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40章 他所有的温柔都给她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子一路前往盘丝洞酒吧。


        

林枝见又是这里,狐疑:“宋御臣很喜欢来这间酒吧么。”


        

“是的,盘丝洞是宋先生的好朋友柯礼开的,所以有什么大小聚会,宋先生都会选择这里。”唐助理解释。


        

“原来这样。”林枝喃喃。


        

接着,她跟随唐助理,进去盘丝洞。


        

这里的设计也符合这个名字,墙壁上有很多仿真蜘蛛丝,一群人仿佛在山洞里面蹦迪。


        

上次来她都没有细看。


        

林枝对吵闹的环境向来不感冒,她听着这些躁动的音乐,一点想要舞动身体的感觉也没有,只觉得吵闹,想赶紧回家。


        

不过她答应出来,除了不想拂宋御臣的邀请外,更重要的是,她想把礼物送给他。


        

原本觉得贸然送他钢笔,很奇怪,现在好了,她有借口了。


        

庆功宴上送礼物,不突兀吧。


        

想着,林枝捂紧自已的小包。


        

一枝钢笔上万块,她还是头一次买这么贵的笔。


        

唐助理七绕八绕,把人带到全场最豪华的大型包间里。


        

里面男男女女,全都是穿着西装,一副精英相。这些精英们看来也是被压力弄坏了,明明穿着西装,却拿着麦克风鬼哭狼嚎,像一群小孩子打打闹闹。


        

里头没有宋御臣。


        

但林枝一眼就发现,宋御臣此时站在走廊尽头的露台外,指尖夹着烟,烟雾将他帅得逼人的脸,衬得迷离。


        

这男人,有时真像一只妖孽。


        

唐助理也后知后觉看见宋先生,于是作了一个请状:“林枝小姐,你去找先生吧,我进去玩。”


        

是时候给两人留点时间了。


        

林枝走过去。


        

露台外,除了宋御臣,还有顾深。


        

林枝走近,正想开口,便看见宋御臣扬手打掉一个小长方形盒子,里面赫然摔出一枝钢笔。


        

顾深心痛:“这好歹是张家小姐央求大牌给授名权亲手为你打造的钢笔,你看都不看,太浪费了吧。”


        

这位张家大小姐,家里就是产钢笔的,但可能觉得自已家的钢笔配不上宋御臣吧,于是央求世界知名品牌GG,授权,把logo刻在她亲手打造这枝钢笔上。


        

说真的,这个举动,应该花了上千万。


        

所以这枝钢笔,价值不菲。


        

顾深再次解释这枝钢笔有何价值:


        

“张大小姐少说花了千万才拿得这个授名权,意味着这枝钢笔,是那个牌子唯一一枝,也可能是最后一枝钢笔,什么价值,你心里有数。而且她能注意到你的钢笔坏了,证明她很细心。你就这么打掉,你对得住人家一片心意。”


        

宋御臣眼皮都没掀,淡淡吐出两个字:“廉价。”


        

什么心意不心意,所谓的张大小姐,确定只是单纯送钢笔,不是想着巴结他,然后换取更大的利益?


        

须知道张父一直都在拉拢他,很想与他合作。


        

宋御臣讨厌这种一层叠一层的利益关系。


        

顾深被宋御臣这副样子,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都不知道宋御臣是不是把浑身的温度还有温柔,全部给了林枝,对他们这些外人,都冷冷淡淡,仿佛地狱而来。


        

顾深蹲下捡钢笔,他还得把东西给人家张大小姐退回去呢,结果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


        

他抬头:“哎,林枝,你来啦。”


        

宋御臣听到林枝的大名,手一抖,慌忙将烟按进缸里,掐熄。然后站得笔直。


        

林枝已经迅速把钢笔盒放回包包里,同时把失落的心掩盖好。


        

没想到宋御臣眼光这么高,上千万一枝钢笔,竟然还说廉价。


        

她这一万块的,还是别拿出来丢人。


        

林枝走出露台,她注意到宋御臣掐烟的动作,淡淡笑了笑:“抽吧,我没关系。只要不在孩子们面前抽就没事。”


        

男人,而且是混商界的男人,天天都要交际应酬,怎么可能要求他不烟不酒,那太折磨人。


        

宋御臣盯着她:“你刚才藏起来什么。”


        

顾深一喊林枝的时候,他也转头看过去,只见林枝动作很迅速把一件东西藏起来。


        

林枝没想到他的眼睛这么锋利,嘀咕:“没有啊。”


        

宋御臣也拿捏不定是不是自已看错,故意道:“今晚庆功宴,你就没有东西要送我?”


        

林枝侧开头,受不住他炙热的视线:“你突然叫我出来,我怎么准备。”


        

宋御臣知道是这么个理,但听到这不近人情的回答,佯装受伤:“好狠心的枝枝。”


        

林枝绷不住。


        

踌躇两秒,她最终松口:“好吧,我确实给你买了礼物,是枝钢笔。”一边说,一边将钢笔盒拿出来:“不过很廉价的,才一万……”


        

手中一空。


        

只见宋御臣一把抢过去,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说真的,还挺让她高兴。


        

谁也不想自已的礼物被人嫌弃。


        

宋御臣抽掉蝴蝶结,揭开盖子,既开心,又埋怨:“这么破费,买枝三五千的就够了。”


        

她还没发工资呢。


        

顾深风中凌乱。


        

他这一刻真的怀疑宋御臣是不是有双重人格,不然一个人,怎么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有着截然相反的两面。


        

上千万一枝的钢笔,他说廉价。


        

一万块一枝的钢笔,他说破费。


        

林枝猜到顾深没有说出口的话,觉得尴尬,抬手摸摸鼻头:“三五千没有好看的。”


        

宋御臣把钢笔拿出来,黑色的笔身,像个胖子,中间胖,两头较细。金属的笔身,带着凉意。


        

“谢谢枝枝,我以后就用这枝。”宋御臣说着,从口袋里摸出那枝陪伴了他几年的钢笔,随手往楼下一扔,旋即把林枝送的,郑重的,别在口袋里。


        

林枝大惊:“宋御臣,你怎么能乱扔垃圾!”


        

虽说露台面向的不是大街马路,但高空扔垃圾也是错误的。


        

“噢,”宋御臣淡淡应一声,于是下一步,合情合理:“那枝枝陪我下楼捡吧。”


        

说着,牵起她的手,将她带离露台。


        

“……”林枝怎么感觉中了他的诡计。好像他料定她会这么说,便可以顺理成章带她离开。


        

林枝害怕会被其他人看见,等出了露台,就把手抽回来。


        

宋御臣寻思姑娘是在害羞,也没有强迫,双手插在口袋里,优哉游哉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