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回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黑沉沉的,乌云将入目一大半的天空都占据了,风肆虐的刮着,枝头上嫩绿的新芽也备受摧残,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前兆。


        

唐若依走进电梯,神情没有一点回国的喜色。


        

她今天一大早就接到莫生哥的电话,然后就被约到临近他公司的一家餐厅里,想起他说的话,唐若依叹了口气。


        

“听说你要回国发展?”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唐若依震了一下,转头看去,很陌生,呆愣的点点头:“嗯。”


        

相对于艺人来说,这样的说话方式并不是很另类,毕竟他们私下里并没有像荧屏上表现的那么熟悉。


        

说话的男人见她呆萌的样子轻笑出声,并没有因为她不认识自己就生气:“我是住在六楼的,尼森。”


        

“你好。”唐若依扯出一抹笑回应,她还是觉得很奇怪,听了他介绍自己,还是想不起来自己认识他。


        

“我到了,再见!”尼森并没有多作解释,在电梯门开了之后就走出去了,唐若依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等回到公寓,便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公寓就开始整理需要带回国的衣服,她看着满柜子的衣服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


        

这里的有些是合作商送来的,还有些是若曦给自己买的,还有就是公司定制的晚宴服,五颜六色,给纯色的增添了几分艳色,这里的衣服其实她并没有穿多久,现在也带不回国,唐若依索性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询问该怎么处置。


        

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奎生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擒着一个玻璃杯,朝着一边的朋友扬了扬手便走到一边,问道:“什么事?”


        

“奎生,我这里有很多衣服,我带不会国内,怎么处理?”唐若依开门见山地问道。


        

奎生听到她说的这个不由得笑道:“不需要你来处理,这些公司都会帮你处理掉,这边的公寓等你走后公司都是要收回去的,到时候会有人处理。”


        

“好的,打扰了!”唐若依笑着道,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她刚才想事情一时没有注意,就直接打过去了。


        

奎生根本就不在意,抿了一口烈酒轻笑:“你是我的艺人,这种事情就该和我说,不用道谢,你只要给我好好努力,我也能多点分红。”


        

“没问题,那再见。”挂断电话后,唐若依也解决了一个心头烦躁的事情,现在她只要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唐若依早早地驱车赶到机场,上飞机之前接到经纪人的电话,听他嘱咐了一些事情之后时间就差不多了。


        

一上飞机,唐若依就闭目养神,等到一觉醒来就听到空姐甜美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一觉睡过来了。


        

下飞机的时候,唐若依的脑子还有些懵,去行李舱领了自己的行李随着人群走出机场,围栏外面站着一群接机家属以及司机等等。


        

“小依,这边,这边!”一道娇俏的声音忽然响起,唐若依听到自己的名字循声望去,夏杜鹃穿着一身修身套装站在外圈朝着她摆摆手,而她的目光则落在她怀里抱着的一只肥猫上。


        

唐若依走出去,跟着夏杜鹃走到车边,她疑惑的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养的猫?”


        

夏杜鹃瘪瘪嘴,打开车门将猫放置在后车座上,随后才无奈的看向唐若依,抱怨道:“你看我像是养猫的人吗,这是我表哥的,因为他女朋友对动物过敏,今天让我去给它送宠物医院去,我就是个廉价的劳动力。”


        

唐若依失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车子开动之后,唐若依发出一声痛呼,她转头看去,那只猫摆着一张无辜的表情看着自己,大大的眼瞳,真的是水灵灵的让她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真的是.....


        

唐若依直接将它抱过来,只不过它并不是很乖顺,在车上唐若依都没有和夏杜鹃说上话,全都贡献给怀里这只猫了。


        

等到了小娟的公寓,唐若依将猫放在地上,才在沙发上坐下,夏杜鹃看着她不知疲倦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你不是很喜欢这种小动物吗?有没有自己考虑养一只?”


        

唐若依挑挑眉,很心动,说来她想要养这些软萌小动物的渴望真的是逐年增长了,是以,她考虑了一番点点头道:“等我安定下来吧,现在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照顾它。”


        

夏杜鹃点点头,也很理解,毕竟小依才刚回来,万事开头难,即使在国外发展再好,还是需要准备充足的。


        

夏杜鹃拿着一瓶红酒,另一只手上拿了两个高脚杯,在她的身边坐下,不经意问道:“小依,你回来是不是还有宋司琛的因素?”


        

唐若依倒酒的动作顿了顿,敛了敛嘴角的笑意,微不可见的点头:“有一点这方面的因素,他现在还好吗?”


        

夏杜鹃叹了口气,见她表面镇定,只是那双眼里却是透露着一种担忧让她担心她真的会因为可怜他就吃回头草,也幸好,宋司琛现在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


        

“他现在好得不得了,在我看来之前八成是他故意做样子给被人看的,那安宁能从宋司琛的手里抢到宋氏集团的财政大权?一看就知道是他设的圈套,你可别可怜他。”


        

唐若依低垂着眉眼,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让夏杜鹃猜不透她的心思:“小依,我不是故意要说他的坏话,只是他确实是不值得你再依恋了,若不是安宁的父亲进了医院,说不定宋司琛和安宁现在都已经结婚了,当初那个安宁表现的可是很急切,而宋司琛也都是依着她。”


        

夏杜鹃说这些用意很明显,她不能看自己的闺蜜往火坑里跳。


        

唐若依听着她急切想解释,摇摇头:“我并没有想他,只是....算了,快一点了,你吃了吗?”


        

夏杜鹃摇摇头,下一刻就传来一阵咕咕叫的声音,唐若依目光落在夏杜鹃的肚子上,眉眼带笑,心情好了不少道:“那我们去吃饭吧,刚好,我也饿的不行。”


        

这个提议得到夏杜鹃双手双脚赞成,不过夏杜鹃却是表示她要请客。


        

“行了,走吧,就当是我给你接风洗尘,咱们好好吃一顿。”


        

唐若依也就不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