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20章 老太婆有什么可怕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从开光室里拿到符,并和老奶奶交换电话后,离开。她给宋慧敏打电话,确定对方位置后,她走过去。


        

宋慧敏坐在木椅上,揉着肚子,假装肚子不舒服,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姑姑,你没事吧。”林枝本来想问宋慧敏为什么要推她,但见宋慧敏不舒服,她顾不上自已。


        

“咦,林枝,你怎么受伤了。”宋慧敏看见林枝手掌缠的纱布,假装意外:“我记得我刚才肚子突然很痛,想扶点什么东西,但受不了,就立刻跑去厕所。该不会是刚才不小心把你推倒吧?!”


        

林枝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能相信,毕竟宋慧敏肯定不会想着害她:“我没事,只是擦伤。那你现在好了没,要不要去医院?”


        

“没事了,但我想回家歇息。”宋慧敏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她本来提议在这里吃素菜,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但既然事情圆满解决,那就走吧,留下来被宋奶奶看见,只会适得其反。


        

林枝扶着宋慧敏离开。


        

不久后,宋奶奶也在四姐的搀扶下,离开寺庙。


        

宋奶奶手里握着一个红彤彤的小布袋:“我去一趟林家,把这个给香凝,这是大师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除厄符,能挡掉一切不好的东西。”


        

四姐轻声:“老太太真有香凝的心。香凝要是知道,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哎,对我感激有什么用,真希望她和御臣的关系能早点破冰。对了,刚才忘记问大师有没有改善关系催旺桃花的,给他们各配一个。”宋奶奶一想到孙媳和孙子的关系,只怕两人结婚,也不会幸福。


        

“老太太,您可以回头在电话里和大师沟通。”四姐提醒:“注意脚下台阶。”


        

宋奶奶慢悠悠下完台阶,上车,直奔林家。


        

据她所知,林香凝出院后,一直在家里休养,除了中途出去参加过theone线下第二轮比赛。


        

宋奶奶也是心疼,遭遇那样的事,对女人来说是灭顶之灾,但林香凝却能调整好自已出发去比赛。


        

此时。


        

林家。


        

陆红忆正在家里打扫,自这家里少了聒噪的林妙雪之后,清净不少,她都闲得自已动手做些简单的家务了。


        

看见林香凝穿着睡衣顶着一窝乱糟糟的头发从二楼下来,关怀:“香凝,睡醒啦,妈炖了些鱼胶给你。”


        

这几日林香凝总是窝在家里,虽然没有直接跟她说发生什么事,但陆红忆是女人,医生给林香凝所开的药全部用于私密处,甚至胴体破裂,她猜到林香凝是遭到不幸的事。


        

陆红忆虽然心疼女儿有这遭遇,但更多的是害怕,不敢过问。


        

“老太婆要来。”林香凝抬手抓了一把头发,面露不耐。


        

该死的老太婆最近总是一天三勇电话骚扰她,问东问西,烦死。


        

她要不是为了博取老太婆的怜悯,才不会推掉工作窝在家里,假装还没从阴影走出来。


        

陆红忆警惕看一眼客厅,有两个佣人正在擦拭东西,急忙:“香凝,那是你奶奶,别乱喊。”


        

“切。”林香凝走到沙发处,把自已摔进宽大的沙发:“一股老人味,半截身子都要进棺材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香凝!”陆红忆害怕这话会传出去,立刻吩咐:“都给我出去!”


        

擦拭的两个佣人立刻放下抹布,退出。


        

林香凝看不惯陆红忆唯唯诺诺的样子:“她们是我花钱养的两条狗,你听过狗会背叛主人?主人不好过,她们能好过?”


        

陆红忆在林香凝身边蹲下:“香凝,你是不是心里难受,妈察觉你最近好暴躁,要是难受,你就哭出来,啊?”


        

虽然林香凝那张嘴本来就不讨人喜欢,但以前林香凝好歹是端着的,不会锋芒毕露。


        

可这几天,越来越不收敛,什么难听的话都会直接说,一点也不顾忌旁人。


        

林香凝听着这话,眼眶红了。


        

但她死死睁大眼睛,倔强不让自已落泪。


        

“哭有用?”林香凝仰头看着天花,这话,像是问陆红忆,也像是问自已:“哭能让你吃上千一克的血燕,哭能让你天天炖花胶,哭能让你住在这大别墅有佣人使唤?”


        

陆红忆羞愧低下头。


        

“不能的。”林香凝坐起。


        

所以,就算宋御臣对她下了狠手,她也不能悲天悯人,得迅速恢复,调整好心态,只当自已被几条狗咬。


        

她必须靠着这件事牢牢掌握住老太婆对她的怜悯,以稳固她在宋家的地位。


        

但天知道,每每入夜,她一闭上眼睛,就会被那天晚上的场景萦绕。


        

那些人是如何粗暴的对待她,还有那几台摄像机,完全将她的自尊碾压。


        

林香凝好几次恨不得立刻送林枝去死。


        

但是,不可以。


        

她好不容易联合宋驰布置了一场大戏,直接死去太便宜林枝,她得让林枝尝试分离之苦,然后落入一个凶残成性的男人手里,遭受折磨慢慢死去。


        

大半小时后,宋奶奶到达。


        

林香凝收起骇人的神情,恢复我见犹怜的模样。窝在沙发,一动不动。


        

陆红忆站在门口迎接:“老太太,好久不见。”


        

“我宝贝孙媳妇呢。”宋奶奶关怀。


        

“沙发那儿呢,醒来后一动不动,炖的花胶也不肯吃。”陆红忆知道林香凝把遭遇和宋奶奶说了,不得不说,林香凝真是厉害,受了委屈,连她这个亲妈都不说,和一个外人说。


        

就因为宋奶奶地位德高望重能给她带去好处是么。


        

陆红忆心里有些复杂。


        

亲手养大的女儿变得六亲不认,叫人难以接受。


        

宋奶奶在四姐的搀扶下走到沙发,林香凝穿着睡衣,一头长发乱糟糟,整个人没什么精神气。


        

不过发生那种至惨至痛之事,人没疯都算好。


        

“孙媳,奶奶来看你了。”宋奶奶轻声,一副害怕惊扰林香凝的模样。


        

见林香凝没什么反应,宋奶奶坐下,抬手想要摸一摸林香凝的脸蛋。


        

她的孙媳瘦了,憔悴了。


        

林香凝浑身狠狠哆嗦,接着,警惕转头看向来者,当看见对方是宋奶奶后,她咧嘴,勾出一抹更像是哭的微笑:“奶奶。”


        

林香凝将受惊过度变得有些神经质的模样饰演得恰到好处。


        

她看电视剧就是这么演的,被侵犯了,就像她现在这样,有些疯癫,外人看着,可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