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压抑的情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依,你现在有没有把我当朋友,这么大事情也不和我说?”夏杜娟刚到就心不平的说道,究其根本还是担心鸭鸭。


        

唐若依面色惨白,抬起头看着夏杜娟的眼神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一看就知道是吓得不轻。


        

夏杜娟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消失了,怜惜的抱着她安慰:“没事的,鸭鸭福大命大会没事的。”


        

“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让她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要是我早点发现,鸭鸭就不会躺在这了。”唐若依陷入极度自责,她现在都不想去想鸭鸭一个人在家晕倒的情形,一想她的心就痛。


        

夏杜娟叹口气,也知道鸭鸭在小依心中的地位,蹲下身,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部,声音温柔的道:“这不是你的错,这件事情就当是个教训。”


        

唐若依没有说话,夏杜娟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感觉都是无用功。


        

宋司琛从主治医生那边过来,夏杜娟淡淡的打了个招呼,最后还是问了一下鸭鸭的具体情况,宋司琛说过了今天就会没事之后,就将唐若依接过去了。


        

“小依,我们今晚在这边睡,待会去买点日用品如何?”宋司琛也知道唐若依不可能会回家住,只能退而求次地住在医院,毕竟鸭鸭住的是VIP病房,所以里面的床很大,到时候她和鸭鸭住在病床上,他睡沙发。


        

唐若依没想那么多,兀自点头。


        

时间太晚了,宋司琛让夏杜娟先回去不用担心这边,夏杜娟虽然担心,可也知道自己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先回去,打算明天再来。


        

“好了,她会没事的,相信医生也相信我好不好?”宋司琛覆手倾上唐若依的后背,声音低沉而又带着一丝喑哑。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天知道刚才唐若依在那哭的天昏地暗,他的心有多痛,也从这件事情知道了鸭鸭在小依心中的地位,想起她再难怀孕的事情,宋司琛低敛下眉眼,敛去眼中的波涛。


        

将怀中的女人抱紧,唐若依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忙推搡着他的肩膀,吸吸鼻子,软糯的道:“那我们先去买日用品吧,不然待会鸭鸭醒了找不到人怎么办?”


        

宋司琛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拉着她的手便往楼梯方面走去。


        

只是唐若依还是觉得有些变扭,微微挣扎,想逃出宋司琛的怀抱,然而他不断加大力度,根本就挣不脱,她不由有些恼怒。


        

“宋司琛,我没事了,这里是医院你先放开好吗?”周围偶有人经过,目光都在唐若依两人身上停留,实在是让她尴尬不已。


        

“你刚才哭了那么久,身子不是无力了吗,我怕你摔倒。”宋司琛一本正经的说,倒是让唐若依险些信了他的话。


        

“我有力气,你放开,别人都在看呢。”唐若依现在可也算是个名人了,虽然是黑红,可被人认出来还是一个麻烦事,所以唐若依现在只想低调一点。


        

尤其是这个关头还把鸭鸭的事情给捅出去了,她担忧的问宋司琛:“司琛,这家医院的保密性怎么样,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就影响了鸭鸭。”


        

虽说医院都会有保密协议,但谁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被有心人捅出去,网上的那个视频有她的正脸却没有鸭鸭的,这是她不想再分精神去管这件事情的原因。


        

“放心,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宋司琛摸了摸唐若依的脑袋,安抚。


        

唐若依信他,也就不再担心这件事情。


        

下了楼,走出医院大门往左边走大概一条街的距离就有一家大型的超市,只住一晚所以洗漱用品唐若依没让宋司琛买太贵的。


        

二而贴身衣物是宋司琛派人去唐若依的公寓去拿的。


        

回到医院的时候,唐若依径直走到病床边,宋司琛将洗簌用品在浴室内摆放好,走出来见唐若依面色沉重的看着鸭鸭,他叹口气走过去。


        

“你先去洗澡,”宋司琛见唐若依没有动作实在是不想见到她这个样子,随即接着道:“你不愿动是想让我帮你洗?”


        

刚才说要去买东西也只是想带她出去散散心,哪知道即使在超市内她也是衣服魂不守舍的模样,他真担心她的身体承受不住。


        

唐若依眨了眨,用手背抹去渗出来的泪水,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似是想到什么,眼泪制不住的往下流,宋司琛一下子就慌了。


        

焦急的捧着她的脸,慌不择乱的说“别哭了,是我不对,你别哭了好吗,别哭了,我难受……”


        

唐若依不知道有没有,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浸在过去的伤痛之中。


        

此刻的宋司琛只觉得唐若依离自己明明如此之近,可心的距离却是遥不可及。


        

这一夜,宋司琛失眠了,如同躺在病床上的唐若依,两人的心思各异,可是有一人在不断的想靠近,靠近她的心。


        

第二天下午3点,陈南峰给夏杜鹃,去了一个电话,说是要带她去参加今晚的宴会,目的却是为了缓和他和夏杜鹃之间的关系。


        

毕竟昨天他把夏杜鹃扔在了影院,他虽然没有良心不安,可到底还是需要借助她达到自己目的。


        

“我会去的,那你是现在来接我吗?”夏杜鹃接到陈南峰的电话的时候,乐不可支。


        

陈南峰点头:“我半个小时到。”


        

挂了电话,夏杜鹃忙着进衣橱间去换了一条露肩的长裙,裙摆飘飘,再配上一个精致的妆容,实在是惹眼得紧。


        

今晚的宴会是陈氏内部举办的,受邀的人员大多是公司的老总,以及公司内部人员,像是陈南峰这种带着家属来的人也不少,所以整个宴会人特别多。


        

夏杜鹃挽着陈南峰的手肘走进宴会大厅,几乎所有的视线都移过来,毕竟,陈南峰的身份大家都众所周知。


        

而夏杜鹃的身份在场的人也都是知道的,毕竟也有过几次合作,而现场也有许多和夏杜鹃家的公司有过合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