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安宁的找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司琛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给了安宁,此刻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别墅里的所有车辆变卖只为了维持孙怡茉的医药费。


        

深夜,吴嫂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面露忧色,管家从走廊的黑暗处走出来,忽然传出声音:“你怎么还不睡?”


        

无搜啊吓了一跳,转头见是管家,松口气,拍着胸口道:“你不也一样?”


        

管家走到吴嫂的身边,倒了一杯水道:“打算怎么办,你要回你女儿家吗?”


        

“不回,我去她那住个一天两天倒还好,要是长期住的话,女婿那边怕是有意见,再说了我可以不走啊,我现在也算是有钱了,不要工资少爷总不会还让我走吧。”吴嫂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问道。


        

管家失笑,摇摇头语气沉重:“现在不是少爷赶不赶你走的问题,是少爷名下的所有别墅和财产都被安家那个女人拿走了,连合同都签好了,这件别墅安家也是要收走的,没地方住了。”


        

吴嫂一脸痛恨和惋惜,她真是搞不懂少爷怎么就沦落到这一步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二小姐的医药费都是问题了呀,这该怎么办?


        

“行了,去睡吧,明天就搬走。”管家无奈的道,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孙怡茉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想上网玩个手机可是这都被限制了,此刻的她正靠在靠枕上怒视着面前的男人:“我再问一遍,你给不给?”


        

男人也就是宋司琛的手下,弯着腰,面色却不卑不亢,声音沉稳不带丝毫的波动:“抱歉,二小姐您还是看会书吧,或者看电影也行,上面下载了一些,您可以拿来打发时间。”


        

“你给不给,要是再不给的话,我告诉琛哥说你欺负我,你信不信?”孙怡茉怒气腾腾,一个手下也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等到琛哥来了看她怎么让琛哥惩罚他,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抱歉。”男人同样的态度,只不过这一次是直接出门了,等到听到病房门被关紧的声音,孙怡茉气的胸口胀痛,她尖叫一声,气死她了,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男人除了病房门之后直接出了医院,驱车来到医院不远处几条街距离的一家大酒店,总统套房内,男人敲门而进,走进去看到自家老大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浑身笼罩着一种郁色,心不由得一紧。


        

“她最近怎么样?”宋司琛轻抿了一口红酒,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纸醉金迷的城市,声音有些漠然。


        

男人将孙怡茉最近的表现陈述了一边之后,便站在一边等着老大的反应,宋司琛轻轻嗯了一声,转身重新倒了一杯红酒,边道:“你稳住她,也被让其他人接近她的病房。”


        

“是。”男人应声之后就离开了酒店房间,宋司琛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在桌上之后,从一旁桌子上的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黝黑的双眸里闪过一丝温柔。


        

他轻轻抚着照片上笑意妍妍的女人,眼神迷离陷入沉醉。


        

第二日,中午,宋司琛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怒气腾腾的安宁,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事?”


        

一大早就让人去清苑收房子,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人了,里面班的干干净净,本来还想着让宋司琛难堪,但是人都没在做什么都是无用,她这才让人去找宋司琛的踪迹。


        

“倒是没想到你这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居然还能住的起总统套房啊,这花的钱不少吧?”安宁冷嘲热讽,心里还憋着气,她爸到现在还是死不瞑目,可他倒好,活的自由自在,潇潇洒洒。


        

“有事?”宋司琛此刻的冷漠看在安宁的眼里就是死撑,毕竟当时签署转让书的时候,他旗下的所有财产都被她给转了,此刻的他说是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安宁见他油盐不进,顿时气得难受,最后还是安耐住自己的情绪,怒视道:“今天你陪我去祭奠我爸,他身前可是最喜欢你了,哪知道你居然这么恩将仇报,你难道不该去认错吗?”


        

安宁张扬着面容,就是想看宋司琛变脸,哪知道他根本浑不在意,就像是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一样,这样的认知让安宁的心没来由的怒道。


        

“怎么,还不走?”安宁见他依旧不回应,刺着声音道。


        

宋司琛冷眼看着她,见她瞪着大眼,眼眸深邃,眸光暗了一下,随即关上房门:“走吧。”


        

安宁冷哼一声,带着一抹极为明显的讽刺走到前面,她还在喋喋不休:“我告诉你,宋司琛,只要孙怡茉不死,你就要仰仗我,那么你就没有资本给我脸色看,毕竟你现在可是还有求于我,要是我不高兴了,你跪着求我都不一定能得到结果!”


        

宋司琛不发一语,即使安宁的态度再强硬,处于强势,可是宋司琛硬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照样是怎么高贵怎么来,这种可在骨子里的东西丢不掉镌刻在脑海里。


        

下午,宋司琛回公司处理一些遗留的问题,哪知道安宁故意召集全公司的人,开了一个会议。


        

安宁面带微笑的走上台,举止优雅:“相比你们都知道我是谁了,在场的也有和我一起共事过的,但是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安宁,现在是这家集团持有股份最多的人,想必这个意味着什么,你们比我都懂,只不过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


        

安宁停顿了几秒,目光移到最后的位置,定在一个身子修长的男人身上:“宋司琛,你上来。”


        

安宁招了招手,这个动作带着极其的侮辱性,在场的所有人都怒了,有些站起来看向后方,果然看到自家的总裁。


        

安宁将他们的反应落在眼里,也不恼,只有这样她才能打击到他,想必自己苦苦经营的公司最后却落到别人的手里,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现在只要看宋司琛会不会当众反击了,安宁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


        

就在安宁期待的时候,宋司琛一句话不说的看了过来,那双眸子极为的冷冽,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可是她不能退缩,他也只不过是个丧家犬而已,斗不过自己的。


        

安宁见他不起身也不说话,顿时没了面子,真以为无声的抵抗有用吗,她心生一计,忽然拍了怕手,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她的身上,她才道:“好了,我今天召集大家过来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宣布一件事,我和宋司琛要结婚了,婚礼的时候我会请大家吃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