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郑美心的算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依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心有余悸。


        

唐若依正和鸭鸭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电视里传出片段的经典笑话,和现场众人的夸张笑声,宋司琛从厨房的玻璃窗看到了唐若依的心不在焉,心一痛。


        

将所有的事情都收拾了之后,宋司琛也没打算走,而是直接走到唐若依身边的空沙发上坐下,一手揽住她瘦削的肩膀,重重的摩挲。


        

边摸便感叹,怎么这么瘦?


        

“司琛!”唐若依从自己的意识回过神,肩膀上的手掌还是那么灼热,就像是要烧灼她一般,让她的心都跟着他的动作轻轻颤动,她微微挣扎,小声的提醒他注意场合。


        

宋司琛只是看了她羞红的小脸一眼,眼神发沉,唐若依心慌乱,之后就听到宋司琛对着坐在一边看得入神的鸭鸭道:“鸭鸭,你先回房间洗澡睡觉,我和你妈妈有事要商量。”


        

鸭鸭当做没听到,吃着薯片的动作越来越不加控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个小松鼠一样,鼓着腮帮子,牙齿耸动。


        

宋司琛还想说什么,一边的唐若依捏了捏他的腰身,随后道:“你有什么事情是鸭鸭不能听的?”


        

其实唐若依依稀还是能猜到一些的,只不过她不想和宋司琛说那些事情。


        

“对,鸭鸭还小,那些大人的勾心斗角让她听了不合适,你觉得合适?”宋司琛反问。


        

唐若依噎了噎,她倒是没想到宋司琛居然直接这么挑明了。


        

“司琛,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好吗?”唐若依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躲在男人背后的小女人,这一次的事情是她大意了,也低估了郑美心的心机,但是不代表她就会任由这件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


        

宋司琛眼神微冷,对于唐若依的这种行为很不耐,他忽然将脑袋凑近她的耳畔,带着危险的声音道:“你是想把我往外推?还是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原谅我,所以连这点男人的权利都不肯给我?”


        

若是其他人,这种事不关己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沾手,毕竟有些人你帮了,就会赖上你,让你烦不胜烦,最怕的就是缠上感情的因素,这就更难断了。


        

今晚的谈话以唐若依的沉默告以终结,然而这件事情还是唐若依想得太单纯了。


        

第二天,郑美心看着一夜未归,天亮才回来的徐朽,心中有了某个猜想。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郑美心收整好情绪走近去搀扶他不稳的身子,然而徐朽一个挥手把她推开,用那双迷糊的双眼睨了她一眼随后磕磕碰碰的上了楼。


        

保姆听到响动走出来看到这一幕,知道不是自己能管的,立即退回厨房了。


        

郑美心眼神阴狠的看着楼梯口徐朽消失的地方,咬碎了银牙,暗自骂道:“要不是唐若依自己怎么会鬼迷心窍的利用徐朽,最后还被他察觉到端倪,这一切都是唐若依的错!”


        

郑美心实在是不能忍受,最后还是发了狠在自己的腰间弄出一大块的青紫,最后在徐朽睡醒之后来到他的面前,怯怯的道:“徐哥,你醒了,我给你熬了醒酒汤,喝一点吧。”


        

徐朽坐起身摸了摸头发,看着郑美心的娇弱的侧脸和微红的眼尾,最后还是心软接过碗喝了一口。


        

见他喝完了,郑美心露出会心的微笑,她特意坐在床边接过他手里的碗,她特意换了一身上下两件的套装,上面的白色短款T恤很是时髦,只不过动作太大,露出了腰间那一大块的青紫。


        

就在郑美心要起身之际,徐朽忽然拉住她,冷着声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那个姓唐的女人给推得吗?”


        

郑美心有些慌乱,转了个身,有些不知所措:“不,不是。”


        

“我问你是不是?”徐朽忽然提高了音量,吓了她一跳,郑美心瞳孔一缩,微微点头。


        

徐朽立即下床穿衣服带她去医院,出门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很热烈,此刻已经是接近中午了,郑美心穿的短款的T恤颜色很艳,粉红色衬得她皮肤很白,只不过时不时露出的后背让人有些可惜。


        

两人到了医院,徐朽一手揽住郑美心的腰肢往医院走去,一直跟在他们车辆身后的狗仔一看到这个,立即拍了好几张照片。


        

晚上,关于唐若依欺负郑美心的事件又一次升温,唐若依看到新闻的时候已经是结束了一场戏回到家的时候。


        

鸭鸭因为刚来,所以学校她还没有找好,只能在家呆着,没事的时候就看着电视,画画,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情,不过很少会出去和同龄大的小孩玩在一起。


        

门关传来响动,鸭鸭立即跳下沙发窜到唐若依身边,抱着她的腿一个劲的喊着妈妈,似是怎么喊都不会腻。


        

听着一声声的娇柔软糯的声音喊着自己妈妈,唐若依心都软了,对她也感到几分抱歉和愧疚。


        

“妈妈,上面的人是不是再说你啊?”在唐若依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鸭鸭忽然大声喊道。


        

唐若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即走出来,哪知道却都看到好几个闲适的娱乐圈看点放着自己的照片。


        

“今日,风头最盛的一线女明星郑美心出现在医院,看到这张照片网民议论纷纷,尤其是在昨天爆出新届小花唐若依在剧组仗着后台硬欺负前辈,大家可以联想一下....尤其是今日郑美心在微博上发的一些话.......”


        

电视上娱乐新气象的主持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带着很明显大的误导因素在里面,看到这唐若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鸭鸭担忧的看着唐若依:“妈妈,她们都是坏人!”


        

唐若依笑了,摸了摸她的脑袋,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好了,不用理会那些,我们先吃饭。”


        

鸭鸭点头,虽是这样说,饭桌上,唐若依和鸭鸭两人都没有吃多少,就在唐若依看着面前剩下一大半的饭菜纠结的时候,门口传来响动。


        

唐若依抬头看去,进来的是一脸风尘仆仆的宋司琛,他看着一大一小抬头望着自己的母女,松口气,大步上前将唐若依揽进怀里,低沉的声音道:“吃饱了?”


        

唐若依愣愣的点头,鸭鸭忽然开口:“没有好不好,妈妈吃的比猫咪还少。”


        

唐若依面色一红,没想到在鸭鸭面前说谎被拆穿了,宋司琛看了一眼唐若依面前还是满满一碗饭,将目光转移到唐若依涩燃的表情上,叹口气。


        

“你吃这么点怎么行,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我给你做。”宋司琛不介意宠着自己喜欢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