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16章 手术很成功可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林枝笑了,宋御臣心一松,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呢,有时候也不需要太懂事,生病这种是底线,以后再有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


        

“知道啦。”林枝轻轻应道。


        

跟他聊了一会天,感觉心里轻松不少,没什么负担。


        

林枝把画好的餐单递给服务员,然后十指交握,搭在下巴处:“我觉得你除了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的人生导师。”


        

“哦?”宋御臣见她杯里没茶了,继续给她添。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你说完话都觉得很轻松,要么就是充满力量。”林枝认真。


        

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


        

她和周昱在一起的时候,只有被打压,打击。


        

就算她做得好,但周昱也不会称赞,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有时还会嫌弃她不够好。


        

加上在家里被陆红忆还有林香凝她们压榨,时间久了,林枝也以为自已就是这样的人。


        

但其实,她的人生还有别的可能性,宋御臣一直鼓励她要找到这种可能性。


        

宋御臣挑眉。


        

一脸嘚瑟。


        

“男朋友,”林枝低唤:“要是这次落选,我想出去工作,行吗。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保证时间,只要孩子们在家,我也一定在家。”


        

大宝太忙了,每天早出晚归,就连周末也被各种补习班充斥,根本没有完整的时间在家。


        

她身为大宝的保姆,大宝不在家,就无事可做。


        

而金管家根本不会给她安排别的差事。


        

就算可以画画,但整日闭门造车也不是办法,她想过了,她想去设计公司打工,增广见闻。


        

但如果能晋级便完全不用愁,theone有一系列宣传活动,而且还会出资助前三甲开工作室。


        

好比林香凝身为冠军,自家是有设计工作室的,但林香凝一年到头都不接活,只忙着挤进娱乐圈。


        

可能是林香凝根本不懂设计的缘故所以想着少做少错吧,反正没有真本事的人,多做肯定容易出错。


        

不说头三甲,那些能坚持到最后一轮的参赛者,就算没有工作室,但利用自已打出来的名气,一年接几桩活也过得美滋滋。


        

宋御臣迅速接话:“我还缺个秘书。”


        

这样,他不仅下班能看见林枝,就连上班也能看见。


        

甚至连林枝的位置他都安排好了,不在办公室外面,就在他对面,这样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她。


        

林枝当着他的面毫不掩饰翻了一个大白眼。


        

宋御臣噙笑:“真不考虑?上下班专车接送,上班自由自在,还有养眼老板随便你看。”


        

“滚。”林枝没好气,哪来的自恋鬼,竟说自已养眼:“我打算找一些设计公司,当然我没什么履历,所以只要对方肯请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宋御臣收起调侃:“想做就做,不要有顾虑。我给你配张公寓的房卡,要是下班晚了,就回那住下,不用想着来回跑。”


        

后来,各式各样的菜端上来。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谈天说地,林枝才知道原来两小时这么容易过。


        

跟他在一起的两小时,仿佛度年如秒,而她先前一个人在医院里独自等待的两小时,却像度秒如年。


        

林枝回到医院。


        

宋御臣去上班。


        

她回到手术门前继续等待,冷不丁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如无意外,林妙雪会在这一个小时内出来。


        

林枝吃得有些饱,她站在窗前,眺望远方。


        

十几分钟后,有些累了,正想坐下,手术室上方的红灯熄灭,接着,大门被人拉开。


        

严凡疲惫从里面走出。


        

手术难度比想像中大,主要是病人的伤口受到了很大的感染,光是清理都花了不少的时间。


        

林枝早已站在门口等待:“严医生,怎么样?”


        

“手术顺利,能清除的都清除了,虽然脑部有损伤,但问题不大,慢慢调养就好。”严凡道:“应该没问题,但具体情况还是等病人麻醉退去醒来再说。”


        

还是那句,大脑结构复杂,一切不好妄下定论。


        

林枝大气一松:“谢谢。”


        

随即,林妙雪被从手术室推出来,呈昏迷状,脸上罩着氧气机。


        

林枝跟她回到病房。


        

接下来没有能做的,只能等时间过去,病人苏醒。


        

可是,天色降临,林妙雪仍是沉睡的姿态,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而根据严凡的推断,麻醉药效早就过去才是。


        

经过又一番检查,但种种结果表明林妙雪所有症状都很正常,还是找不到昏迷不醒的病因。


        

“这……”严凡头大了。


        

所以他这手术是成功还是没成功?


        

他那块几千亩的地还有着落吗?


        

林枝跟林妙雪来到病房就一直没离开过,这都晚上九点了,她少说守了七个小时。


        

虽然她什么也没做,但一颗心跟着起起落落几个小时,忙活一段时间,竟是一场空,难免让人觉得心累。


        

“先这样吧,可能是她暂时不愿醒。”林枝不想折腾了:“严医生,麻烦你让保安多留意这间房,我怕她醒来之后会跑掉。”


        

林枝害怕林妙雪会愤怒之下跑去找林香凝。


        

林香凝要是看见自已杀的人没有死,一定会立刻再下杀手。


        

“放心,她跑不掉的。”严凡也累了,没想到折腾了一周,竟是这种结果。


        

林枝回家。


        

她回的是公寓。


        

宋御臣早就问她回去没,她说没有,硬要在病房里守着,原以来会得到惊喜,结果……


        

不过这样的结果也不算差,严凡说手术过程很顺利,只要林妙雪能醒来,很大机会是能记起一切的。


        

宋御臣听到门铃声,去开门。看着一脸疲惫的林枝,心疼:“赶紧去洗澡吧,我给你做吃的。”


        

“中午那顿还没消化,我想喝粥。”林枝没什么胃口,但怕直接说了他会担心,所以用中午那顿作为借口。


        

“好。”宋御臣没有强迫。


        

林枝洗漱完出来,桌上已经放着一碗白粥,还有鸡蛋以及青菜。没想到他还顺手炒了两个小菜。


        

颜色又黄又绿,淡淡的,很勾人食欲。


        

“哇。”林枝用惊叹声表示赞叹。


        

“手术不顺利?”宋御臣待林枝坐下,发问。


        

严凡估计也是累懵圈了,头一次没有及时向他汇报结果,不过他学过医,知道一场手术对医生造成多大的损耗,所以也不急着问。


        

林枝喝了口粥:“手术很顺利,但是,人没醒。”


        

宋御臣沉吟,末了,安慰:“手术顺利就是最好的结果。或者换个方式想,现在没醒,代表随时都有机会醒,你等着消息就行。”


        

林枝先是一愣,接着微微一笑:“宋导师说得对。”


        

凡事都有两面性。


        

比如一杯只装了一半的水,悲观的人会觉得只剩一半,好难过。但乐观的人会觉得我还有一半,好开心。


        

宋御臣就是那个会激发她乐观一面的人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