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四百零五章 安宁的告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波,波哥,现在咱们咋办?”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下车看着翻下去的车辆,双腿直打抖,这下子事情就大发了。


        

本来他们只是拿钱绑人,雇主那边也没有说要动手,可现在人质没了,而且这翻下去能不能活都是个问题,那么他们的钱还有吗?


        

“大哥,这人要是死了,咱们的钱是不是就没了?”


        

另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情况比他也好不了多少,这可不是绑架的问题了,而是染上人命了。


        

被唤作波哥的男人和老皮关系不好,明面上是老皮当老大,可是众人对他并不是很信服,反而是有些畏惧波哥。


        

波哥目光阴狠的看着山路,忽然开口:“这几日下雨,这里的路本来就不好开车,他们翻车了管我们什么事,走吧。”


        

“那,波哥,雇主那边怎么交代?”穿着花衬衫的男人依旧在纠结这个问题,波哥冷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安宁一晚都没怎么睡,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的不安在渐渐的扩大,尤其是绑匪那边电话打不通,而结合之前宋司琛和自己说话的语气,难不成.....宋司琛真的把唐若依救出去了?


        

安宁咬碎了压,妈的,要不是她手上没有人脉,怎么可能会找这样的不靠谱的,看个人都看不住,最后人丢了不说还把自己给卖了。


        

安宁现在在这待不下去了,至少她手中还这个小不点,即使他说的是真的的又如何,还要唐若依对这个小不点在乎,那么自己手里就还是有一个把柄。


        

她立马起身去房间收拾了一些东西,可还没等她收拾好,身后就传来一声冷呵:“别动,双手抱头。”


        

安宁缓缓的转头,看着站在门口举着枪的几个警察,面色镇定,后面进来的警察一个个搜查房间,最后在一个小房间里找到了一个小女孩。


        

鸭鸭很安静,宋司琛从门口走进来,脚步有些急切,鸭鸭抬起头看向他,忽的从警察的怀里下来跑到宋司琛的身边,抱住他的大腿:“爸爸,你救救妈妈,救救妈妈。”


        

“那个坏女人说要让妈妈死,说要扔到海里喂鲨鱼.....”鸭鸭到底是个孩子,虽然乖巧,可是一旦解救之后,身边有了依靠,神经一下子就松懈下来了。


        

“乖,有爸爸在,不会的,不会的。”


        

宋司琛的目光和被压出来的安宁对上,他将孩子递给一边的手下,随后沉默的走上前,警察看着他,想让他让开一下,哪知道他居然会直接动手。


        

现在的人都懵了,可是也理解。


        

宋司琛下手一点都没有顾忌她是个女人,下手专挑看不见的地方,空气中传来一声声拳头入肉的沉闷声,偶尔有几声骨头的咯吱断裂声以及安宁忍不住出口的求救声交杂在一起。


        

鸭鸭不知道发生了,脑袋被人抱住挡住了视线。


        

警察将安宁带回警局,宋司琛让人把鸭鸭带回去,随后便去了警局。


        

审讯室内,安宁整个人狼狈不堪的坐在椅子上,双手被铐住。


        

刘队走进来,拍了拍正在发怒火对的队友:“我来。”


        

队友心里有怒气,起身让了位置走出去,刘队看着安宁,翻了翻面前的证据和资料:“我说你也是胆大,明明只是暂放,你却做出这么大的事情,这一次你就真的出不去了。”


        

安宁冷笑一声,抬起头不屑的道:“我乐意。”


        

刘队挑眉,这样的人才是最难办的,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心理素质强大,尤其是无所求的犯人。


        

“刘队。”门敲响,门外站在的是局长,刘队立即起身走了出去,他一出去就看到局长身后的男人,还不等他开口,局长便道:“让他们旧识说说话。”


        

局长都发话了,刘队也只能同意,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之后,宋司琛走进去,安宁听到这沉稳的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来了。


        

“宋司琛,你说唐若依要是死了,那你还会活吗?”安宁头也没抬的问道。


        

“不会。”宋司琛回答的毫不犹豫,也就是他这态度,安宁笑了。


        

监控室内的局长以及刘队等人都惊讶了,宋司琛是谁,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痴情,不独活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人能相信,可是他们却下意识的相信宋司琛绝对会做到。


        

“宋司琛,你说你要是喜欢我多好,唐若依有什么好,那么多人喜欢她,你就不能喜欢我?”安宁情绪激动,眼中有着疯狂。


        

宋司琛没有说话,在她的对面坐下来,眼神冷冽,他的手搭在桌子上,食指在桌面上有规律的敲击着,压抑感扑面而来,他道:“安宁,若是你不存在这个世界上该多好。”


        

安宁身子发抖,忽而笑了出来:“我就偏不如你所愿,你以为你是谁,宋司琛,我告诉你,你就是个人渣,你不配拥有唐若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多年没有女人不过是你不喜欢女人罢了,当年你妈的那件事情在你心里留下的阴影很大的,是不是觉得女人很恶心,可你最后还不是喜欢上了唐若依?”


        

“唐若依那个女人遇上你完全是她的不幸,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真心对待的妹妹孙怡茉可是每时每刻都在防着你身边的女人呢,唐若依那样的小白羊怎么可能斗得过她,宋司琛,你这种人不配拥有爱情,也不配拥有爱,你活该下地狱!”


        

宋司琛猛地起身牵制住她的下巴:“你再给我说一遍?”


        

安宁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她直视着他殷红的眼睛,接着道:“孙怡茉的身体早就已经好了,所为的输血不过是她对付唐若依的把戏,你不知道吧,孙怡茉可是将她的主治医生收买的彻彻底底,你不觉得心痛吗?”


        

“啊?唐若依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亲手拿掉的,就是为了救你那个所谓病危的妹妹,可是那都是她装的啊,装的!”安宁越说越带劲,她就喜欢看宋司琛变脸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宋司琛的身子猛地往后退,安宁摸着自己的脖子,左右摇摆了下:“宋司琛啊,你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去纠缠别人了,唐若依身边可是多的是喜欢她的,杜莫生不就是一个,你啊,不如和我一起死,如何?”


        

宋司琛抬起血红的双眼,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安宁心口一滞,随后就听到他道:“你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