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49章 你姐姐和你老公鬼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去把孩子们叫醒,现在睡多了,晚上就要失眠。


        

两个孩子醒来的时候如出一辙,都是睡眼惺松,平日机灵的眼睛里,多了一分迷糊感,脸蛋红嘟嘟。


        

林枝被他们的模样萌翻了,语调情不自禁变得柔和:“大宝小宝,乖,去洗个澡,今天流了很多汗哦。”


        

“妈咪~”小宝嘟哝,伸出两条手臂,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乖,”林枝没有去抱:“你看大宝都没有要求抱抱,你们现在,牵着手,一块上楼去洗澡。”


        

不得不说,宋御臣对孩子是真的好,好到细节处。


        

明明小宝洗澡有她帮忙,但他也非要安排人,在热水器稍低的地方,装一个扶手,这样小宝就可以自食其力。


        

小宝没有再闹别扭,乖乖听话,主动牵起哥哥的手,一块进入家里。


        

待孩子们洗完澡后,两个小家伙,又恢复精神劲了。


        

宋衍仍是那副高冷寡淡的样子,安静吃着饭,一双眸子透着成熟还有锐利。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林枝觉得,宋衍长大后,一定是个高冷校草。


        

小宝则恢复叽叽喳喳的本性,跟宋御臣分享刚才在游乐场里的点点滴滴。


        

说着说着,突然一粒米,喷到了宋御臣的碗里。


        

小宝立刻抬手捂嘴,笑意从眼睛泄露。


        

林枝那个尴尬啊:“小宝,都让你吃饭的时候别说话!”然后站起来,想要拿掉宋御臣的碗:“宋先生,我给你换一个新的吧。”


        

宋御臣用筷子虚虚挡掉她的手:“不用。”


        

然后,视若无睹一样,低头继续吃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爹地后悔今天没跟你们去。”


        

林枝见他竟然不嫌弃,只好坐下。


        

小宝爽朗:“没关系啦,下次还可以再去,小宝带你玩呀!”


        

“好。”宋御臣抬筷夹了个鸡腿到小宝碗里:“多吃点。”


        

小宝有样学样,往爹地碗里也夹了一块排骨:“爹地也是。”


        

“……”林枝被他们父慈女孝的样子,弄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啧啧啧,她不认输,给大宝夹菜,这家里又不是只有他们关系好:“大宝,你也要多吃点。”


        

宋衍给妈咪也夹了。


        

但他没有吭声。


        

林枝看着碗里的肉肉,心里感动。


        

一个晚上,就这么平淡的过去。


        

酒吧。


        

林香凝最近烦得很,总在酒吧里借酒浇愁,反正要是被人拍到,她就拿死掉的林妙雪作为借口,说心里好难受,想喝酒。


        

呵,没想到林妙雪生前帮不了她,死后,倒是有一席之地。


        

“咦,这不是香凝吗。”李皆娇看见醉得跟个烂人似的林香凝,匆匆走过去:“你怎么还在这里借酒浇愁啊,你老公都要被人抢走啦!”


        

林香凝听到这句话,眉心拧起,看向好友:“你说什么啊!”


        

宋御臣向来不近女色,不然也不会一直对她不冷不热,所以林香凝觉得,除非天灾人祸,除非宋御臣半路出柜,否则,没有人可以将他抢走。


        

没有人可以。


        

宋御臣这种男人,宁愿和她做一辈子的挂名夫妻,也不会费心思去认识新的女人。


        

“我今天和静桐亲眼看见的!”李皆娇同仇敌忾一般,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大街上,宋御臣抱着一个女人,甭说,那个女人,还真像你大姐,叫什么枝。”


        

林香凝瞬间酒醒了。


        

如果是别个,她一定认为李皆娇是看错,可她恰恰说出林枝的名字。


        

其实这件事,一直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比如之前去高尔夫球场接宋衍履行生母的义务,越想,越肯定当时接走的,不是宋衍本人。


        

只可惜,那天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扯掉帽子验证,偏偏,宋御臣及时出现,打断。


        

林皆娇见林香凝出神,知道是自已的话起了作用:“香凝,你那个姐可真本事,几年前让你们家出了那么大的丑闻,几年后,生了孩子,竟然还能攀附上宋先生。”


        

林香凝不想外人妄议她的家事,放下酒杯:“走,去蹦迪。”说着,进入舞池。


        

……


        

宋御臣习惯大早上来一杯黑咖啡提神,当他惯性拿着空杯进入厨房时,看见的是系着围裙的林枝,正在下面条。


        

锅里的热水,咕噜咕噜,加上她切菜时,咚咚咚的有序声响,一切,都叫他心里温暖。


        

“来添咖啡啊,”林枝在这住了一段时间,早就摸透了他的习惯,每天必定喝好几杯黑咖啡:“等等,你先尝尝这个。”


        

说着,拿起旁边一个小壶,往他杯里倒了些淡黄色的液体。


        

宋御臣诧异:“奶茶?”


        

“嗯,我自已做的,你喝看看。”林枝一脸期待看着他:“咖啡喝多了不好,要是茶也能提神的话,以后我给你做这个。”


        

宋御臣听到以后两个字,脑内莫名去到几十年后,他们那时候年迈,两鬓斑白,但每天早上,林枝都会叫他起来喝奶茶。


        

宋御臣挑眉,这样的生活,还真是赛神仙。


        

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


        

“怎么样?”林枝问,怕他觉得不习惯,又要倒咖啡。


        

“还行,以后就煮这个吧,茶味可以浓点。”宋御臣把杯子递出去,让她多续点。


        

林枝高兴:“好!”


        

宋御臣端着奶茶出去餐桌,刚想拿起财经报纸翻看,手机先一步响起来。


        

顾深来电。


        

宋御臣知道是有事汇报,接听。


        

“哥,有人在查你。”顾深说道,不过这种事一年到头都会发生不少,这些人,太没有逼数,以为随便找几个混混,就能查到宋御臣的事?


        

不,那些人,只会被宋御臣特意放出去的假消息,害得半死。


        

宋御臣冷嗤:“自不量力。”


        

顾深一大早有被冷到:


        

“好了,不说这个,你让查谁害林枝的事,我查了,应该就是林妙雪做的。还有几年前,林枝的手腕,也是她割的。虽然没有目击证人,但以林妙雪对林枝的憎恨,而且那时只有林妙雪刚刚探望了林枝,确实最有可能做这件事。”


        

“探望?”宋御臣捕捉到:“她在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