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安武的病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队,有什么想说的吗?”宋司琛站在窗边,熄灭手边的烟头转身看向站在桌子旁的男人,嘴角擒着笑,然而刘队却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心口。


        

真不愧是宋氏集团的老大,都是狠角色,但就这眼神就不是谁都能比拟的。


        

刘队正了正色,将手中的证据以及录音放下,面色沉重,沉默了几秒他忽然开口:“为什么?”


        

他不懂,这几天他一直在找证据,明明有百分之之白的确定性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但是最后什么证据都找不到,这让他怎么不挫败。


        

本来这个案子已经被上面派给了周队,但是他倒是没想到下任就被他请到医院,而面前摆的证据让他有些看不懂他的意思。


        

宋司琛轻笑出声,只是眼睛里冰冷异常,抬脚走到他的身边,从他的手里拿出资料,翻开,入眼的便是几张照片,上面一个男人全身上下包裹严实的男人正站在游乐园的控制室内,以及男人站在事发现场的五十米之远的一家咖啡店内,以及男人与安宁见面的照片。


        

“你们警察的能力有点差强人意,我好心帮忙难道不好吗?”宋司琛靠在凸起来的墙壁上,神色淡淡的道,似乎并不把自己做的事情放在眼里,也似乎并不知道紫的做法给他带去多大的困惑。


        

“这些证据你给我也没用,这个案子已经被周队接手了,而且已经被判了.....”刘队想了很多,心绪复杂,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和我说这些没用,我只要结果。”宋司琛冷淡的回了一句,成功噎住了刘队,他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宋司琛冷漠的侧脸,深吸了口气。


        

“既然你对我这么有信心,那么我这个人名刑警也不能让公民失望不是?”刘队站起身,转身想走的时候,宋司琛忽然来了一句:“这个案子你给我留着,先不要声张,等到事情成熟了,我会联系你。”


        

刘队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随即走了出去,病房内又一次陷入一片寂静当中,宋司琛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烟,点燃,烟雾缭绕,目光依旧停留在刘队出去的方向,人啊,还是要有自知之明。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怎么偏偏就喜欢窥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宋司琛的嘴角扬起一抹冷血的笑意,浑身散发着凛然的气息。


        

同一时刻,B市另一家大医院七楼的VIP病房内,安宁将手边的花瓶又一次砸碎,发出一声怒吼:“为什么,为什么宋司琛这个男人这么幸运,他为什么不死,他不该活着的,不该活着的.....”


        

安武的手下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自家老大的小女儿正一脸疯狂的砸东西,嘴边不断呢喃,神色癫狂。


        

“小姐,老大那边出事了!”手下神色沉重,语气低沉的说出这句话之后便没了声响,安宁恢复神智,转过头瞪着一双赤血的大眼看着他:“你说什么?”


        

手下将刚才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安宁顿时浑身发抖,她立即冲出病房往隔壁走去,然而却被手下拦阻:“小姐,老大在急救室....”


        

安宁这次倒是没有失态,只是浑身冷冽的气息越发浓重,她快步往急救室方向走去,最后直接跑起来,然而到了急救室门口的时候发现急救室的灯已经灭了,她一步一步沉重的迈向前面走出来的医生。


        

“我爸没事了是吗?”安宁声音很轻,也很坚定,似是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然而医生却是直接摘掉口罩,接下来说出的话直接将安宁的神经崩溃掉:“抱歉,安小姐,我们尽力了。”


        

这一下子,安宁是真的绷不住了,发疯砸东西那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和不安,可是现在她爸都走了,那她做这些还有是什么用?


        

“妈,哥,你们快来好不好?爸爸走了?爸爸不要我们了....呜呜呜...”安宁拨通了安母的电话,那边久久没有回应,安肆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到这句话,眼神立马就变了。


        

有一种喜悦也有淡淡的伤感,很矛盾,然而安母却是懂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都走了,去给他收尸吧。”安母神情淡漠,表情没有一点伤感。


        

安肆点头,随即带着安母驱车赶到机场,几个小时后赶到医院,此刻安宁正守在安父的病床前,周围的保镖面色镇定的站在一边守候,丝毫不让护士钻空隙。


        

“安宁!”安肆走进来,保镖立马让了位。


        

安宁抬起头见到哥哥和妈妈,立即站起身想过去哪知道蹲太久一时没有站稳,安肆立即上前抱住她:“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


        

“哥哥,咱爸死了,妈,是宋司琛做的是他做的,我们替爸报仇,我要他死!”安宁哭的不能自己,安母看她哭成这样没有丝毫的心疼,只是淡淡的点头,沉浸在悲恸之中的安宁丝毫没有发现两人的异常。


        

“安宁,我说过的,宋司琛那边交给我,你不要再插手了,听清楚了没有?”安肆皱眉看着坐在沙发里,神色淡淡的女人。


        

安宁死死地咬紧下唇点头:“我知道。”


        

安肆这才放心,让保姆好好照看她随即走出了房门,等他走了之后,安宁起身从枕头下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嘟嘟嘟声响起,几秒之后被接通。


        

“宋司琛,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安宁坐在床上,目光看着窗外的夜色,黑眸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她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既然爸爸死了,那么她就让他给她爸陪葬!


        

宋司琛听清楚那边的人声,抬起手阻止身边的周景郷要说话的念头,淡淡的开口:“嗯,你说?”


        

其实她不说他也知道她只能是要挟小茉,但是条件是什么,他倒是有些好奇,毕竟强弓之弩总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不是吗?


        

“我看你也很在乎你的那个小情人,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对她有多在乎了。”安宁嗤笑一声,眼神很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