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26章 因为你值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趁售货员去拿衣服的时候,在店内随处转悠。


        

她看到好多西装外套还有衬衫,偷偷翻一下价格牌,啧啧,一件其貌不扬的白衬衫也要大几千,仿佛金钱在他们这个世界,不是钱,只是一串数字。


        

林枝偷偷把价格牌塞回去,省得丢脸。


        

刚做好这个小举动,她便被宋御臣从后头搂着,他整个人贴上来的瞬间,她觉得寒冬都变成盛夏。


        

“走开啦。”林枝低声。他们还在店内,是公众场合,这么腻歪,不好。


        

宋御臣恍若未闻,下巴搭在她肩上,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捏在手里把玩,喃喃:“我好像听到外面在放圣诞歌曲,才想起圣诞节快到,枝枝,你有什么愿望。”


        

“没有愿望。”林枝脱口而出:“现在挺满足的。”


        

“怎么会没有愿望,一定有的。”宋御臣真的很想满足她,到时候全世界都期盼那个红衣白胡子的老人,但他只想做可以实现她愿望的超级英雄。


        

“好奇怪啊你,”林枝微微侧头,睨他:“这话你应该问大宝小宝,我都多大岁数了,你以为我还相信圣诞老人啊?”


        

“不,我就要问你。”宋御臣不依不饶。


        

小孩子是世界的中心,就算他不问,金管家自个也会安排,可他的枝枝不一样,她只有他。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要是他都不问,就没有人会问了。


        

“我想想啊。”林枝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自已有什么愿望。


        

其实小时候她也曾盼望,若问她想要什么,她一定脱口而出一大堆。


        

但后来,每年的圣诞节林香凝和林妙雪都必定愿望成真,哪怕是昂贵的护肤品或者包包,陆红忆也有求必应,只有她次次落空,哪怕她只是想要一本设计书而已,但陆红忆就是不买。


        

她便失去许愿的动力。


        

反正都不能成真的,许来又有何用呢。


        

但既然宋御臣想求一个答案,她想了想:“我想看雪。”


        

“噢?”宋御臣意外,竟是这么简单的答案?


        

“不要觉得简单哦,我是想本市下雪,但我记忆中只下了一场。”


        

林枝回忆起以前,那时还是气候反常下的,毕竟她这座城市,虽然冷,但只有周边才会偶尔下雪:“那时候一看见下雪,我立刻拉着爸爸跑出去,那天晚上,我们都笑得开心。”


        

后来,爸爸的身体,每况日下。更是到了长期卧床的阶段,陆红忆掌管家里后,越发嚣张。


        

林枝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从来不提。每次踏进房间看爸爸,她都会一副笑脸,只为让爸爸舒心。


        

接着,就发生几年前那件丑事。


        

所以林妙雪说爸爸是被她气死这件事,林枝一个字也不敢否认。一定是她,若不是她蠢,犯下可笑之错,爸爸一定还能多活几年。


        

如果可以,林枝真希望本市能再下一场雪,让她缅怀一下那晚开心的日子。


        

“不过,不可能啦,那只是概率的事。”林枝见售货员拿着大衣出来,立刻从他怀里钻出去,走向对方。


        

宋御臣看向她的背。


        

刚才抱着她的时候,他能明显感受到她的低落。别的女孩子说起节日都是盼望的,雀跃的,只有她这样。


        

想来陆红忆真是毁了她的童年。


        

林枝把大衣粗粗检查了一番,没有任何问题,回答:“宋御臣,你过来试试。”


        

宋御臣敛起愤恨的思绪,朝着她走过去。


        

大衣上身,意外合适。


        

林枝满意,当即拍板:“我要了。麻烦包起来。”


        

宋御臣把大衣褪下。


        

售货员拿去收银台,折叠起来,放进包装袋里,打单。


        

宋御臣虽然没有看到大衣价格,但这种质地的衣服,不可能便宜,想掏卡买单,却被林枝制止。只见她已经调出二维码让店员刷。


        

宋御臣低声:“你不问价格啊?”


        

刚才大衣是挂在橱窗里的,后来林枝检查衣服,只是看了衣袖扣子等细节,根本没翻价格牌。


        

他一试穿,她便立刻拍板。


        

明明她给自已买衣服,都要先暗戳戳翻一翻价格牌,太贵的直接放弃。


        

“不看,”林枝侧头,冲着他笑盈盈:“不管多贵,男朋友值得。”


        

看着这一抹笑,宋御臣的老心脏,狠狠被撩拨了。


        

……


        

第二天。


        

林枝出门前特意洗头,捣鼓好之后,又跑到客厅检查昨天买的礼物。


        

送长辈无非是一些保健品。宋御臣说宋奶奶有风湿腿,所以昨天她特意买了这方面的保健品。


        

宋御臣顶着倦意走出客厅。


        

见林枝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滴着水,肩上搭着一条毛巾,就这么披着,而且双脚也不穿鞋子,不悦:“还不去吹头发?”


        

“宋御臣,”林枝回头,由于刚洗完头发,小脸被热气熏得浮上一抹红晕:“我突然想起有一种药酒对关节挺好的,但不记得名字了,要不等会去药店看看?”


        

提议完,又喃喃自语:“但药酒的味道一般比较呛,奶奶应该接受不了。”


        

宋御臣见她所有心思都在奶奶身上,然而中午这一顿,还不知道是寻常午饭还是鸿门宴呢,心里有些酸涩。


        

他板起脸:“再说一次,去吹头发。”


        

林枝被他的严肃怵到:“哦,去就去嘛,这么凶。”在经过他的时候,特意吐舌做了个鬼脸,然后钻进洗手间。


        

宋御臣在原地站了将近半分钟才回过神。


        

这傻姑娘,不知道男人白天特别容易上火吗,还做充满挑逗的举动。


        

林枝算好时间准备出门。


        

她穿着昨天买的裙子,白色为主,衣领还有手袖以及裙摆处有刺绣图案,休闲中带着几分正式。


        

由于这裙子领子有点高,林枝特意把所有头发扎起来,梳一个丸子头,这样比较配。她还把小包的链子拆了,作为手包拿着。这样较为成熟。


        

林枝每一个举动都在揣测宋奶奶的口味。


        

她往成熟方向打扮,猜的是老人家都喜欢另一半是成熟的,这样看起来是能照顾宋御臣,而不是需要宋御臣照顾她。


        

宋御臣看见林枝从房间走出来,整个人愣住。


        

林枝还真是行走的模特,皮肤白皙,身材比例恰到好处,脖子长且直,就算衣领有些高,也能完全hold住,而裙子的收腰处,更是将她的身与腿分出黄金比例。


        

“怎么,不好看吗?”林枝见他紧紧盯着,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穿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