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74章 他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御臣无视她递到跟前的手,发动车子。


        

林枝自讨没趣,不再说话。


        

行驶一个多小时,车子回到市区,林枝看着形形色色的饭店,肚子疯狂尖叫。


        

在大山里面不知道什么叫饿,满脑子都被林妙雪的事占据,现在一闲下来,饥饿便在她的脑海里,疯狂咆哮。


        

林枝看着这一个多小时,一个字都没有说过的宋御臣,弱弱开口:“我饿了。”


        

他哪怕停在便利店门前,让她买个饭团也行。


        

女孩子的求饶声,就像猫爪子,把他的心脏挠得老痒。


        

宋御臣抵受不住这种折磨,败下阵来:“饿坏你得了,不跟车回来,大山里面是有野猪等着你吃?”


        

林枝见他还会说笑,便是消了火气,噙笑:“只此一次。”


        

“再也不让你去了。”宋御臣嘀咕。


        

最后,宋御臣将车子停在百年饭店门前。上次在办公室里林枝称赞这里的菜好吃,他一直记得。


        

宋御臣下车,将车钥匙交给工作人员,牵着林枝进去。


        

“宋先生晚上好,想坐大堂还是雅间?”服务员礼貌询问。


        

宋御臣正想作答,但还是惯性的,征询林枝的意见:“你呢。”


        

有人喜欢大堂,热闹,有食欲。有人喜欢雅间,安静,舒适。


        

“雅间吧。”林枝道。


        

其实她也喜欢大堂,有烟火气,热闹,但是百年饭店俗称是有钱人的饭堂,意味着坐大堂的话,很容易被人看见。


        

林枝倒不是自卑,觉得自已上不了台面之类的,但是门当户对四个字,还是扎根在她的心底。


        

从一个阶层去到另一个阶层,是需要时间的。


        

虽说林家以前不曾没落时,也称得上是大家族,但与宋家一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两人在包间里落座。


        

宋御臣见林枝一脸疲惫,就算是捡垃圾,也是一种体力活,于是自已拍板,点了三菜一汤。


        

“以后别把自已整这么累。”宋御臣握着她搭在桌上的手,心疼。


        

“可是很有意义。”林枝还挺想再去的,这样还能顺便看看林妙雪:“我今天捡了十几袋垃圾。”


        

“枝枝真棒。”宋御臣给她倒一杯茶水:“快喝,看你唇都裂了。”


        

“我今天确实连口水都没有喝。”林枝捧起茶杯,吹了吹,一饮而尽。


        

很快,菜上来了。


        

林枝狼吞虎咽,似乎是想一口气把中午欠下的都吃掉。


        

宋御臣不断挑着一些好肉到她的碗里。


        

很快,林枝碗旁边的碟子,堆满骨头,但见宋御臣碗边还是干干净净,她尴尬:“你自已也吃点吧,别老夹给我。”


        

“我刚从饭局下来就去接你,不饿。”宋御臣像照顾孩子一样:“吃吧,不用管我。”


        

林枝吃着吃着,意有所指:“宋御臣,你认不认识一些很好的脑科专家?”


        

宋御臣专心挑菜:“你需要?”


        

“嗯,就刚刚那个农妇家里,她有个妹妹,磕坏脑袋了,疯疯癫癫的,我看有没有机会治好。”林枝捧着碗,因为骗他,有些心虚:“我觉得农妇人很好,想着能帮就帮。”


        

“权威医生我就算不认识,也能帮你找来。”宋御臣道:“但你确定人家真的想治?这种病,很烧钱。”


        

住在大山里的人,应该负担不了。


        

“多少钱啊?”林枝现在的收入都是在宋家当保姆的工资,至于后续,如果theone落选了,她就继续给人当枪吧。


        

但她一定不把稿子卖给宋慧敏了,感觉是白拿人钱。


        

“不好说。如果只是淤血压住神经之类的,动个手术,也得几十万。”


        

宋御臣道,见林枝也是一片好心,不想打击她:


        

“我先托人问问,到时候你亲自和医生讲一下情况,他应该可以报一个大概的费用。”


        

“谢谢你。”林枝感激。


        

换作旁人,指不定就要觉得她多管闲事,为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找医生,而且对方家境也不好,变相是自不量力。


        

但宋御臣,却把这事,当成是一件重要的事,很认真去帮助她。


        

“这就说谢谢了?”宋御臣还没说完呢:“她家实在有困难,你可以帮她们申请宋氏旗下的贫困基金,我给你开后门,反正这钱也是拿来帮人的,让你近水楼台。”


        

林枝心中触动,伸长脖子,在他脸蛋吧唧留下一个吻。


        

他总是这样,做她坚实的背景,让她毫无后顾之忧。


        

不过治林妙雪这个,她就不动用他的善意了。她还是自已想办法凑钱吧。


        

宋御臣挑眉,似在回味:“不错不错,千金难买枝枝一吻。”


        

……


        

接下来的日子,林枝参加了两场线上比赛,加上最开始线下那场,这三场,可以称为大浪淘沙,将原本像蚂蚁一样多的参赛者,迅速淘到只剩下三百名左右。


        

林枝坐在小露台,对着电脑,手心都在颤抖。


        

她已经把连接点开了,但不敢往下拉,下面就是密密麻麻的入选者名单,林枝很害怕没有自已。


        

其实她有资格参加那两场线上的已经很好了,有更多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参加下一轮。


        

但人都是贪心的,自然觉得不够。


        

“枝枝枝枝!”宋御臣的声音从书房传来,由远到近,最后声音定格在她的身后:“你入选了,真棒!”


        

林枝愣了一下,倏地回过头:“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让姑姑给我走后门?”


        

“……”宋御臣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他走进露台:“什么啊,我知道你的账号和密码,时间一到我就立刻上去看。噢,你还没看。”


        

宋御臣注意到她的电脑屏幕,还停留在最上方。


        

难怪她不知道自已入选呢。


        

“枝枝,自信点。还有,虽然慧敏是我姑姑,但她很有原则,不喜欢别人走后门,自已更不会开后门。”宋御臣这是典型睁着眼睛撒谎,只为了打消林枝心里的结痂。


        

省得她老是觉得自已能入选,是他和宋慧敏使了小手段。


        

宋慧敏本身确实是公平的人,只是,摊上他和林枝的事,便放弃原则,答应保送林香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