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答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宁脾气很倔,冷眼看着面前的刘检察官:“我要见宋司琛,你让他过来,我要和他说话,快点!”


        

安宁的态度很是强硬,就像是刘检察官是她的下属一样,身边刘检察官的徒弟冷冷看着安宁,眼里没有一点温度,等到出去之后,他狠狠的将手中的证据摔向墙壁。


        

“师傅,你看她那个样子,证据都摆在她的面前了还一直在推,居然还想见宋司琛,那个男人被抢了公司还能给她好脸色吗?”


        

刘检察官睨了他一眼,他的徒弟立马正了正色:“好了,就这么点事情就把你气成这个样子,赶紧去联系宋司琛。”


        

等到人走后,一个男人走过来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望着徒弟走的方向看了看,道:“哎呦,又在训徒弟啊?”


        

刘检察官扳开他的手,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了。


        

一个小时后,审讯室内,宋司琛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怒气腾腾的女人,面色不变:“听说你要见我,有什么事?”


        

安宁怒视着他,语气格外的冷:“我要你配合我救我出去,毕竟这个公司可是你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就这么毁了你甘心吗?”


        

宋司琛倒是面色不变,点头:“这件事情你不说也会做,不过,你要是真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放过你。”宋司琛的语气忽然冷了几分,安宁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做过这件事情,最后宋司琛走了,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虽是答应了,可是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宋司琛眼神颇为深邃,看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一边,杜莫生站在街角的转弯处,面色沉冷的看着咖啡馆的玻璃窗边,那说着话的两个人,眼神幽深。


        

说什么他公司忙让他以后别再探班都是借口,她是不是到现在还对那个男人余情未了,还盼着再续前缘?


        

这一刻的杜莫生的心里涌起巨大的失望和愤怒,他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她还是想着那个男人?


        

唐若依刚坐下,对面的男人一个响指叫了服务员过来,对着唐若依道:“你想喝些什么?”


        

咖啡店的气氛很好,耳边传来悠扬的小提琴的声音,婉转幽鸣,令人心旷神怡,唐若依将目光从小提琴手的身上移开,看着服务员道:“一杯原味咖啡,谢谢!”


        

“说吧。”唐若依淡淡的道,表情也是很冷淡,周景郷看着这样的她不由得为自己发小捏把汗,这个女人外表分值高,加上气质好,一看就是属于那种很吸引人男人目光的女人,这种女人身边绝对不缺乏追求者。


        

只要她对宋司琛的心没那么深,那么她倒是可以很快进入一段新感情,周景郷叹口气,最后只能极尽的为自己发小多赚取点同情心,争取让她重新燃起对他的感情。


        

“宋司琛和安氏集团闹翻了,现在宋司琛被赶出公司,退出股份,现在是身无分文,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来找你。”周景郷面色沉重的道。


        

唐若依皱起了眉头,轻抿了口咖啡,她心口很涩,也知道他并没有完全说真话,可是她还是装作毫不在意的道:“他自己让出去的不是吗?既然他资金愿意你又何必还要去劝他?”


        

周景郷叹口气,双肘撑在桌子上,身子前倾:“这不是他乐意的,谁会把自己的公司交给一个自己的敌人,而且这个人还极为的仇恨自己,宋司琛只是被她逼的。”


        

唐若依抬起头很是疑惑,周景郷见此也不再隐瞒,将事情全都抖出来。


        

“宋司琛的妹妹上次被你的闺蜜气进了医院,他想找你没找到,后来安宁找到他说她能就小茉,威胁他让他和她订婚,宋司琛妥协了,但是后面才知道安宁的父亲在暗中算计着他和他的公司,后来宋司琛反击回去.....”


        

周景郷喝口咖啡,润了润喉,抬起头看向唐若依,见她低着脑袋,看不清面色,他也不知道她是在怎么想的,该不会拒绝自己吧?


        

唐若依不知道周景郷的心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宋司琛,明明是一个那么心气高的一个人,可是最后却被人逼成那个样子,她的心很不舒服,很压抑,


        

“那他现在住哪?”唐若依忽然开口,周景郷猝不及防,可是最后还是冷静道:“住我家,我在景安小区有一套公寓,现在我们两个人住。”


        

“他被打击的太惨了,你也知道孙怡茉是他爷爷让他照顾的,要是她出了事宋司琛也不好和他爷爷交代,现在小茉还在医院里躺着,他每天浑浑噩噩的都不知道再干什么?要是再这么下去,他整个人都要废了!”


        

周景郷语气沉重,尽量把宋司琛的情况往不好的方面说,果然,见唐若依的美眸里闪过一丝心疼,他安耐住心里的雀跃道:“你去劝劝他吧,现在他也只会听你的。”


        

“找我也没用,他不会听我的。”唐若依下意识的摇摇头,周景郷立马反驳:“谁说的,宋司琛喝得醉醺醺的嘴里都一直不忘念着你的名字,大半夜在那发疯喊着你的名字,让你回来,他现在唯一会听的就只有你的话了。”


        

唐若依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她面色不显,可是心里已经很着急了,她不敢想象一身傲骨的宋司琛遭到这样的打击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他现在都喝酒了,可是他不是有胃病吗?他不要命了是不是?


        

最后唐若依还是没有拒绝,遵从心里的想法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时,唐若依被人拉起来拽到一边,周景郷看着出现的陌生男人皱眉:“唐小姐,你认识他吗?”


        

“认识,他是我朋友。”唐若依从杜莫生的身后走出来道,可刚说完就被杜莫生拉着走了,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周景郷说。


        

周景郷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机拍了个照,各个角度,然后发了出去,他很期待,宋司琛看到这几张照片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