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29章 第129章 宋太太的位置你不要觊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被一声冷呵弄得心都寒了,同时太太二字,也像刀一样,刺着她心脏。


        

一想到这世间有另一个女人曾和宋御臣做着快乐亲密事,她就吃醋。


        

可林枝又深深明白,宋御臣都三十多岁了,让他的感情史像白纸一样,也不现实。


        

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女人,能得他的青睐,以及宋奶奶的喜爱。


        

明明两人已经离异,但宋奶奶还挺着那女人,并且不断试图修复宋御臣和她的关系,并把她的闯入,视为小三。


        

宋奶奶见林枝一直沉默,眼睛向下压了压:“你没有话要说?”


        

她都骂成这样了,林枝应该扯破脸,说自已就是为了钱财名利才接近宋御臣,颐指气使的炫耀自已得到宋御臣的宠爱,气死她这个老太婆才是。


        

林枝摇摇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能让慈祥善心的宋奶奶恶言相向,林枝明白,宋奶奶一定是很喜欢宋御臣那位曾经的太太。


        

人都是护短的,一旦自已喜欢的人受到侵害,便被心智蒙蔽双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枝知道她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因为宋奶奶认定她就是充满心计,妄图靠近宋御臣,名副其实的贱女人。


        

宋奶奶见她静静的,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话不说清了,怕是她根本没有自知之明。


        

“我活到这把岁数,那些不入流的计谋就少在我跟前使。天大地大,你以为我真相信昨天只是偶遇?还假装摔跤来吸引我的注意,你可真有手段。”


        

宋奶奶看着林枝贴了胶布的双掌:“难怪御臣被你迷得团团转,这女人啊,果然不能只靠脸蛋,还得有手段。”


        

林枝心底苦笑。


        

偶遇什么的,根本不是出自她内心好吗,甚至摔跤,她也是被宋慧敏平白无故推下去的。


        

但是,她不作辩解。


        

现在宋奶奶心里认定她不堪,不管她说什么,在宋奶奶听来,都是狡辩。


        

若她把罪名推到宋御臣还有宋慧敏身上,老人一定更生气。


        

宋奶奶把视线从她的手掌移到她的身上,香乃儿的裙子,鞋子,别家的名牌包包。


        

明明第一次相见,林枝穿的还是普通的牛仔裤,廉价的帆布鞋。短短时间没见,已经名牌装身。


        

“男人嘛,有几个不好色,连我一直以为最正直的御臣,也逃不过美人计。”


        

宋奶奶施施然:


        

“不过无妨,御臣有能力,花点钱,就当养只宠物。”


        

“只是,有句话我必须要跟你说明白,你留在御臣身边,买买名牌贪贪小钱就好。但若你再使手段,以为与我拉近距离,就可以得到更多,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宋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宋衍他妈,你不要妄想,不然我可以随时让你消失。”


        

林枝一直保持端坐的姿势,不管听到什么,都一脸平静,直到最后:“我觉得,人生苦短,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既然御臣和他前任已经分开,奶奶不必再勉强撮合。”


        

“贱人!”宋奶奶发怒,拍桌!


        

好猖狂的语气,仗着受宋御臣的宠爱,竟然让她不要再撮合?!


        

林枝知道自已又被误会了,但她不急着争辩,语气平缓:“我说这话不是为自已,他日御臣要是遇到真爱,我也会祝福。我只是不想奶、不想宋老太太你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


        

他挺不容易的。


        

虽然他在她面前总是乐呵乐呵,但从他依赖她的小举动来看,他很缺乏安全感。


        

虽然顾淑青看起来挺亲切,但豪门小孩的成长牵扯太多因素,并不是一个女人就能左右。


        

他小时候一定也是受了很多的苦,才有今天的优秀。


        

宋奶奶怔愣。


        

好大度的一句话,也很理智,虽然在和宋御臣热恋,但也知道并不代表长久,甚至言明要是他爱上别人,也会祝福。


        

真是超脱年龄的成熟。


        

虽然林枝是林香凝的姐姐,但她也不大,还不足25。


        

宋奶奶见自已竟然被她的超脱震撼,轻哼一声:“说倒是漂亮。反正我的话,你记着就行。”


        

宋御臣回来了,推门的模样急急忙忙,一副生怕林枝被虐待的样子。


        

宋奶奶没好气:“我又不是老虎狮子,还怕吃了她不成?”


        

林枝噙笑,抬头:“点小云吞了吗?”


        

“嗯。”宋御臣点头,在原位坐下。


        

他直勾勾盯着林枝的脸,想看出一些端倪,然而,很平静。他以为林枝眼睛会又湿又红,或者像电视剧那样,他一进门,她就立刻拿包,谎称不舒服,离开。


        

可是,都没有发生。


        

“看我干嘛。”林枝掌心贴着他的脸,让他把脑袋转过去。


        

她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她不会走的,只要宋奶奶还坐着,她都不会离开,不然失大礼。


        

宋御臣拿不定林枝是不是在强颜欢笑,刚才奶奶明摆着要他出去,一定是说了难听的话。


        

但林枝既然说没事,他也没在当下追问,浪费姑娘一片心意就不好。


        

很快,小云吞被端上来,两碗。


        

这汤,光闻着就鲜,而且汤面洒了点点黑松露,这馅应该是虾做的,一股鲜味正透过薄薄的云吞皮传出来。


        

林枝用勺子拌了一下:“看来我是望尘莫及了。”


        

她做的,很普通,就是瘦肉青菜,顶多加些马蹄增加口感,竟然还敢在宋奶奶面前自称还不错。


        

然而人家觉得的不错,得产地直运新鲜大虾,就连这面皮,一看就不是市面买的普通货色,毕竟就连珍贵的黑松露,也只是点缀而已。


        

林枝舀了两粒到宋御臣碗里:“你也尝尝。”


        

“不要,”宋御臣修长的左臂搭在林枝的椅背上,看着奶奶,像宣誓:“我只喜欢吃枝枝做的云吞。”


        

“那你可真没眼光。”林枝这一句,好似单指云吞,又好似指别的。


        

吃完云吞,宋御臣签了账单,拉着林枝的手,像主人家一样,送奶奶上车。


        

林枝目送老人离开,视线还没收回来呢,双肩就被他双手撑着,然后将她掰过去。


        

“干嘛。”林枝明知故问,就知道他憋了一肚子话要问。


        

“该我问你,”宋御臣真不爱她这样,仿佛戴了面具似,让人看不进她的心:“奶奶跟你说了什么,一定是难听话吧,想哭就哭,不丢脸,别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