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99章 让害她的人不得好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凡认得林妙雪,是宋御臣儿子他妈的妹妹,可林妙雪好歹是堂堂林家大小姐,怎么会落成这样?


        

而且,林枝怎么会大费周章救林妙雪?


        

她们都姓林,年龄又相仿,该不会是姐妹一类的?


        

虽然严凡没悟出其中缘由,但他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宋御臣有麻烦。


        

如果林枝不知道宋御臣的未婚妻是林香凝的话。


        

“既然洗好,那我让护士带去检查。她要检查的项目很多,你可以回家等消息。”严凡道。


        

“不用,我在这里等吧。”林枝不想走。


        

她要第一时间知道林妙雪的病情,看治愈的几率有多大。


        

只要能把林香凝送进监狱,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忍。


        

很快,护士推林妙雪去做检查。


        

为了方便,首先要把头发剃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当一层层的布条被拆开,看着黑成一团的伤口以及发出来的恶臭味,护士险些吐了。


        

严凡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就算站得远,也闻到发出来的恶臭:“她的伤口一定很痛。求生意志真的强。”


        

严凡没有暴露认出林妙雪的事,林枝叮嘱他要对宋御臣保密,他拿不准这两口子在搞什么鬼。


        

不过,严凡并不打算保密。


        

于公于私,宋御臣是他多年的好友,他自然偏心好友那一方。同时他也生怕说错话,会不小心棒打掉兄弟这对鸳鸯。


        

林枝低声喃喃:“也许她是特意留着这条命为自已和孩子报仇吧。”


        

林妙雪伤成这样,能活着,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而且奇怪的是,明明伤口很痛,但在林妙雪身上却感受不到她痛,反而嘻嘻哈哈的,像个几岁顽童。


        

林妙雪仿佛是在用行动表明自已的态度。


        

她一定会好好活着,让杀她的人,不得好死。


        

“什么?”严凡没有听清。


        

“没什么。”林枝微微一笑。


        

光是清理这个步骤也不容易,护士虽然什么伤口都见过,但林妙雪这个发臭的伤口,绝对是她们遇上的滑铁卢之一。


        

前前后后总共用了一个小时清理,才露出原本头皮的颜色。


        

至于伤口那块,只能交由严凡做手术的时候再动手了。


        

搞定之后,林妙雪立刻被推去做检查。


        

首先全身CT来一份,再加上各项检查,恨不得把林妙雪三百六十度剖析透彻。


        

林枝一直跟着林妙雪移动。


        

林妙雪在房间内做检查,她就站在走廊外面等。


        

严凡陪了十分钟,就谎称有事要忙,先行离开。回到办公室后,他立刻打电话给宋御臣,把自已的疑问托盘而出。


        

宋御臣显得很意外:“你确定没认错人?”


        

林妙雪不是死了吗?


        

怎么变成林枝口中农妇的女儿?


        

还有,林家说林妙雪是失足摔下楼梯致死,按理说,脑袋上不可能有一个这么深的窟窿。


        

“我百分百确定。”严凡打包票:“虽然我只见过一次,但突然听到你铁树开花,我很认真观察了她们。现在这个,就是林妙雪。话说林枝跟她们是什么关系。”


        

宋御臣听到林枝的名字,立刻先把疑问压在一旁,叮嘱:“请师兄务必保密,枝枝她不知道我和林家的关系。”


        

“刺激啊御臣,林家的姐妹花都是你的。”严凡调侃。


        

林枝漂亮,那是公认的,微博现在还有一堆人在吹她的容貌呢。


        

林香凝虽然不比林枝漂亮,但扔到街上,也是妥妥吸睛的女人。


        

“别乱说。”宋御臣不愿把林枝和林家人放在一起,他只问:“你确定林妙雪这伤口不是摔出来,对吧。”


        

如果不是摔跤,那就只能是人为。


        

对方为什么要杀人,目的很明显。


        

“我以人格打包票,这种伤口绝对不是摔出来。”严凡认真:“等我帮她做手术,指不定我还能根据伤口的形状,判断对方用的是什么利器。”


        

“那倒不必。”宋御臣只要确定不是摔出来就行:“我再啰嗦叮嘱一次,麻烦师兄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林枝有什么问题,全力协助她,费用方面我不会亏待师兄的。”


        

“爱得深沉啊~”严凡调侃。


        

宋御臣挂断电话后,拉开抽屉拿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


        

连吸两根,看着袅袅的烟雾,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缕一遍,答案浮于眼前。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是几年前割林枝手腕的,还是不久前雇人侮辱林枝的,其实都是林香凝。


        

只是林香凝知道他在查这件事,为了自已的地位和名誉,所以选中林妙雪当替死鬼。


        

当然,中间可能还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宋御臣也不想深究。


        

反正只要知道,当初伤害林枝的人,是林香凝就够了。


        

既然真凶没有缉拿归案,那么,冤有头债有主,做错事,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


        

宋御臣捞起手机,给唐助理下达命令。


        

林枝在医院里一呆就是一整天,林妙雪的报告陆陆续续出来,严凡正在研究。


        

林妙雪此时输着营养液躺在床上沉睡,这里头加了安眠的成份。


        

不然林妙雪总像个顽童一样上蹿下跳,其实她应该多休息,对伤口康复才有帮助。


        

“怎么样?”林枝问。


        

“脑内有一大块淤血压着神经。但因为这团淤血离主干神经很近,所以手术有一定的风险。”严凡没有信心会百分百成功。


        

尤其是,这个伤口腐化已久。


        

农妇所用的草药虽然有消炎镇痛作用,但同时亦有大量细菌,所以真实情况,比他所说,还要棘手很多。


        

“如果失败会怎样。”林枝没有逃避困难。


        

“可能会像我之前跟你说的,手脚抽搐,流口水,说话不利索吧。简而言之,就是比现在更傻。”严凡直接。


        

林枝听了没什么动静,从床边站起:“麻烦你了严医生。最快什么时候能动手术。”


        

“她身体很虚,我建议先养几天,把营养补上。”严凡提议:“你放心,我会用尽全力把她救好。”


        

“尽力就好。”林枝看着床上沉睡的林妙雪,本来她抱着必胜的决心,希望医生一定要治好林妙雪。


        

但经过一整天的检查,林妙雪各方的身体数据比她想像中还要好,林枝便觉得,既然上天把林妙雪送到她身边,一定是自有安排。


        

她只要放平心态,做好本份就行。


        

毕竟天网恢恢,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