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2章 家里有个女人挺好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宋御臣满脑子的颜色画面遏制不住时,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瞥一眼,见来电者是林香凝,顿时,宋御臣脑内所有的旖旎画面像玻璃一样碎裂。


        

正想当作看不见,结果小宝好心提醒:“爹地,你电话响啦!”


        

林枝微微瞪一眼小宝,眼神无声责怪她多事。宋御臣的模样,分明是不想接听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来电。


        

宋御臣朝着小宝微微一笑,宠溺:“好,爹地现在听。”


        

说着,将手机举起,贴近耳朵。


        

“御臣,有件事要你帮忙。”林香凝的声音传出。


        

“说。”宋御臣清冷。


        

“妙雪不知道得罪谁,被人刮耳光刮得脸都肿了,她这两天一直跟我哭诉,你帮她找出凶手,给她出口气,不然她能烦死我。”


        

“……”宋御臣。


        

林妙雪的耳光是他找人去刮的,难不成要他把自已供出去?


        

“御臣,帮帮我吧,妙雪好歹是我妹妹,对方敢打她,就是在打我的脸。”林香凝央求。


        

宋御臣觉得麻烦,敷衍:“忙,再说。”


        

随即,挂了电话。


        

什么破事,林妙雪得罪了宋慧敏,要他出手教训,现在林妙雪也要他找出对方教训,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林枝见宋御臣仅用四个字就结束了一通电话,说,忙,再说,真觉得眼前的他,冷得令人发颤。


        

就像初见时,他给她的感觉一样。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


        

吃完晚餐,一行四人离开。


        

宋御臣开车,林枝和两个孩子坐在后排。


        

宋御臣频频抬眼看着上方的后视镜,因为正好可以看见坐在中间左右手各搂着一个孩子的林枝,这场景,十分温馨。


        

没遇林枝之前,母亲总让他赶紧找个女人回家,说家里没个女主人不行。


        

要么就和林香凝干干脆脆结婚,要么就谈清楚,他另外再娶。


        

那时宋御臣觉得家里多一个女人是件很恐惧的事,所以一直漫不经心,得过且过。


        

但现在看来,是他狭隘了。


        

林枝一直陪着孩子们聊天,虽然宋衍不说话,但会用眼神和她沟通。一个自闭小孩能做到这一点,林枝觉得很棒了。


        

见前方有一家书店,想到里面可能有文具卖,林枝抬手拍了拍宋御臣的胳膊:“宋先生,能不能书店面前停一下,我想买点画笔。”


        

既然她决定参赛了,就不用只用铅笔,力所能及,把稿子画得好看一点。


        

宋御臣对宋先生三个字很不满,他特意放慢车速:“叫我名字。”


        

“……”林枝咬着下唇,御臣么?


        

好为难。


        

宋御臣也不催,反正他开得再慢,也快要驶过书店,就看林枝怎么选择。


        

林枝见他总有轻易拿捏人的本事,上次在公交站台也一样,利用群众压力逼迫她上车,她闭了闭眼,喊就喊吧:“御臣,停车。”


        

难得这次恰好经过,总比她要特意请假出来买好。


        

宋御臣很受用,听她嘴里御臣两个字,头一回觉得自已的名字其实也挺悦耳。


        

他遵守诺言,将车子停在书店门口。


        

林枝下车:“宋先生,麻烦你等等我。”


        

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她明明是宋家保姆,但是,宋御臣又是鼓励她参赛,又是请她吃饭,还要等她。


        

林枝恍惚觉得,宋御臣更像是她的保姆……


        

咳。


        

宋御臣见她一秒打回原样,不满:“叫我名字!”


        

他一定要把她的坏习惯纠正过来!


        

林枝觉得他真像个小孩子,小宝都没他这么较真,无奈:“好啦,孩子们都在呢。”


        

他就不能拿出一点父亲的沉稳。


        

宋御臣一秒被顺毛。


        

因为林枝那一句好啦,带着几分小情侣打骂的娇俏


        

林枝进入书店。


        

果然有专卖文具的区域。


        

现在的书店都流行这么搞,要么和咖啡店融合在一起,要么和文具店。


        

林枝想着宋御臣还在外头等着,她速战速决,选好之后,抱着文具去结账。


        

就在排队的时候,听到前面两个女孩正拿着一本书在讨论。


        

林枝其实不八卦,但是她们嘴里的名字,让她无法忽视。


        

长头发女孩:“香凝以前设计的臻致系列那条项链好好看哦,我老师一直拿那条项链举例,说很有灵气。”


        

短头发女孩:“其实我觉得臻致系列每一款都很好。简直是香凝的巅峰之作。”


        

长头发女孩:“对,我好期待香凝能够超越巅峰。我真的超崇拜她。”


        

林枝听着她们的一言一语,视线往她们手里的书看去。


        

那是一则访谈,配图是林香凝的照片,还有项链图片。


        

林枝看着那张配图,瞳孔一缩!


        

这项链,怎么跟她以前画过的这么相似!?


        

“把书借我看看!”林枝将书夺过,她睁着眼睛看项链,果然,项链的整体设计,分明是她想出来的!


        

只是其中加了几点细节。


        

长头发女孩:“你是香凝的新粉吧,你翻一页,后面有整套臻致系列的作品,都超好看的。”


        

林香闻言,立刻翻页。


        

当看见整套作品,每一件,都有她曾经设计过的影子时,她脑袋轰的一声!


        

林香凝一定是碰了她的东西!


        

几年前她仓促逃离林家,根本来不及收拾行李,画过的稿子全部都在房间里。


        

肯定是林香凝拿着她的设计稿,加以改造。


        

而且她画的这几款作品,根本不是什么系列,只是一时兴起随手画的,没想到林香凝把它们硬凑成一起,还起名臻致。


        

真是虚伪!


        

林枝气得下意识用力捏住书页,结果右手腕一个刺痛,她立刻松开力道。


        

长头发女孩:“喂,你把书弄皱了!”说着,一把将书夺回过,颇为爱惜的抚平纸张。


        

林枝后来脑子都是懵的。


        

万万没想到林香凝这么卑鄙,竟然盗用稿子。


        

不过,她们连知道她睡错人,还故意不说,等着她把孩子生下看笑话这种缺德事都干得出来,等于花十个月,看一场闹剧,与之相比,盗用稿子,又算得了什么。


        

宋御臣隔着车窗看见林枝空手出来,再见她一脸恍然,心里一咯噔,立刻推门下车,跑到她身边:“枝枝?”


        

等不来回应,便见她眼眶里滚落一滴很大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