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95章 我爱你我只爱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等会我和林枝带孩子去骑马,林枝问你去不去,没空不用勉强。】


        

【慧敏:有空,绷了几天,我正想休息。林枝真懂我。】


        

【宋:其实我也就随口一问。】


        

【慧敏:是吗,但我很认真的答应了啊,等会发我定位,不见不散。】


        

宋御臣想撞墙。


        

后来,孩子们起床,一行四人吃完早餐,宋御臣亲自开车,出发。


        

能一家人出门,小宝兴致很高,一路上都在喝歌,宋御臣也很配合,让林枝从音乐库里找一些儿歌,车内,全被小宝的歌声充斥。


        

宋御臣特意在公寓门口停下。


        

林枝上楼拿了十瓶精华,用一个大袋装着。


        

车子重新启动,朝着马场进发。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宋御臣趁着当红灯的间隙,看一眼副驾的林枝,她正用手撑着脑袋,闭目休息。


        

而后排两个孩子,在玩剪刀石头布。输的人给赢的人拧一下鼻子。


        

场面简单,但温馨动人。


        

到达马场,专人负责领路,先让大家换衣服,并穿戴防护装备。


        

林枝从女更衣间走出去。


        

一眼看见宋御臣,他这身高,简直是衣架子,一整套专用服装套在身上,加上防护具还有头盔,仿佛中世纪出来休闲娱乐的王子。


        

宋御臣何曾不是看呆眼。


        

他女朋友真贵气,穿着这一套骑马专用服饰,贴着身材曲线,明艳动人,气质比那些所谓的名媛不知道好多少倍。


        

等林枝走近后,宋御臣惯性伸手想搂她的细腰,结果被林枝狠狠拍开,他吃痛捂着手臂。


        

林枝一脸紧张看着孩子们。


        

所幸,小宝被专人讲解深深吸引,而大宝很专注陪着小宝,并没注意到他们。


        

“别乱碰!”林枝没好气,随即跑开,追上孩子们的步伐。


        

宋御臣抱着仍在作痛的手臂,一脸委屈。寻思太早生孩子也不好,二人世界太难得。


        

专人领他们去马场挑马。


        

“哇!”小宝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活的马儿,兴奋得蹦蹦跳跳:“爹地,你看,好多马马!”


        

宋御臣站在小宝身后,满脸宠爱:“去挑自已喜欢的吧,记得骑马的时候,一定要听驯马师的话。”


        

“好!”小宝兴高采烈往马场深处走去。


        

宋衍跟上,仿佛是妹妹的护花使者,妹妹到哪,他到哪。


        

林枝也想跟上两个孩子,结果手被宋御臣牵着,带她到另一个方向:“去哪呀。”


        

她不满,孩子们还在这里挑马呢。


        

“驯马师会好好看着他们,现在,你归我。”宋御臣老早就想撇下孩子们,只有二人世界,她的注意力才会在他身上。


        

后来,专人牵着一匹高大而且成色很好的马儿过来,林枝才知道,这是宋御臣养的,拥有尊贵的血统,经常在赛场上赢得比赛。


        

林枝多嘴问一句养一匹马每个月的花费,听到驯马师报出的数字后,她原地去世。


        

宋御臣噙笑。


        

后来,宋御臣护着林枝,让她先上马,接着自个熟练的,大长腿往马镫上一踩,轻轻松松上了马背,坐在她身后。


        

宋御臣两手抓着马绳,这个举动,无疑就像把林枝抱在怀里一样。他一动马绳,马儿往森林深处走去。


        

林枝第一次骑马。


        

原来坐在两米高的地方,优哉游哉的,由得马儿坨着到处走,还挺舒服。


        

后来她兴致勃勃:“宋御臣,你让我试试牵马绳吧。”


        

宋御臣把马绳交到她手里,不过没有松开,而是假公济私的,大掌将她两只柔软的小手包裹:“我先带你练习一下。”


        

说话间,下巴搭在她的肩上,几乎是与她脸蛋贴脸蛋。


        

林枝觉得男人就是男人,总是无时无刻要讨一些身体接触。


        

不过,她并不抗拒他,所以,就由他悄悄咪咪的占些便宜吧。


        

今天阳光很好,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直射而入,形成一道又一道的光柱。


        

林枝觉得美,举起手机拍照。


        

宋御臣等她拍了两张以后,伸手,将镜头切换成自拍模式,登时,他们两人的脑袋进入镜中。


        

“干嘛啦。”林枝看着屏幕里依偎的他们,才知道他们有多亲昵。


        

一直以来,她以为他不过是把下巴搁在她肩上,但原来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他们这样,跟耳鬓厮磨没两样。


        

“别人女朋友动不动就缠着男朋友自拍,留下一堆爱的合影,唯独我女朋友,从来不做这种事。”宋御臣声音嗡嗡。


        

热恋中的男女,哪个手机里不是存着一堆合照,尤其女方。


        

可是打开林枝的手机,全是孩子们的照片,他连影子都没有。


        

“哦,你这是嫌我了?”林枝故作冷漠:“那你去找天天缠着你自拍的小妹妹啊。”


        

她为人妈妈了,少女的心性在她身上消失得七七八八,她过日子,只求平稳,踏实。


        

生活是用来感受,不是用来拍照,发博的。


        

“不,我爱你,”宋御臣说话的时候,双臂收紧,坚定:“我只爱你。”


        

林枝脸颊发烫。


        

其实小宝没少对她说我爱你,但原来不同的人说,会给她截然不同的感受。


        

小宝的我爱你,会让她开心,欣慰。


        

宋御臣的我爱你,是男女之间的,带有欲望和侵略。


        

从此侵略进她的生活,她再也不是一个人。


        

“你呢枝枝。”宋御臣虽然知道答案,但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


        

林枝抿了抿唇,我爱你明明是很简单的发音,她却如刺在喉,觉得难以启齿。


        

宋御臣很耐心,没有催促。


        

林枝心里作着斗争:“我……”


        

“这么甜蜜呀,两人共骑一匹马!”


        

宋慧敏的声音从身后遥遥传来。


        

林枝浑身一个激灵,她立刻从宋御臣怀里挣脱而出,正襟危坐。那端正程度,比小学生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宋御臣胸腔无端端挨了她的手肘一击,他抚着受伤的地方,看着一有外人出现就正正经经的女朋友,心里无奈得很。


        

同时责怪宋慧敏来得太不及时,他还没听见林枝说我爱你呢。


        

宋慧敏骑着马到两人身边:“林枝,谢谢你叫我出来啊,我好久没骑马了,真解压。”


        

“不客气。”林枝道:“对了,精华我拿来了,等会上车给你。”


        

“好啊。”宋慧敏伸手往前方一指:“我记得那边有条路很美,不知道现在变了没有,走,我们去看看。”


        

一路上,宋慧敏和林枝侃侃而谈,宋御臣每当惯性想抱抱林枝的时候,就会被林枝掐大腿,搞得后面他都不敢再碰她。


        

结结实实的变成一个只是为了驾驭马儿而来的马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