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四百零一章 婚礼现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若依瞪大眼,没想到是他,杜莫生。


        

“我来救你出去,听我的话。”杜莫生松了她的嘴,微微起身,伸出手,唐若依立即将手放上去,只不过因为她的脚受了伤这一下子就栽下去了,发出一点点声响。


        

“嘿,老皮,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一个男人抽着烟,疑惑地道。


        

“哪有什么声音?”被唤作老皮的男人皱了皱眉:“赶紧的,你打不打?”


        

男人看了一眼不耐烦的老皮,将牌搁下:“你们先玩,我去看一下。”


        

唐若依被杜莫生抱起塞进窗户外,唐若依站定,伸出手让杜莫生赶紧出来,就在此刻,唐若依的目光越过杜莫生看到他身后的男人,瞪大了眼,小声提醒:“小心后面。”


        

然而还是慢了,杜莫生的后脑挨了一棍,唐若依惊得后退,赶紧转身就跑,男人冷笑一声,朝着身后敢来的人道:“赶紧出去追,那人跑了。”


        

等到人出去追之后,男人用脚踩了踩杜莫生的胸膛,鄙夷的嗤笑一声,就这样的居然还敢独身来救人,不知所谓!


        

唐若依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感觉胸口的氧气渐渐要接不上了,脑子缺氧,唐若依晕过去的前一秒看到几个大男人骂骂咧咧的朝着她走来,凶神恶煞的。


        

她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去的,还连累了杜莫生。


        

唐若依这几天和杜莫生关在一起,绑匪似是并不把杜莫生看在眼里,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


        

杜莫生迷迷糊糊的醒来,唐若依立即惊喜的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后脑勺还痛不痛?”


        

杜莫生摸了摸,感觉到了一个凸起来的包,摇摇头:“我没事,你怎么样?”


        

唐若依当然不会说自己有事,听到他声音沙哑,心里很难受,她就是一个灾星,不然怎么和她有关系的就没有舒坦过。


        

杜莫生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叹口气:“小依,虽然你喜欢宋司琛,只是你性子不适合和他在一起,你三番四次的受到伤害全都是因为他,这一次要是出去了,你听我的,别再和他扯上关系了好吗?”


        

唐若依愣了愣,最后皱起了眉头:“莫生哥,这次的绑架和宋司琛有关?”


        

唐若依此刻的形象实在是算不上好,可奈何长得美,即使灰头土脸的也是美女,皱着眉头的她更是令人怜惜。


        

“还记得安宁吗?她出来了,她要求宋司琛和他结婚才会放了你。”杜莫生点到即止,相信她会懂自己的意思。


        

唐若依没想到居然是安宁,当时自己被一个穿着一声白大褂的男人捂住口鼻,没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就到了这地方。


        

“那他呢?”唐若依眼中闪着光泽,杜莫生心中很烦躁,可是也知道不能强求。


        

“我来这里的时候,他去和安宁见面了,只不过一直打不通电话,后来我有了你的消息就赶过来了,相信他应该察觉到不对劲。”


        

自从上次见面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宋司琛看着越发的沉默了,孙怡茉来找过他好几次,但是宋司琛都把她打发了,他现在不想见她。


        

孙怡茉出来的时候,眼神阴狠,周围的人都远离她。


        

孙怡茉咬着牙,恨恨的看着走过来的安宁,冷笑:“安宁,你以为你来这一招有用?你绑了唐若依,还想和琛哥结婚,你到底图什么?就图琛哥妻子这个位置,还是什么?你觉得等到唐若依回来,你的日子就会好过?”


        

安宁被迫停下来,看着她巧笑嫣然:“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毕竟你是想肖想这个位置,你的好琛哥都不给你这个机会。”


        

“你别得意,我就看你的下场有多惨,到时候唐若依才是胜者。”孙怡茉故意气她,心中的郁气难消。


        

安宁冷笑,忽然上前一步,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道:“谁说我要放她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孙怡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鄙夷的眼神,安宁见达到效果,笑着转身就走了。


        

她们其实是同一类人,只要唐若依死了,那么宋司琛的心里的位置就会空出来,那么安宁占着宋司琛妻子的身份,她相信早晚有一天宋司琛会爱上自己。


        

等到安宁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之后,孙怡茉才回过神来,她笑了。


        

对啊,她这么震惊做什么,只要唐若依死了,那么琛哥心中最重要的人就是自己了,按她对琛哥的了解,琛哥是不会对她有好脸色的,结婚之后直接离婚是一定的,而且说不定还会把她送进监狱。


        

试婚纱的当天,安宁正在休息室内化妆,化妆师不住的赞美她的皮肤,水嫩水嫩的,安宁听得烦人,怒骂一句:“给我好好化,哪来这么多事。”


        

她在监狱里呆了几个月,皮肤还水嫩水嫩的,当她是傻子?


        

化妆师被她说了之后就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周围的助理也是如此,得到了片刻的安静之后,安宁闭上眼,她很激动,她终于要实现家给宋司琛的愿望了。


        

她倒是给哥哥和妈妈发了请帖,只不过他们到现在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想想都觉得讽刺!


        

休息室很安静,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众人看过去,门外站着一个俊美如涛的男人,此刻正紧抿着唇,面色不虞。


        

着两人一点都不像是要结婚的情侣,倒像是仇人。


        

“你们先出去。”宋司琛冷冷的道,化妆师和助理不敢多待,深怕活会烧到自己身上,立即将东西放下走出去了。


        

“小鸭子呢?”宋司琛皱眉。


        

安宁抬起头看着他,即使皱眉都这么好看,这人为什么就不能喜欢自己,这样她那还要自己这么主动。


        

她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拨弄着指甲:“急什么,结婚当天自会有人带她过来。”


        

宋司琛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出去了,他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是没有找到唐若依,连杜莫生都不见了。


        

警方那边给出的结果是杜莫生可能也被抓走了,这人还真是大胆,真以为没人治得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