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47章 你真是个贱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淑青一离开房间,顿时紧张起来:


        

“儿子,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怎么认识的,她什么来头,怎么会生了孩子?妈这么问不是嫌弃,就是想知道她和前任断干净没有,不然将来那个男人冲出来找麻烦就不好,还有,你跟她谈恋爱,林香凝那边记得谈清楚……”


        

顾淑青说到最后一句,露出深深的烦恼:“不过林香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可能有点麻烦。”


        

林香凝这女人,说得好听是有野心,说得不好听,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比赛的事她有所耳闻,林香凝因为不想在考场比赛,先是找宋慧敏,然后回老宅找宋奶奶。


        

哎,真是个不省心的女人。


        

宋御臣一直静听母亲说话,等她说完,才施施然开口:“我和枝枝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她还没有答应我。”


        

“……”顾淑青突然觉得,她低估林枝了。


        

经过刚才的相处,她觉得林枝根本不是什么欲拒还迎,会特意吊高自已来卖的女人。


        

林枝还没答应,就一定有她的原因。


        

“那你要加油了。”顾淑青拍拍儿子肩头:“不过你近水楼台,也是迟早的事,我看得出来,那个女孩子并不排斥你,但你们两个都有孩子,任何一个决定,确实都要慎重。”


        

两个人,可以说分手就分手。但如果有孩子,就要前思想后,不然分手了,对孩子影响也不好。


        

那个女娃都喊宋御臣爹地了。


        

“嗯。”宋御臣就是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从来不催促林枝,也不逼她。


        

他需要做的,就是在她这只小白兔身边,种满萝卜,这样,日后当她想逃避,才发现被他的萝卜包围,根本舍不得离开。


        

顾淑青去结账。


        

喝完早茶,大家离开。


        

林枝因为有电话,所以先一步出去接听。


        

小宝跟在奶奶身边,被奶奶牵着手,学着妈咪关心长辈那样,对奶奶嘘寒问暖,说饿了要吃饭饭,冷了要穿衣衣,听得顾淑青笑到合不拢嘴。


        

林枝聊完电话,一挂机,便看见两个不速之各朝着她走来。


        

竟是周昱,还有周昱的妈。


        

几年不见,周昱沧桑了很多。


        

因为痛失林妙雪还有腹中孩子的关系吧,整个人看起来还特别憔悴。


        

林枝心里没有波澜。


        

在遇见宋御臣之前,她还觉得自已有点对不起周昱的,但是遇见宋御臣之后,她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怎么说呢,应该是被宋御臣传染,不再像以前,总是自卑。


        

周母一看见林枝就失控:“你这个贱人怎么还有脸回来,几年前害周昱还不够么,现在你一回来,妙雪就死了,你真是个害人不浅的扫把星啊!”


        

周母开口就是一顿骂,林枝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且看周母的态度,好像压根不知道,当初根本是周昱和林妙雪背叛她在先,她犯乌龙在后。


        

严格来说,她也不叫背叛吧。


        

因为她要是知道这对狗男女混在一起,打死也要分手。


        

林枝看向周昱。


        

她不怪周母,毕竟也是被骗的。


        

但她真的好恨自已,好恨周昱,好歹相识一场,周昱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


        

林枝时到今日还记得,当她分娩痛失一个孩子时,想要周昱的安慰,他却无耻之极,骂她贱人,荡妇,婊子,还说她死掉一个孩子,是上天对她的惩罚。


        

林枝为这句话,不知道流了多少的眼泪。但如今,她终于有机会,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还回去。


        

林枝故作倨傲,不让人看见她伤痕累累的心:“死掉一个孩子,是老天爷,对你这个渣男的惩罚!”


        

周昱瞳孔紧缩!


        

自已说过的话,他没有忘记。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有朝一日,林枝竟然会把这句话,还给他。


        

周母受不得这个刺激,浑身狠狠一个颤栗:“你个贱人!”


        

话音落下的同时,巴掌也扇到了林枝的脸上!


        

啪的一声,好清脆!


        

林枝被打得脸向旁边侧去。


        

“你不得好死,你个贱人,等天收!”周母一口气没缓上来,要晕倒。


        

周昱见状:“妈!”然后把人紧紧扶住,满眼痛心:“林枝,我真是看错你了,我一直为当年我和妙雪的事愧疚,觉得对不起你,但现在看来,这真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周昱把周母扶走。


        

大老远了,林枝还听到周母骂咧咧的,说扫把星,贱人,荡妇。


        

宋御臣因为等母亲还有孩子们上洗手间,所以晚一步出来。当他隔着老远看见林枝被人甩耳光,整个人错愕不已。


        

接着,迅速跑到林枝跟前。


        

只见林枝白嫩的小脸,浮起一道五指印,而且眼睛湿漉漉。但她很倔强,硬是没有让眼泪掉落。


        

这模样,更惹人心中生怜。


        

宋御臣没有忙着去追打林枝耳光的人,附近有那么多监控,他慢慢算账也不迟。


        

宋御臣一把将她的脑袋按进自已怀里:“傻枝,想哭就哭。”


        

林枝本来是能忍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宋御臣,就觉得自已好委屈,好可怜。


        

眼泪,猝不及防落下。


        

宋御臣感觉胸前湿了热了,心里的难受翻倍:“不怕,有我在。”


        

就在两个相拥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马路上正驶过一辆白色的小车。里面的人兴致勃勃讨论:


        

“咦,那不是香凝的老公吗,他怎么抱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怎么看起来这么像香凝姐姐啊?”


        

顾淑青一直拉着孩子们站在茶楼门口。


        

这种情况,他们贸然冲上去,不合适,还是等宋御臣先把人安顿好吧。


        

林枝惦记着顾淑青还有孩子们都在,只是稍稍放任了情绪,就没有再哭了。


        

她离开宋御臣的胸膛,抬手擦着眼睛,声音里藏着极大的哽咽:“你送伯母还是我送?”


        

“当然是我送。”宋御臣道:“还要不要去游乐场,不想去的话,我跟孩子们说。”


        

“去。”林枝没有犹豫:“我最讨厌失约的家长了。”


        

宋御臣牵着林枝回到茶楼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