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70章 说话阴阳怪气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玲没想到戴可心这么直接。


        

就算以前有年轻貌美的姑娘入职,但戴可心顶多是私下暗戳戳的较劲,但现在,却是面晃晃的露出敌意,以及光明正大的使绊子。


        

没有人会把展览会交给一个新人来处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针对。


        

看来林枝让戴可心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不过,林枝确实有这个资本。


        

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有本事,起码theone大赛,就是戴可心过不去的坎。


        

谢玲缩了缩脖子。


        

嫉妒中的女人真是可怕。


        

戴可心睨着谢玲:“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听到了戴姐。”谢玲不得不顺从。


        

戴可心目露不屑。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她就不信一个前台还敢反她。


        

戴可心准备离开,只是走了两步,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对了,要是林枝觉得不公平,你让她去跟向总投诉。反正向总一向最欣赏她那种长得漂亮又有能力的女孩。”


        

说完,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离开。


        

谢玲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句话可真够阴阳怪气的,搞得林枝好像不是凭实力进来的一样。


        

林枝打车到驾校,顺利和她的教练碰面。


        

对方三十多岁,皮肤黝黑,但很开朗,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跟这样一位教练合作,林枝对学车的恐惧感彻底消除。


        

都怪以前经常看到别人吐槽教练怎么花式羞辱,害得她对这桩事产生了阴影。


        

做好资料登记和常规体检,确定视力等方面没有问题后,教练跟她规划了一下学习时间。


        

由于林枝一直心心念念能早日开上车库里的车,所以她让教练尽可能让她早点把证拿到手,看着密密的课程安排,想到接下来的展览会,theone的线上比赛,还有各种团体活动,广告,她觉得脑袋都要炸。


        

不过,充实的感觉也挺好。


        

她以前自暴自弃,着实浪费了太多时间。


        

很快林枝从驾校离开,打车回去公寓。


        

到了公寓之后,林枝洗完手换了居家服出来,就在餐桌旁,把电脑打开,将文件夹里的资料摊得整张桌子都是。


        

她是半途接手的,害怕戴可心会给她使绊子,所以就连现场一块广告牌林枝也会确认一遍款式还有尺寸,以防出问题。


        

不过核对下来,发现没有出错。


        

看来戴可心根本不屑在小地方给她出绊子,没有给她任何供应商的资料,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绊子。


        

宋御臣回到家里,忙碌一整天,最想就是吃到林枝做的饭菜。


        

结果推门进去,发现他的女朋友和大忙人一样,坐在餐桌边,开着电脑,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然后满桌的资料。


        

宋御臣下意识朝着厨房看一眼。


        

嗯,一动不动,就知道林枝并没有时间做饭。


        

林枝听到开门声,头也不回:“回来啦,今晚点外卖,我好忙。具体来说,是这一周都好忙,你做好恢复单身汉的准备吧。”


        

她说恢复单身汉的意思,是让他做好一直吃外卖的准备,展览会一天没有定下来,她都没有心情。


        

要是失败了,估计宋御臣就不是吃一周外卖,而是吃一个月,因为她没有心情。


        

宋御臣失落,他松着领带走到林枝身后,看着满桌的资料:“怎么突然工作这么多。”


        

先前不是还挺闲的吗,只要为范家设计珠宝就行。


        

“我有个展览会要筹办,下周就开始,我毫无经验,只能争分夺秒。”林枝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跟工厂那边对话,询问需要的珠宝进展如何。


        

介绍牌尺寸不合适等小问题她可以忍,但是珠宝展览珠宝不到位,那不是笑话吗。


        

宋御臣听得眉心蹙起,在她身边落座:“怎么回事,你才上班几天,就把展览给你筹办。”


        

“你也觉得天方夜谭是吧,”林枝颇是无奈看了眼宋御臣,随即继续看向电脑屏幕:


        

“可它的确在发生。公司一个老员工,人称戴姐,听说她喜欢向东俊,可能吃醋向东俊带我出去应酬吧,下午就给我下命令来了。”


        

“中午去应酬了?”宋御臣知道应酬是什么意思,真正谈事的很少,多数带着谈事的名义吃吃喝喝,其中少不了喝酒。


        

所以他才排斥应酬,宁愿回家陪林枝。


        

那些男人,尤其爱怂恿美女喝酒。


        

他靠近林枝,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想知道她喝了没。


        

“干嘛。”林枝侧身,突然像条小狗一样吸吸嗅嗅。


        

“喝了多少。”宋御臣没闻到酒味,但他想林枝逃不掉。


        

“没喝。”林枝道:“有个叫王总的是想让我喝,但向东俊替我喝了一杯,后来他也没再劝。但就算劝,我也不会喝的。”


        

宋御臣听了宽心。


        

他寻思林枝的酒量肯定很差,他不想她喝醉的媚态展现在别的男人跟前。


        

宋御臣抬手将她一侧的头发别在耳后:“这么刚,不怕失业?”


        

林枝冲他盈盈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就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似,又清纯又漂亮:“不怕,我不是有男朋友你养着吗,想到你我才敢拒绝他们的酒。”


        

宋御臣笑得欣慰。


        

看来他的呵护慢慢见了成效,林枝在遇事的时候,起码是想起他来。


        

调侃完毕,宋御臣急她所急,翻看她的资料,展览的规模不算大,就十来平,向大家介绍公司的实力,但对没经验的人来说,不管规模多小,都是难题:“才一个礼拜,能不能搞定。”


        

“目前没问题,就是供应商那边,戴姐有意为难我,藏着掖着,不让我知道。不过,我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林枝拿起手机,把备忘录点开,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各种公司名还有她查出来的电话号码。


        

此刻的她,像小学生跟家长炫耀自已得来的成果。


        

毕竟宋御臣可是大总裁,她只是小员工,很值得向他展示:“你看,下午我在展览馆泡了半天,默默记住每个摊位展览出来的公司,然后上网找出电话号码,打算明天逐一打电话过去。”