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0章 找出教训她的小贱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替两个孩子扎完针,拿着废弃的针管从房间出来想扔掉,就看见宋御臣站在小露台门口,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不知道在瞎转悠什么。


        

林枝走近两步,正想喊一声宋先生,当看清他手上的单子,竟是theone设计大赛宣传单张,意识到宋御臣想做什么,语气冷了几分:“宋先生。”


        

宋御臣没想到这么倒霉,竟被林枝直接撞上,他也不藏了,递出单张:“试试。”


        

“我不会参加的。”林枝把话说得决绝,希望能打消他的念头。


        

宋御臣真不爱看她这个样子,明明她对设计还有火苗,有希望,怎么就宁愿当枪也不去比赛呢:“给自已一次机会。”


        

林枝深呼吸,她知道宋御臣是为她好,可是:“比赛是有很多方面组成的,不仅仅只有所谓灵气就行。况且灵气这种东西见仁见智,你觉得好,到别人眼里,没准只是垃圾一张。”


        

所以,何必去自取其辱呢。


        

宋御臣说不过她:“试试怎么了,你多的是时间准备。”


        

林枝倔强:“谢谢宋先生一片好意。”


        

宋御臣盯着她的小脸。


        

明明透着一股苍白,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偏偏,却有一股天大的蛮劲在里头。仿佛只要她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真搞不懂,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怎么比八九十岁的老人还要倔强。


        

“你是不是被人打击过,不然怎么这么没信心。”宋御臣思来想去,也就这么一个可能性。


        

林枝抿着唇,不吭声。


        

后来,吃完晚饭,林枝陪着宋衍还有小宝在房间里玩了一会,然后催促他们去洗澡,十点半,让他们上床睡觉。等他们都睡着后,一天,又悄无声息过去。


        

林枝看着天外黑下来的天色,突感一阵迷茫。


        

这样的日子,如果不是有小宝陪着她,林枝真觉得很没劲头。


        

是夜。


        

宋御臣忙完,一抬头,已经是凌晨三点,他合上文件。


        

顾深总说他下班早,但他其实不过是换个地方办公罢了。


        

宋御臣离开书房,打算洗漱休息。


        

出去后,他下意识看向小露台,发现黑着灯,竟有半分低落。


        

不过,林枝那女人肯早点休息也好,不然天天熬夜给人做枪,真不知道她图什么。


        

宋御臣洗漱完,睡意全无,想着不要浪费时间,他下楼续一杯咖啡,打算趁着精神劲把一份招标合同看完算了。


        

楼梯下到一半,宋御臣脚步停住。


        

只见林枝竟一个人坐在诺大的沙发上,她双腿蜷缩起来,大半张脸埋在膝盖后面,整个人看起来小小一坨。


        

宋御臣不敢发出动静。


        

因为他注意到她脸上晶莹的泪光。


        

这些泪,就像巨石,狠狠砸进他的心窝,将他的心湖,搅乱得翻天覆地。


        

站了大约半分钟,宋御臣向前,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面纸,递到她面前:“下午的话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没兴趣就行了。”


        

宋御臣直觉告诉他,一定是他下午的话,刺激了林枝,导致她难过。


        

在她的眼泪面前,他只能无条件退让。


        

林枝抬起头,但她没有接纸巾,维持抱着膝盖的姿势:“我是不是也没那么差?”


        

嗓音里有着浓烈的哽咽。


        

自发生几年前的事,加上她的手受伤,她真的很不自信。虽然是有人嘲笑她,但重要的是,她自已都看不起自已。


        

宋御臣看着她泪汪汪的双眼,喉头发沉:“当然,你最棒。”


        

……


        

林家。


        

林妙雪双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由于怀孕,根本不敢用药,她只能躲在家里,任它自然消肿:“二姐,你一定要帮我啊!”


        

林香凝这两天被陆红忆催了百八十遍,让她回家,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只是要她处理林妙雪这摊子破事,摘下墨镜,没好气:“我很忙的,这点小事别来烦我!”


        

林妙雪不满:“姐,我都被人打了,怎么是小事,你赶紧让姐夫帮我查出凶手,看是谁雇凶给我耳光!”


        

宋御臣在本市势力深不可测,一定可以帮她抓到凶手。


        

林香凝听到宋御臣的名字就没好气,好歹是一夜风流过的女人,他就这么冷冰冰对她。


        

那天她去高尔夫场接宋衍的事,真是越想越奇怪。尤其是宋衍,长得跟个女孩似的。


        

林香凝心头浮起一抹不好的念头,忽而问:“你见过林枝女儿没有。”


        

“姐,”林妙雪气得跺脚:“我在跟你说凶手的事,你干嘛扯开别的话题!”


        

陆红忆觉得事有蹊跷:“香凝,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林香凝是她三个女儿里面,最聪明,也最有狠劲的一个。


        

原本她因为生不出儿子一直被人狠狠嘲笑,没想到林香凝争气,一攀就攀上宋御臣,自已成为知名设计师不说,还一举带领林家重振雄风,现在大家巴结她都来不及。


        

“我觉得……”林香凝想说觉得宋衍很像女孩,但这样的话,说出来只是像个笑话,便摇头:“没事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虑,自从知道林枝回国,她一直心神不宁。


        

看来她要抓紧时间处理掉林枝这个大麻烦才行。


        

林妙雪见大家都不理她,生气:“妈妈,姐姐,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


        

陆红忆无语:“香凝,你就帮帮妹妹吧,省得她一天到晚都嚎。”


        

林香凝烦:“知道了,我跟御臣说声,但他贵人事忙,帮不帮,我不保证。”


        

林妙雪一秒喜上眉梢:“姐夫一直对你有求必应,你开口,他一定帮。我就看看是哪个小贱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林香凝勉强勾了勾唇角。


        

在外人看来宋御臣确实对她很好,但只有她知道,宋御臣只是不想麻烦,才用各种资源堵住她的嘴。就像打发叫花子一样。


        

……


        

林枝决定参赛了。


        

不奔奖不为名,就为宋御臣那晚说了句,她最棒。


        

眼见宋御臣放下财经报纸,就要出门上班,林枝走到他跟前,把这消息告诉他:“宋先生,我决定参赛了。那晚谢谢你。”


        

从小到大,她都是在打压之下成长,后来更是发生一系列的事,让她的心,更敏感。他是第一个鼓励她的人。


        

宋御臣放下报纸:“好。那为了庆祝你迈出第一步,晚上我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