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66章 我要你抢走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嫂子,无缘无故叫我来会所,有什么事。”宋驰眯着一双桃花眼,打量林香凝。


        

虽说林香凝不是什么绝色,但谁让她是宋御臣的女人呢,宋驰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宋御臣的一切,抢走,就算抢不走,也要毁掉。


        

林香凝被宋驰下流的眼神打量得不自在,但她既然能与他联系,就已经料想到。


        

宋驰可是个大色胚,又烟又酒还好赌,听说欠下近千万的赌债,一输钱,就喜欢抓身边的女人出气。


        

可是,抵不过他是宋家私生子的头衔,还是有很多头铁的女人,为了钱,像飞蛾一样,源源不断扑向他。


        

害怕归害怕,但是看到宋驰越下流,越放荡,林香凝便越是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林枝的日子不会好过。


        

“宋驰,能不能先让你的女人出去?”林香凝不想他们的谈话,被第三者知道。


        

宋驰脸上露出猥亵的笑容:“我知道了,嫂子害羞,成。那房间里,就你就我,OK?”


        

林香凝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宋驰这人,简直天生的古惑仔,下流相,令人作呕。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女人识相,一步三回头的离开:“那人家在外面等你~”


        

待女人离开,宋驰起身,在林香凝身边一把坐下,同时往她的肩头大力吸了一口气:“嫂子就是高级,就连身上的味,也是外面的胭脂俗粉比不得的。”


        

林香凝浑身一个激灵,她瞬间站起,弹开三米远:“宋驰,我知道你不喜欢宋御臣,想抢走他身边的一切,但我想说,你搞错对象了,你要是占有我,宋御臣也不会有半分伤心。”


        

“噢?”宋驰拿起一根香烟,叨在嘴里:“没想到嫂子这么可怜,不过你找我,不就是想在我身上找到滋润吗,现在又躲得这么远,欲拒还迎?”


        

说着,他把香烟点燃,深深吸一口气,再大力吐出。


        

烟雾像火树银花,在空中形成烟柱,把宋驰嘴角下的媒婆痣,显得越发猥琐。


        

林香凝真觉得宋驰恶心,开口闭口,都是男女那档子事,尤其是那色眯眯的眼神,真叫人倒胃口:“我是来跟你合作的。”


        

宋驰眯了眯眼睛。


        

林香凝见他总算变得认真一点,靠近桌子,在他对面坐下:“我知道你不喜欢宋御臣,总觉得从小到大,他什么都压你一头,但现在,我有个办法,让你可以对付他。”


        

宋驰勾唇,嘴里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嫂子,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这头我答应你,那头你就去我哥面前装可怜,说我想害他,我岂不是很惨?”


        

“不会。”林香凝道:“自宋御臣背着我和我大姐鬼混在一起,我便知道,这个男人,我留不住。这个买卖也很简单,你把这个女人,从他身边抢走。”


        

林香凝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推至宋驰跟前:“这个女人,叫林枝,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姐。”


        

宋驰拿起照片,当视线触及照片内模样亮丽的女人时,眼睛眯了眯。


        

那是一个猎人看对一个猎物时的眼神。


        

“怎么样,很漂亮吧,我就知道你喜欢。”林香凝不能否认,林枝那张脸,确实是很吸引人。


        

从小到大,只要林枝在的地方,无人不称赞其容貌,把她和林妙雪死死压着。


        

“你也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个借口,可以让你毫不辛苦就把她从宋御臣身边抢走,不过前期,需要你配合一下。”林香凝道。


        

就算宋御臣知道宋驰的为人也没办法,只要林枝相信宋驰是好的,那就够了。


        

对于和自已有露水情缘的男人,尤其是交付第一次的男人,女人心底,总有些隐秘的情绪。


        

林香凝身为女人,自然能懂得林枝这种情绪。


        

而她之所以知道林枝的初次是给了宋御臣,是周昱说的,周昱说她从没碰过林枝,而林枝在周昱之前,好像没有谈过别的男朋友,所以答案,显而易见。


        

“好。”宋驰愉快答应。


        

只要能让宋御臣受伤,不管是什么事,他都有兴趣做。


        

而且林枝这种绝色,他能玩上三个月,等腻了,就扔。


        

到时候,他既能满足自已,又能让宋御臣痛不欲生,简直一举两得。


        

林香凝见彼此已经愉快的达成交易意识,开始给他解释:“四年前,林枝开房,本来想和男朋友共度春宵,结果睡错男人,现在我就要你,用这个错误男人的身份,接近她……”


        

这一趟,林香凝在房间里呆了足足两个小时才离开,她把当年所知道的细节都和宋驰说了,而宋驰为了能整宋御臣,难得收起公子哥吊儿郎当的模样,十分认真,并提了几个问题。


        

后来林香凝和他一一把疑问解决,一个完美的计划,初露模型。


        

林香凝晚上还有通告,没办法再留:“你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通知,我会让你在最适合的时候,从天而降。”


        

“好。”宋驰眼里闪着锐利的光,一想到宋御臣的女人即将被他玩弄鼓掌之中,他迫不及待希望游戏尽早开始:“不过,我这人玩起来没轻没重,要是把人弄死,你不会怪我吧。”


        

林香凝勾唇,红唇衬得她,妖冶无比:“我只要那个贱人永远的离开御臣,不管她是生是死。你要是能把她弄得精神失常,再也没有骚劲去勾引御臣,我这辈子一定把你当成祖宗去拜。”


        

宋驰笑,一边笑,一边拍掌:“真是蛇蝎心肠的女人,嫂子,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恶毒呢。”


        

“咱们半斤八两。”林香凝离开。


        

……


        

theone大赛第一场比赛时间出来了,是线下的,需要大家到考场集合。


        

听说这次报名的人数十分之多,组委会甚至跟教育局借用几所学校作为考试之用,得到大力支持。


        

林枝用宋御臣买给她的新电脑,打开邮件,查看自已的考场。


        

要是太远的话,她要跟金管家说一声,当天能不能派一辆车给她用。


        

打开邮件,林枝发现,她的考场不是学校,而是一个教育机构里,重点是,这个教育机构,距离宋氏集团十分近。


        

“……”林枝怎么感觉,是有人故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