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70章 你敢闹便让你身败名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尽管闹。”宋御臣不冷不热,一路疾驰,将林香凝送往今天的考场:“奶奶讨厌她,我可以护着她。但你身败名裂,我看谁可以护你。”


        

林香凝噤声。


        

身败名裂四个字,可是她的命脉。


        

十来分钟后,车子驶到大楼正门,林枝的笔袋,应该是落到那一片花圃或者喷泉里面。


        

“给你十分钟。”宋御臣一派悠闲的坐在车子里,等待结果。


        

林香凝才不想纡尊降贵下去捡那破玩意,要是让人认出她,她还要不要脸了:“御臣,要不这样,我给林枝两万,她那破笔袋也不值什么钱……”


        

宋御臣抬腕看一眼手表:“半分钟过去了。”


        

林香凝气得咬牙,好吧,她手头的筹码,确实不够威胁宋御臣,相反,他嘴里的身败名裂,倒是把她拿捏得妥妥的。


        

行。


        

捡就捡。


        

她今天受的屈辱,日后,宋驰一定会加倍还在林枝身上。


        

林香凝推门下车。


        

找了十分钟,林香凝便看见林枝的笔袋,竟然好巧不巧,落到了喷泉池里,要捡,意味着她得淌进这一趟水里。


        

想想自已的荣华富贵,这一趟落水,就当拍戏,反正以后她成为明星,还不是要水里来火里去的。


        

林香凝咬牙,下水,去捡笔袋。


        

由于喷泉底下有青苔,林香凝摔了两跤,浑身都痛。她忍着冷和痛,拿着捡起来的笔袋,哆嗦着走向车子。


        

宋御臣把车窗打下。


        

果然是林枝的笔袋,透明的,十分简洁。


        

林香凝走到后座,因为冷,浑身硬得跟僵尸一样,她拉门,发现纹丝不动。


        

宋御臣将车窗缓缓升起,视若无睹一样,将车子候出大楼,疾驰而去。


        

林香凝站在寒风中,看着宋御臣如此冷漠无情的对她,恨得眼睛都红了。


        

林枝在宋御臣的办公室里等了好久,但想到他在忙,便不打算打扰他。


        

林枝站在落地玻璃前,观赏着这座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身后响起推门声。


        

林枝回头:“你忙完啦!”


        

话一落音,林枝便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湿漉漉的笔袋,那不是她被扔掉的笔袋吗?


        

林枝走过去:“你回去捡了?”


        

可是笔袋湿漉漉,他却一身干爽,有些奇怪。笔袋估计是掉进喷泉里了吧。


        

“谁扔的谁捡。”宋御臣走向茶几,抽出纸巾,擦了擦笔袋,然后放在桌上:“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林枝看着他,唇瓣动了动,很想问他是不是去找林香凝了。


        

他可真是有仇必报,林香凝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他直接找人算账,不怕么。


        

“以后不要找她。”林枝心里莫名涌起一股不安。


        

林香凝不是好惹的,也不是肯吃亏的,谁负了她,她就算花上三五年,也一定要报仇。


        

林枝害怕宋御臣会着道。


        

毕竟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林枝就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个转校生不小心得罪了林香凝,林香凝表面很大度说没关系,但是一个月后,转校生再次转校。


        

原因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这段时间,林香凝没少私下找转校生麻烦。


        

宋御臣搂着林枝,大掌在她的秀发上轻轻抚摸:“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林枝不想他再惦记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林香凝有多可怕,故意转移话题:“你怎么不问我比赛的事?是不是潜意识觉得,我没有画好?”


        

“谁说的,”宋御臣挑眉:“你见谁会问奥运冠军有没有信心赢得比赛,那不是明知故问吗。”


        

林枝失笑,好吧,永远都说不过他这张嘴:“我们别出去了,就在这吃吧,不想跑来跑去。”


        

上午发生的事,她还惊魂未定,要不是有宋御臣,她一定走投无路。


        

“嗯。”宋御臣答应,其实他心里也装着事,所以兴致不是很高。


        

林枝暂时还不知道他和林香凝的关系,照林枝厌恶林香凝的程度来看,如果知道,一定会恨屋及屋,连带觉得他讨厌。


        

而林香凝也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这件事跟奶奶说,然后,他们的关系就会公开。


        

宋御臣牵她的手,语焉不详:“枝枝,别走。”


        

林枝不明所以,笑问:“走去哪里,不就在你这里吗。”


        

就算是在办公室吃,宋御臣也没有亏待林枝,他让唐助理跑腿,在本市最著名的百年饭店,打了一份豪华午饭回来。


        

“哇。”林枝看着满桌子的菜,惊叹,她打开汤,发现是猪脑汤,推到他跟前:“呐,以形补形。”


        

“……”宋御臣郁闷,嘀咕:“我都好八百年了。你喝,你最近用脑多。”


        

“一起喝。”林枝先尝一口,果然是百年饭店,用料新鲜,而且不添加乱七八糟的,然后喂他:“啊。”


        

宋御臣喝下,故意伸舌扫了扫唇周,颇是下流的问:“我们这样算不算接吻。”


        

“……”林枝心想,早知道不给他喝了。


        

……


        

林枝天天在家呆着无聊,而且也局限思维,她看见网上有一个征集志愿者的活动,就是去大山捡垃圾,减少山火发生的可能性,觉得挺有意义,就报名了。


        

等了两天,对方发来信息,说她入选,还列了一连串的登山注意事项。


        

意思就是要穿登山服,防滑鞋,还要做好防晒之类的。


        

林枝收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她正窝在宋御臣怀里,她只是端奶茶上来给他喝,结果又被他抓着不让走。


        

林枝发现,他特别喜欢抱着她。


        

只要身边没人,只要他们同一屋檐下,他就必定会抱着她坐。


        

说他是大男子主义吧,也不像,反而是像小男人,就是喜欢怀里有东西填塞的感觉,可能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宋御臣看到林枝屏幕里的消息:“明天我陪你去买。”


        

“不用啦,说得严肃而已,但一般的衣服就能搞定。”林枝道。


        

只是爬山捡树枝,又不是在大山里面长途跋涉,她不过是去散散心,哪有人为了散心,特意花好几万去添置装备的。


        

“要。”宋御臣严肃:“这座大山还没开发,处于很原始的状态,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