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四十章 醉酒的陈南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杜鹃赶到陈南峰所在的酒吧的时候,头顶上的天空黑沉沉的,月亮钻出云朵斜挂在天空中,周围几颗繁星将其围绕在内,泛着微弱的光芒。


        

初春的晚上气温还是有些低,夏杜鹃因为下车走得急没来得及拿外套,此刻身上就只穿了一条初春的单薄高领毛衣,下身是一条浅色系的紧身牛仔,整个人青春靓丽,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上二十五的年纪的人。


        

夏杜鹃走进酒吧,随即让人带着自己去到陈南峰所在的包厢,夏杜鹃打开包厢门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里闷头喝酒的男人,她眼神示意身边的服务员离开,随即走进包厢关上门。


        

她走到他的身边,试探性的喊了声:“南峰?”


        

陈南峰这个时候应该是有些微醉了,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起头瞥了一眼随即又低下头,理都不带理的。


        

夏杜鹃不但没有生气,此刻的她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之色,更多的还是心疼。


        

他这是被谁打成这个样子了。


        

此刻的陈南峰面色真的说不上好,尤其是脸上极其显眼的青紫和拳头的痕迹,嘴角都渗着血迹,身上也是灰突突的,看起来极为狼狈。


        

夏杜鹃眼神闪了闪,径直在他身边的真皮沙发上坐下,见他依旧一杯杯的烈酒一口闷,心里堵得慌,脑子一抽,伸手就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酒杯,嘴上劝道:“你别喝了!喝多了不仅伤身体还伤胃!”


        

“拿过来!”陈南峰厉声呵斥。


        

夏杜鹃面色犹豫,可最后还是没有将酒杯还给他,其实板着脸严肃起来的陈南峰是很吓人的,有一种高中班主任的威严,尤其是他外表本来就是一种儒雅的学士气息,不过这一严肃起来,就像是个老学究,吓人的紧,夏杜鹃此刻就像是个小学生一样,有些怕他。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过终究是不一样的,她还是大着胆子将酒杯放在一边离陈南峰有些距离的桌子上。


        

“你来干什么,我让你来了吗?”陈南峰拿不到自己的酒杯有些迁怒,随即讨伐到她身上,不过他骂完之后一副不求答案的态度,直接拿起酒瓶就这么喝起来,动作斯文中又有点斯文。


        

夏杜鹃却还是瑟缩了一下脖子,弱弱的道:“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哪知陈南峰一听这话顿时怒了,将酒瓶重重放在玻璃桌上发出啪的一声,下了夏杜鹃一跳,随后就听到让她无比伤心的话。


        

“你算什么东西,用什么身份来关心我,我告诉你,老子不稀罕!”说着陈安峰打了一个酒嗝,面颊微红,和脸上的青紫相得益彰,他接着恶狠狠的骂道:“反正老子稀罕的不稀罕我,妈的,我早晚有一天会让那对贱货付出代价!”


        

夏杜鹃看着他阴狠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控的样子,让她有种魔怔的感觉,可是她又心疼他,这种复杂的感情充斥着她的心房,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


        

“南峰,你别这样?发生了什么事了,你和我说说,我给你想想办法。”夏杜鹃见他说的起劲,酒瓶放在手边,趁着他不备将酒瓶放在地上,陈南峰低着脑袋上身微晃。


        

看着这样的陈南峰,夏杜鹃知道他这是已经醉了,只不过还是保持了几分清醒。


        

“你拿我酒了吗?”陈南峰忽然凶神恶煞起来,质问她。


        

夏杜鹃下意识的摇头,连道:“我不知道。”


        

“你今天是不是去找小依了?”夏杜鹃酝酿了许久,最后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而陈南峰在听到小依的名字的时候,眼神一闪,忽的起身将桌子上的空酒瓶扫到地上,怒骂。


        

夏杜鹃的询问无疑是挑起了陈南峰心里的不甘和屈辱,这一下子的爆发让夏杜鹃有些害怕,可是看他这个样子也只知道自己猜对了,最后她还是鼓着勇气靠近他在他身边坐下。


        

“南峰,你有什么委屈你和我说,小依还是会听取我的建议的,你把问题说出来我们才好想对策去解决。”


        

陈南峰似乎是听进去了,身子软塌塌地靠在沙发上,神情倦惫,随后夏杜鹃就听到了缘由。


        

“小依和宋司琛在一起了。”他的语气里满满的不甘以及夹杂其中的恨意。


        

夏杜鹃没有即使回应,实在是她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不过这样的结果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的,毕竟当初小依离开他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远远不如她的真实情感来的深刻。


        

她不是本人所以体会不到小依的绝望,若是她真的喜欢他而宋司琛又真的愿意去改变的话,那么她其实并不会去多管,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其他人插进去也不过是个辅助的作用。


        

可是,现在的情况让她很难抉择,一边是小依的幸福一边是自己喜欢的人,她不想让他伤心,可是她也做不出来让他去强迫小依的决定。


        

“那你受了伤为什么不去医院?”夏杜鹃适时地转移话题,企图跳过这个沉重的话题。


        

陈南峰忽而冷笑道:“我一个大男人,这么点伤就去医院,那太弱了,而且,我想让这成为我的动力。”


        

动力,什么动力?


        

夏杜鹃听不懂而陈南峰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夏杜鹃不再纠结于这个,而是劝他回家,可是陈南峰却直接一把将她推开,另叫了服务员搬酒来。


        

两个小时之后,夏杜鹃精疲力尽的将陈南峰放在酒店床上,他的嘴上还不停的叫唤着什么,模糊不清,只不过边说表情还有些阴狠。


        

夏杜鹃安置好他之后,便起身想去浴室洗一洗身上被他吐得一塌糊涂的衣服,等到她洗了个澡穿着浴袍出来,走到他的身边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并没有回应,她目光落在他的衬衣上,随后便动手将他的衬衫脱下来,打算一会套上就这么回去。


        

然而陈安峰却不依了,在她起身之际直接拉住她的胳膊,使劲将她往身边带,夏杜鹃一时没有站稳,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顿时一股灼热大的气息笼罩着她。


        

“南峰,南峰,你放开我。”夏杜鹃见他睁开眼立即叫道,这喝醉了的陈南峰力气变得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