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52章 相亲被侮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导购员去选其他配件的时候,宋御臣没让林枝光站着等,特意转移她的注意力,好让她没有闲情骂他。


        

“这里有没有适合奶奶的礼物?”宋御臣问。


        

林枝收起一肚子想骂他的话,眼下确实送老人家礼物重要,她四处转悠,走到一堆按摩仪器面前:“奶奶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风湿腿,一下雨刮风就疼。”宋御臣说。


        

林枝的视线在一排机器上面转啊转,最后选中一个有发热按摩功能的腿部按摩器:“这个挺不错。”


        

还有很多附加功能,好像无所不能,价格也喜人,三万块。


        

“那就这个。”宋御臣想也不想。


        

林枝汗颜:“我只是随便提议一下,你大可以给点建议。”


        

“枝枝真棒,”宋御臣一脸真心实意的称赞:“随便提议一下,都比我冥思苦想几日的成果要好。”


        

“……”林枝败阵。


        

腿部按摩器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定了,然后电脑那边,导购员拿来了音响和鼠标,林枝分别试了一下,都很好。


        

其实她用东西根本不讲究,以前在家,虽说她是姐姐,按理说应该是她用剩的东西,再传给妹妹用。


        

可在林家,恰恰相反。


        

陆红忆除了克扣她的零花钱,衣服也是,除非林香凝林妙雪不喜欢,或者尺寸不合适,才会落到她身上,陆红忆还说是特意给她买的。


        

如今,宋御臣忙不迭的,给她买各种新品,全是不贵不买,这种被人疼爱的感觉……


        

真好。


        

林枝鼻头蓦然发酸。


        

“都很好。”林枝声如蚊音,害怕声音大了,会让人听出她话里的情绪。


        

可是,哪怕电器城里再吵闹,宋御臣也是捕捉到了,他抬手搂着林枝的脑袋:“感动了?”


        

“嗯,”林枝声音里透着浓重的鼻音:“你好像……”


        

喉咙被哭意噎了一下,林枝的话被迫中断。


        

宋御臣兀自猜测:“圣诞老人?”


        

只有圣诞老人,才会给孩子们带去礼物。


        

“不是,是我爸爸。”林枝把话补齐:“我爸爸和你一样,不贵的都不买。”


        

明明两块五的牛奶也能喝,但爸爸如果看见进口的,更贵的,就一定会给她买。


        

“……”宋御臣。


        

爸爸。


        

真是好羞耻呢。


        

买完电器,宋御臣先将它们搁在电器城里,然后拉着林枝去吃饭。


        

这间商场有着各种高档食肆,宋御臣带着林枝到一间米芝莲三星的餐厅,专吃某市的特色菜系。


        

林枝看他安排妥当,不像一时兴起,后知后觉,他其实是用给奶奶买生日礼物作为借口,实质是带她出来玩吧。


        

定是他看她天天躲在家里,所以借口带她出来散心。


        

林枝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她好像越来越习惯被他牵着呢。


        

“定了位,姓宋。”宋御臣和门口的领路人说。


        

林枝听到这句话,明白自已没有猜错,他果然是一早有安排。


        

对方查询一下,在前方带路:“宋先生,两位,你好,这边请。”


        

店内的装潢很别致。


        

优美的屏风将一桌一桌隔开,但是指示明确,不会让人混乱。同时又能确保就餐的隐私性,舒适度。


        

林枝跟在服务员身后,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她下意识站定。


        

宋慧敏正在相亲。


        

虽然她是拿定了主意不结婚,但是抵不住一些自以为好心的亲戚安排,一层一层的压力压下来,她只能忙里抽空出来和对方见个面。


        

男人见宋慧敏一顿饭光顾着吃,一点诚意也没有,失了耐心:


        

“我就摊开直说吧,慧敏,你都四十岁了,说得直白点,就是大龄老剩女,一点优势也没有。你再这样,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


        

“有人肯要你就不错了,要不是你家境好,你以为我会出来见你?一听到四十岁,我的天,还以为谁要给我介绍一个妈呢!”


        

“不要以为戴着粗框眼镜,梳个平刘海就可以装嫩,年龄摆在这里,娶你回去能不能生都不好说,你还不冷不热的,装给谁看。”


        

宋御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姑姑。


        

这种场景他早已见惯不怪,甭看宋慧敏现在安安静静像个受害人,但每次被相亲对象侮辱了,事后一定会找他哭哭啼啼,要他出手教训。


        

这就是传说中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再看林枝,定定站着,想着她还不知道宋慧敏的身份,正想把她拉走——


        

手还没碰上林枝呢,她已经先一步冲进去。


        

林枝拿起桌上的茶杯,对着男人的脸,就是一顿泼:


        

“听你说话,我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就你这素质,你还配不起我家慧敏,你以为你有什么优势,印堂发黑头冒黑烟,我要有你这样的儿子,我都嫌倒霉!”


        

男人被骂得一愣一愣,随即大手往脸上一抹,踉踉跄跄离开:“神经病。”


        

宋御臣情不自禁鼓起掌:“枝枝好厉害。”


        

林枝从骂人的角色中抽离出来,意识到自已刚才说了什么话,她羞得回头瞪一眼:“别说!”


        

然后快速走到慧敏身边,在她身边落座:“慧敏,不要管那些人怎么说,你是你自已,你是独一无二的。”


        

宋慧敏偷偷看一眼宋御臣,眨眨眼,没想到这么巧,竟然遇见两人。然后面向林枝时,一脸受伤:“可我真的好难过,他们都说我是老剩女。”


        

该死的林香凝也在背后这么说她。


        

林枝听得心疼。


        

她知道被人议论的感受,因为她就是一路走过来的。


        

林枝抬手搭在慧敏的肩膀上,让她的脑袋枕着她的肩膀,像个大姐姐:“结婚只是人生的一个选择,你不要看轻自已。如果你都看轻自已,就没有人会看得起你。”


        

宋御臣见林枝这模样,想必是不离开的。于是跟服务员点点头,示意不用新开桌了,他们坐一块就行。


        

宋慧敏心底雀跃,她真是越来越爱林枝了,这姑娘,真的善良:“可是你真的不觉得,我四十岁了,还在等命中注定,是很蠢的一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