什么‘不解除婚约’、‘你别后悔’之类的话,保姆低叹一声,不知该说些。


        

宋司琛在那次电话之后,就将小茉转送到国外去治疗,随后就开始心无旁骛的开始布局,收集安武所有的罪证。


        

今晚七点整,在东方大酒店客厅,人来人往,几乎来往的都是商界精英,等到宋司琛走进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这个男人总是有这种魔力,让人移不开眼。


        

安宁看着门口的宋司琛发呆,等到有人朝着宋司琛走过去开始寒暄,她才反应过来,安武也带着安宁走了过去。


        

“司琛啊,最近怎么回事?我这女儿有些任性,但是捏也该包容包容。”安武笑呵呵的以一副长辈的姿态道,宋司琛只是点点头。


        

在安武的心中,宋司琛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也不可能会真的解除婚约,这一点他很确信,宋司琛淡淡的和他寒暄,但是决口不接安武抛来的关于婚礼的话题。


        

等到地产竞标开始之后,安武的面色就开始黑沉下来,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宋司琛,其他人都在看着安家的笑话,毕竟安家那个女人和宋司琛有婚约是众所皆知的,然而此刻的样子怎么有点不一样了。


        

宋司琛摆明了对这场竞标势在必得,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十足,结束之后,安武强装镇定的走到宋司琛的面前:“宋司琛,你这是怎么回事?”


        

宋司琛将搭在手腕上的外套套起来,颇为疑惑的看着他:“这场竞标我准备了两个月,我得到不是很正常吗?”


        

“你.....”安武现在已经安奈不住怒气了,表情都控制不住,直接表现出来,宋司琛看着这样的他扬了扬眉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