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零八章 安宁的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宋司琛来接孙怡茉出院,给她办了出院手续之后,来到病房:“收拾好了吗?”


        

进去没有见到小茉的人影,不由皱眉,目光落在浴室的方向,再一次唤道:“小茉?”


        

“再等一会儿嘛~”孙怡茉撒娇,她将化妆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开始换上自己的衣服,照着镜子看着里面美美的自己,不由得高兴起来。


        

她走出浴室,将化妆包放在一边的床上特意走到宋司琛的面前绕了个圈:“好看吗?”


        

宋司琛兴致不高淡淡的嗯了声,可是目光却还是在她那精致的脸上停留几秒,随即皱眉:“化妆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以后不要这么频繁的化妆,而且你身子还没好。”


        

语带责备,似是很不赞成她化成这个样子,孙怡茉一腔热血付之东流,咬着下唇委屈道:“我这不是在医院住了那么久,气色不好吗,要是别人拍到你和我在一起,我不上镜那我多尴尬,而且,你还丢面子。”


        

孙怡茉很委屈,自己精心化的妆居然还被琛哥嫌弃了,要不是她不化妆的样子差强人意,她为什么要在自己脸上涂这么厚?


        

越想越气,然而孙怡茉倒是没有和宋司琛生气,反而是巧笑嫣然的凑到宋司琛的身边:“琛哥,我才刚出院,闷了这么久,你陪我出去玩一会儿吧。”


        

宋司琛倒是没什么事情,但是却很担心小茉的身子,天知道小茉倒在自己面前的样子让他的心都跳了一下,要是她出事了,让他怎么和爷爷交代。


        

“你身子还没好利索,不能做太激烈的动作。”宋司琛委婉的拒绝,然而孙怡茉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


        

“琛哥,这不是有你在吗,我要是累了就和你说,我们就回去好不好?”孙怡茉抱着宋司琛的手臂撒娇,尾音极为的绵长。


        

宋司琛叹口气:“好吧,不过你要去哪?”


        

“游乐园,我好久没去了,小时候我爸妈就一直没空,长大之后你又不让我独自出去,我到现在都没怎么去过游乐园。”孙怡茉委屈巴巴的道,这下子宋司琛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车子没有回别墅,而是直接转去了游乐园。


        

同一时刻,安宁守在急救室的门口,面色阴郁。


        

“医生,我爸怎么样了?”安宁见到医生走出来立即跑上前去,急切的问道。


        

医生摘下口罩,对着安宁那泫然欲泣的模样,面色如常的说道:“你的父亲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了多久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安宁登时瞪了眼,死死揪住医生大的手臂不肯放手:“你说什么,你是不是骗我的,是不是宋司琛买通你让你这么说我爸爸的?你是个医生,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安宁显然是陷入了自己的执狂之中,安肆匆忙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那想来注重形象的妹妹此刻正对医生拳打脚踢。


        

安肆立即走过去抱住安宁:“安宁,安宁没事了,没事了,冷静点,好不好,没事了~”


        

安宁听到熟悉的声音转了个身抱住安肆的腰:“哥哥,他说爸爸快要不行了...呜呜呜...”


        

安肆动作一僵,黝黑的双眸瞬间发沉,转头看向医生:“是这样吗?”


        

“是的,安武先生本来就有严重的心脏病,再加上受到刺激,要是依稀没有挺过去的话,我们也无能为力。”


        

安肆面色发沉冷冷的嗯了声随即抱着安宁站在一边,里面有护士将安武推出来,送到重症病房。


        

“哥哥,是宋司琛,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是他陷害爸爸,所以爸爸才会受不住的躺进医院的。”安宁痛不欲生,冲着安肆大叫道,眼泪刷刷的流下来。


        

安肆眼眸黑沉,带着安宁走到天台,四月份的风并不是很暖,但是也不冷,刚刚好的温度吹拂在人脸上格外的舒服。


        

风撩起安宁垂在肩膀的长发,随风飘扬,万千青丝勾出优美的弧度,风掠过她的耳际来到他的鼻尖,带去一阵香味。


        

“安宁,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我来处理。”


        

安肆严肃道,他最了解不过她的性子,宋司琛这么果决的对待安宁,她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安家的孩子从来都不是良善,毕竟留着那个人的血。


        

“我不,哥哥,你难道不想报仇吗,宋司琛狼心狗肺的借着我的名义接近爸爸,然后趁机打击爸爸的公司,现在公司临近破产,要是资金转圜不过来,那我们还要缠上大笔金额的债务,你知道现在那些人怎么说我的吗?”


        

安宁捂着脸哭的不能自己,她不甘心,凭什么宋司琛这个罪魁祸首还能好好的活着,而她爸爸却躺在医院里连生死都不知。


        

“行了,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让宇陪你回去,你在家好好待着,要是想来看爸爸就让宇带你来,总之不要插手这件事。”


        

安肆态度很坚决,安宁不肯,可最后还是没办法。


        

然而就在被宇送回别墅的路上,安宁特意将宇支开,走到一家商场的内部打了个电话,等到走出商场的时候,阿宁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


        

即使哥哥再怎么说她也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宋司琛,她没有哥哥那么多的顾忌,宋司琛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有些权利的总裁,但是这世界上黑暗地带的人那么多,总有为了钱不怕死的人。


        

“回去吧。”安宁走到车边,宇立即拉开车门让她进去之后,随即跟着坐进去。


        

下午两点左右,孙怡茉撒娇缠了宋司琛好一会儿,才让他同意去尝试一下摩天轮,她很早就想试试这个了,听说情侣在摩天轮上接吻,便会永远在一起,对于这种迷信的说法她从来不信的,但是如果对象是宋司琛的话,那么她怎么也要试一试。


        

孙怡茉特意让人去买了一杯奶茶,等到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坐进摩天轮,她的心情有些复杂,激动又带着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