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5章 小两口耍花枪回家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


        

林枝探望完老人,准备回宋家。


        

她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想起宋御臣说的话,于是给他发微信,问他下班没,能不能送她一程。


        

宋御臣秒回,扔了一个定位,让她去到门口,给他发信息。


        

林枝定睛一看,是一个名叫盘丝洞的酒吧,啧啧,这名字起得还真够活色生香。


        

她回了一个好字,打车前往。


        

林枝到了盘丝洞门口,如宋御臣所说,正准备打电话告诉他——


        

“请问是来找宋先生的吗?”男经理毕恭毕敬的问。宋先生有交待,如果门口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让务必及时通知。


        

其重视程度,经理觉得,这女人跟宋先生,一定有莫大的关系。既然人都到门口了,如其浪费时间通报,倒不如把人直接往包间里带。


        

林枝点头:“嗯。”


        

“请随我来。”经理恭敬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包间里。


        

宋御臣和一群发小聚会,香槟美女一样不少,但他整晚滴酒未沾,也远离女色,仿佛游离在人群外。


        

宋御臣忽而发问:“我是不是很难相处?”


        

为什么他每次好心好意的鼓励与夸奖,林枝都觉得他在嘲讽。


        

“是有点,”唐方点头:“你看你,说好的兄弟聚会,不喝酒也不要女人喂葡萄,你这样显得我们很渣。”


        

“自信点,把有点两个字去掉。”柯彬笑得一脸风流。他也是仗着和宋御臣从小玩到大这份情谊才敢乱说这个话。


        

宋御臣抓起一把葡萄扔过去。


        

就在此时,一紫衣女人站起,摇曳着走到宋御臣身边:“宋先生,看来心情很烦闷,不如莉莉陪你喝两杯?”


        

都说富贵险中求。


        

虽然听闻宋御臣不喜女色,一整晚也没有碰过女人,但莉莉觉得,凡事都有例外。


        

也许,她就是宋御臣的意外呢?


        

唐方和柯彬对视,眼里不约而同流露出对女人的同情。


        

须知道上一次不知死活妄图勾引宋御臣的女人,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莉莉拿起一杯酒,另一只手也顺势挽上宋御臣的胳膊,娇声娇气:“宋先生,来嘛~”


        

宋御臣低眸,看着女人无骨般缠上他的手臂——


        

莉莉将酒杯往宋御臣嘴唇凑近了些:“宋先生,今晚让我……啊!”


        

莉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只见她的脖子被宋御臣紧紧掐着,整个人被压制在柔软的沙发里,宛如一条待宰的鱼!


        

宋御臣神情狠戾:“你他妈新来的?!”


        

莉莉面容狰狞,面色绯红,难受至极。


        

唐方见状,拍了拍宋御臣的肩膀:“御臣,行了行了,再掐就要闹出人命了。”


        

“是啊,”柯礼帮腔:“这次是我手下的人培训疏忽,以后我一定会加强培训,让大家死都不要碰你,成不?”


        

宋御臣冷冷收回手。


        

莉莉捂着脖子,连爬带滚逃出包间。


        

宋御臣刚坐下,察觉门口有一道视线看过来,他下意识抬起头。


        

当视线接触到站在门口的林枝时,宋御臣浑身一僵,她、她怎么进来的!


        

林枝重重的咽了咽口水,太吓人了,刚才那一刻的宋御臣,仿佛从地狱走来,索取人命。


        

算了,她还是自已打车回家吧。


        

想着,林枝转身即走,假装自已没有来过。


        

“林枝!”宋御臣立刻站起,大步追出去!


        

唐方:“……”


        

柯礼:“……”


        

林枝?


        

这女人什么来头?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宋御臣着急。


        

宋御臣一直追林枝追到酒吧门口,他失了耐心,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可对她就是凶不起来,眉头压着怒气,耐心:“往哪走,我车在停车场。”


        

林枝触电般闪开:“不用了宋先生,”她稳了稳自已恐惧的神色:“我,我自已打车就好,不阻碍宋先生,再见。”


        

林枝急急忙忙跑开,她才不嫌命长呢。


        

林枝站在公交站前。


        

可惜现在是晚高峰,一辆空的都没有。等着等着,的士没等来,倒是等来一辆黑色卡宴。


        

林枝认得,那是宋御臣的座驾。而且透过挡风玻璃,能看到他俊俏的面容,于是她侧身,假装没有看到。


        

宋御臣看着林枝这模样,气得暗暗咬牙。心里生起一种时不待我的辱命感。他把车子往前驶两米,停在林枝身边,将车窗滑下:“上车。”


        

林枝心里默念听不到三个字。


        

宋御臣也不管她,就这么停着。甚至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面,指尖无节奏的敲击,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很快,林枝先站不住了。因为,后头陆续驶来几辆公交车,但宋御臣仍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姑娘,上车吧,耍花枪回家耍去。”


        

“就是,我还赶着回家呢。”


        

“没见过闹别扭闹来公交站的。”


        

林枝抵受不住群众压力,上车。


        

她拉开后座的车门,发现纹丝不动,知道宋御臣是要她坐前面的意思,她也懒得再争执,转而拉开副驾的门,轻轻一用力,就开了。


        

林枝坐进去。


        

宋御臣很满意这种结果,发动车子。不过,车子驶出几分钟宋御臣就发现不妥,因为林枝一直贴着车门而坐,诺大的真皮沙发,她只坐了三分之一。


        

“……”宋御臣觉得他有必要解释一下:“其实我平常不是这样的。”


        

“本市最权贵的男人是谁?”林枝忽而问。虽说是怕他,但是她更受不住林香凝那副嘚瑟的嘴脸。


        

“?”


        

话题跳跃得太快,宋御臣稍微出神,当悟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最权贵的男人?


        

不就是他?


        

宋御臣清了清嗓音:“远在天边……”


        

“让我看看是什么人瞎了狗眼!”林枝愤恨,竟然娶林香凝那种女人。恰好与宋御臣的声音叠在一起,她狐疑:“你刚才说什么?”


        

宋御臣险些咬了舌头:“哦,没什么,我说我不知道。”


        

是吗?


        

林枝明明听到他好像说什么远在天边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