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50章 陪我逛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但只查到林枝那时候住院,至于为什么住院,不知道。不过看她女儿的大小,应该是刚刚生完,所以住院吧。”顾深猜测。


        

宋御臣觉得这件事真奇怪。


        

林枝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明明只是生孩子,可为什么她的过去会被人抹掉?


        

之前宋御臣请她当保姆的时候,深入查了一下,没查到。


        

后来发觉自已对林枝有好感,为了尊重她,便没有再查。


        

“算了,”宋御臣道:“查出来凶手就行。”


        

宋御臣挂机后,看了眼厨房的方向。


        

林枝在里面忙碌,她身上仿佛刻了岁月静好四个字,总让人觉得内心平静。


        

半分钟后,林枝率先端着一碗面条出来。


        

宋御臣收起视线,假装自已根本没有看她。


        

林枝顾着热腾腾的面条,自然没有注意到他,她把面条放在宋御臣跟前:“宋先生,你先吃吧。”


        

宋御臣合上报纸:“你让我吃独食?”


        

林枝双手在围裙上面搓啊搓,刚才端面的时候,被洒出来的汤汁烫了一下指尖。


        

都怪她太贪心,想给他多盛点。


        

“我见你都是习惯看完报纸再吃,每次吃不了几口就会去上班,以后我提前端出来给你吧,放凉了,你还能多吃几口。”林枝道。


        

一个大男人,在公司要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不吃多点怎么行。


        

宋御臣被她触动。


        

枝枝真是细心啊,不仅看到他的钢笔坏了,就连他吃几口早餐她也注意到……


        

宋御臣调侃:“枝枝真是关注……”


        

当注意到林枝双手不断在围裙上面搓,而且指尖有明显发红时,宋御臣紧张,一把拉过她的手:“烫伤了。”


        

“小意思。”林枝想把手抽回来。


        

他的手掌,又大又热,这种热量,透过她的手,传遍全身。


        

宋御臣没有理会她说的,迅速命人去拿烫伤膏,同时拉开旁边的椅子,吩咐:“坐下。”


        

“……”林枝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但碍于他的威慑力,还是乖乖坐下:“没事啦,就是被汤汁弄了一下而已,不至于用烫伤膏。”


        

宋御臣才注意到,林枝刚才捧给他那碗面,盛得有多满。这么多,汤汁不洒出来才怪。


        

“我是猪么。”宋御臣没好气,装那么多。


        

林枝缩缩脖子:“想你多吃两口。”


        

有人就是这样,吃东西习惯剩一半,但如果份量多一点,那么吃进去的,也会变相增加。


        

宋御臣说不出话来。


        

上一个这么对他的女人,还是他妈,小时候他妈为了让他长个,多吃,恨不得用脸盆给他装。


        

没想到二十多年后,他会再次遇到这样的傻女人。


        

“以后我会多吃,不浪费枝枝的一片心意。”宋御臣嗓音低哑,是性感,是郑重。


        

林枝的脸都被他弄烫了。


        

金管家亲自把烫伤膏双手递上:“宋先生药来了,林枝小姐烫伤手了?”


        

“嗯。”宋御臣淡淡应道。


        

迅速拧开盖子,剂出一点在自已的指尖,揉开之后,再往林枝那只受伤的指尖涂抹。


        

仿佛林枝的指尖是什么易脆的珍品,一定要细细呵护。


        

金管家视线跟着看去,只见宋先生紧张得命人拿烫伤膏的患处……


        

嗯,这支烫伤膏要是来得慢点,林枝小姐的烫伤都要好了。


        

林枝注意到金管家的神色,尴尬得想挖个洞把自已埋进去。


        

“谢谢宋先生。”林枝指尖凉凉的,确实舒服不少,她把手抽回来。


        

宋御臣后知后觉自已刚才太大惊小怪,轻咳一声:“咳,毕竟是未来大设计师的手,一定要小心对待。”


        

林枝没吭声。


        

他总是这样,知道她缺乏自信,开口闭口都是大设计师,给她信心。


        

原本林枝真报着尝试的心态去比赛,但这一刻,她很想赢。


        

想让他知道,他没有看错人。


        

宋御臣开口:“枝枝,有件事要和你说。”


        

林枝很少见他这么认真,看着他,静待下文。


        

“顾深派人去查,基本可以确定,派人绑架以及几年前割你手腕的,是林妙雪。”宋御臣说话时,一直紧盯着林枝的神情,害怕她会失控。


        

然而林枝却异常平静。


        

因为林枝深知,林妙雪只是林香凝的一枚棋子。


        

林香凝手段这么高明,不必事事亲力亲为,只要怂恿林妙雪去做就好。


        

就连顾深也查到是林妙雪做的,证明林香凝手脚很干净。


        

对林枝来说,既然林妙雪以命填命,而且还有个小孩子陪葬,那过往的事,就算了吧。


        

“我没事。”林枝知道他在担心:“你放心,事情过去那么久,我习惯了。可能这就是人们说的,上天是公平的吧,给了我设计的天赋,总要拿走一些东西。”


        

只是上天拿得有些多,毁掉她的手还不够,还要拿走她一个孩子。


        

但似乎,宋衍和她的相遇,又是老天爷冥冥之中的补偿。仿佛觉得几年前的惩罚深了,现在还一个小男孩给她。


        

宋御臣真觉得,她的懂事叫人心疼:“对了,明天能陪我逛街不。”


        

“……”林枝奇怪了,他一个大男人逛什么街。


        

“我奶奶生日快到,你陪我去给她挑份礼物,我每年送的,她都嫌。”宋御臣很苦恼。


        

林枝认真:“你以前都送什么?”


        

“人民币。”宋御臣答。


        

“……”林枝郁闷,直接送钱,哪个老人家喜欢啊:“好吧,明天我陪你去看看,但我不保证我买的老人家会喜欢。”


        

“嗯。”宋御臣打算,利用这份礼物,先看看奶奶的喜爱程度。


        

如果林枝没见过奶奶都能买到合心意的礼物,那么他就可以狂吹林枝很贴心这一点。


        

让奶奶在初始印象就对她产生好感。


        

第二天。


        

虽然林枝深知自已只是陪宋御臣出去逛街,做他的军师,给他的礼物提建议。


        

但却按压不住心底的兴奋,仿佛这是一场两个人的约会。


        

林枝知道自已自作多情了,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已。她站在衣柜的全身镜面前,看着身上的打扮。


        

毛衣加牛仔裤,太普通了吧,可是看遍行李箱,她都没有好看的衣服了。


        

林枝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